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四章改造降临体
    ,。

    应龙闭目在自己的大脑中搜索了片刻,才睁开眼睛道:“你说的是那个叫做‘型月’世界中,属于那个世界神秘魔术体系中的一种量子器官吗?”

    陈昂点头道:“在你们看来,这确实是一种量子神经系统,通过人体量子循环的一种外在器官和神经系统的共生方式,进行物理干涉段的生物武器。我记得在共和国的‘灵根’计划之中,就有这种设想,在经脉量子循环体系,异能细胞器,x基因,细胞武装之外,基于人体神经的一种生物武装加载方式。”

    应龙淡然道:“看来‘天启’阁下对我们的了解很深嘛!”

    陈昂点头道:“虽然到了他那个层次,这种力量的原理已经非常清晰,被科学研究解密的所谓力量体系,最终如果不依靠科学,那就一无是处,但是你们的研究依然是他创意的源泉啊!起码‘饥荒’的虫群,又多了一种发展体系,积蓄了底蕴。”

    应龙默然,过了一会才笑道:“我知道,神经虫文明,威名赫赫啊!从蠕虫时期,就改走神经进化路线的生物进化体系,最终进化出没有脑组织,依靠神经完成高等智慧积累的神经文明,进化出了一大批将神经体系发展的多种多样的神经生物。”

    “我记得那一条进化路线,偏移了无脊椎动物到脊椎动物,再到有脑组织动物的发展路线,而是由蠕虫等神经生物,到神经章鱼等软体动物,最终进化出复杂的神经体系,发展出具有高等智慧的神经人,创造了神经虫文明。”

    型月世界的魔法回路,主要具有两方面特征,一方面它的物质形态,是模拟人体神经而成的一种类神经体系,另一方面,它又存在灵魂上的形态特征,也就是共和国所研究的量子形态特征,在共和国看来,灵魂是一种量子形态,而意识是一种量子算法,无疑魔术回路是在这种量子形态之上运作。

    所以,一方面魔术回路在人体中以神经形态运作,另一方面它又具有量子特征。

    陈昂解释道:“这种独特的神经系统的供体,实验体‘绘子’所提供的样本中。又有一部分不符合这个构架的一部分,主要是量子器官那一部分,有人工改造的痕迹,而且形态缺失。具我推断,应该是这种强化本身就有问题。”

    “魔术回路的运转,是基于它本身发展的世界的特殊环境,那个宇宙当中有一种被当地文明,定义为‘源’的特殊存在,这种存在是那个宇宙的特殊条件,也就是说,不是普遍存在的,他们宇宙存在一种被称之为大源的信息结构,而那个世界的生命量子循环中就存在联系这种信息结构的循环部分,被他们称之为‘小源’。”

    “而魔术回路,就是小源沟通大源,对物质世界产生特殊干涉的段。根据解刨研究,离开那个特殊的宇宙环境,基于小源的魔术或许还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那些基于大源的相关段,是无法发生作用的。也就是说,除了来源于自己生命的魔力,魔术回路根本无法汲取外界的魔力。”

    “而那位主神空间的强化者,她的大部分来自于外界,相当于‘大源’的魔力,其实是主神提供的!所以她的量子循环才经过了改造……”

    应龙反应了过来:“也就是说,样本的某些方面被破坏了!实质上你只得到了关于神经系统和涉及一部分联系寄主生命的量子循环的样本,而关于和大源沟通的那一部分被主神改造过。”

    陈昂点头:“所以魔术回路破解的成果中,关于肉体强化,变质,变形等涉及生命体本身的基本保持了下来,而涉及能力干涉物质,干涉自然界的部分,我借用这个世界的法术体系,实现了大部分。但涉及规则,时间,空间的大型魔术,或者说‘魔法’,则不可能恢复了!”

    应龙点头道:“本来离开了那个宇宙的特殊环境,那些大型魔术就无法运作的,那个强化者应该是借助主神代替大源来施展这方面的魔术。也就是说,你基本保留了当前条件能保留的所有东西……真是可怕啊!”

    应龙和陈昂来到隔壁的拘禁实验室里,示意他打开中的试管,应龙打开两边的械锁后,陈昂将一只羊放进了实验场上,对应龙道:“你可以试着攻击一下它!”

    应龙倒掉了试管中的营养液,神经虫呈网状贴在试管壁上,应龙甩了两下,发现它贴得很牢固,干脆连着试管一起,将神经虫放到了旁边的火焰喷口上,在触碰火焰的第一个瞬间,神经虫就蜷缩起来,应龙惊讶的发现,有一层无形的力场隔绝着它和火焰的接触。

    应龙刚想拿下来,就被陈昂阻止了,他说:“加大温度试一试?”

    应龙干脆将火力打到最大,炽白的火焰瞬间就突破了这一层无形的阻隔,将神经虫的身体烧毁了一半,应龙就看见试管中的这个小东西迅速的膨胀起来,它很快就进化出了无数感受震动的刚毛,下半身迅速的蜕变为一种像蚂蝗一样的寄生口器,朝应龙的右扎去。

    而应龙也能感觉到隔绝火焰的力场在一瞬间加强了数倍,勉强将火焰阻挡在身外。

    他拽住如闪电一样想要弹射在自己上的神经虫,立刻就感觉到自己与这种生物接触的部分,长出一种注射型的寄生器官,向皮肉中钻去。

    应龙明白了陈昂的意思,他将那只神经虫朝那只公羊扔去,果然似乎感应到那边生物的气息,神经虫在他下没有任何挣扎,只是脱落了一部分尾部,继续准备寄生,而剩余的部分就落在的公羊身上,只见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

    那只蠕虫落在公羊身上之后,迅速的朝它皮肉下钻去,很快就钻入了公羊体内,这时候公羊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剧烈的挣扎起来,它疯狂的想要挣脱束缚它的缰绳。

    但很快,公羊的嘴部忽然张开,像章鱼蠕动着触一样,裂开了比原先大数倍的嘴巴,嘴巴内部长满了獠牙,还有一根仿佛蛇信一样的触从喉咙里探了出来,一只长着眼球,一只长着像青蛙一样的弹性舌头,上面布满了感受细胞。

    应龙注意到,这些细胞的外形有所分化,一部分应该是没有蜕化的味蕾,另一部分是类似蛇的红外感受细胞,还有探测嗅觉的感受细胞,感受震动的蠕虫细胞,应龙猛的一惊,这根原本应该是公羊舌头的器官,居然在短短瞬息之内,分化出了几种感受器官,而且他也注意到,原来公羊眼部的眼球已经消失,在看那只长着眼球的触,明显是被废物利用了。

    那只公羊蜕变的怪物外感触紧紧地‘盯着’陈昂和应龙两人。

    当应龙感觉到一股微不可查的力场从怪物身上发出,横扫了四方之后,他才骤然脸色大变,这时候,怪物的嘴巴忽然大张,数根触急速颤动,一股超高频率的声波忽然正面袭来,配合着一股不弱的力场开始横扫震动。

    声波携带的能量不足,或许普通人的耳膜可能承受不起这股波动,但是应龙和陈昂承受这种正面袭击,也只是有点麻烦而已,根本构不成威胁,但是后面的高频震动力场就不一样了,通过分子间作用力迅速扩大的力场共振像一股无形的巨大潮水,将地面僵硬的混凝土都震的粉碎。

    正面轰在应龙身上,更是足以将他的骨肉震成泥浆,将每一个细胞都震动破碎。

    还是旁边的陈昂轻轻一喝,打断了这股震动传导的构建公式,在关键节点破坏了这股共振,才让震波在应龙面前散去。

    发出这股震动之后,那只怪物似乎委顿了很多,它的身体大半枯死,最终只保留了一个脑袋大小的肉身,转换为一种悬浮在半空中,像变形虫一样的触生物。

    应龙能感觉到,这只生物依靠同样的分子间力场悬浮,不但有六条变形触,还有两条看不见的力场触,其中一条随一挥,就扩散为丝丝缕缕的,像海蜇一样的细小触群,带着一种对于细胞来说极具破坏力的奇异力场,朝应龙缠去。

    另一只无形的触,盘踞起来,依靠一种奇特的力场形态积蓄力量,就像蛇一样,伺而动。

    应龙还看见它将两只变形触插入自己放弃的枯萎身体中,迅速汲取着残留的生命力,整只变形虫在快速的强大起来,它的两只力场触形态微调了数次,终于相对稳定了下来,一方面结构再次优化,另一方面更加灵活快速。

    应龙虽然见过很多不可思议的生物,但是还是为这种奇异的物种所震撼。

    陈昂控制住寄生的神经虫,拿出一只备用试管,靠近变形虫的触,很快一只壮大了数倍的神经虫从变形虫体内抽出,它完全就是以变形虫的神经为载体,携带者浑厚的生命力量,退回试管当中,重新回到半休眠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