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七章复活安苏娜
    ,。

    陈昂站在博物馆后的广场上,这里自从上次为洪范举行转化仪式之后,就被改造为一个法术仪式祭台,陈昂所在的位置,正是一个斜面的四棱石柱,花岗岩的柱子约有半人高,陈昂站在它前面的时候,那微微倾斜,仿佛书页摊开的斜面正好到达他的胸口。

    石柱的斜面朝着陈昂,就像一个放书的石台。

    花岗岩斜面上用黄金铭刻着种种复杂而错落的符号,有繁复的几何图形,也有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石台的周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平台,如果陈昂站在石台后面,正好能看到一个玄妙的黄道星相图,被调整到对应今天星相的位置。

    陈昂站在石台上,将太阳金经、亡灵黑经两本经书放到石台上,用多边形的钥匙打开,摊开书页,天上的繁星明亮而璀璨,前工业化时代的高纯净度的空气,将星光完整的折射在天穹上,对应着石台周围的星相祭台,分外神秘。

    在陈昂左,代表古埃及冥位的特殊位置,有一口方形黑池,荡漾的黑色水面粘稠而纯黑,里面的液体神秘异常,是陈昂费了不少脚,直接从哈姆纳塔的祭台室内搬来的。

    夜深了!

    静谧的博物馆忽然起风,祭台广场周围的灯火摇曳,平日里灯火通明的博物馆,今夜只有棕榈树的叶子沙沙的响声,伴随着夜风,一个黑袍面具人忽然出现在陈昂面前,他站在通向石台的小路上,隔着不远的距离看着陈昂。

    他看到陈昂右一座祭台上一具被捆扎好的木乃伊,顿时紧张起来,面具下的黑袍人低呼:“安苏娜!”

    激动的黑袍人解开了头上的面具,露出一个干枯残破的骷髅头,狰狞的脸上浮现一丝温情,他来到祭台上的木乃伊跟前,看都不看一眼躺在木乃伊旁边的那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深情的俯下身子,亲吻着那具腐朽破败的木乃伊。

    他用嘶哑的声音,说出那句跨越三千年的问候:“安苏娜,我的爱人!”

    伊莫顿献上时隔三千年的亲吻之后,终于冷静了一些,他转头看向石台前平静注视着这一切的陈昂,眼神中有着深深的忌惮,他沉默了片刻,终于问出口:“你用安苏娜逼我来这里,难道是为了看着这一切吗?”

    伊莫顿上前两步,看着陈昂平静深邃的眼神:“有一群和你一样,古怪神秘的人找到了我,自称收钱办事的盗贼,尽管他们极力表现的贪婪,但我一见他们,就闻出了他们身上那股和你非常相似的味道。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们来自同样一个地方。脱不了干系!”

    “但他们又对你们的仆人,表现出一种隐藏的很深的敌意。”伊莫顿冷笑着:“他们应该是你的敌人吧!”

    陈昂默默摇头,微笑道:“我从未将任何人视为我的敌人……”

    陈昂笑得真诚而温柔,他扭头看了一下曾经封印着伊莫顿的石棺,感慨道:“当我看到你在石棺上,用自己磨砺得尖锐的指骨,刻下的那一段话的时候。我就很想和你谈谈……”

    伊莫顿嗤笑道:“你永远不会懂我那时的心情,除了安苏娜,再也不会有人理解我那一刻的愤怒和仇恨。你在这里所说的任何话,都只会让我觉得你想要利用我。但现在你里有亡灵黑经,有太阳金经,你掌握着我渴望的一切,你大可以直接说——你想要什么?”

    “想要权力,想要财富,还是想要埃及的法术和秘密?”伊莫顿深深的看着他,用低沉的声音叹息道:“还是想利用我,去击败你的敌人?”

    陈昂笑了笑,轻轻的摇头道:“我都说了……我没有敌人!有时候,我在去做我的事情的时候,会伤害一些人,有时候某些人的利益与我有冲突……人活在世界上,就少不了矛盾,他们或许将我看成死敌,想要伤害和摧毁我……但我从不在乎!”

    “我不在乎那些蝼蚁,不在乎他们的威胁,不在乎他们的喜乐,不在乎他们爱和憎恨,不在乎他们的张牙舞爪和挑衅,我只是始终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而不关心我脚下蝼蚁的死伤和威胁……我的心里,没有仇恨的位置!”

    陈昂笑得非常坦然,他感慨道:“所以,伊莫顿!你不是我的敌人,他们也不是我的敌人,我的敌人……如果有的话,永远是我自己!”

    “如果你愿意把安苏娜还给我,我愿意为之做任何事!”伊莫顿看着陈昂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昂目光悲悯,微微摇头叹息道:“人们祈求得到的,往往是被强加,也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我会复活她的,但这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陈昂抚摸着石台右的亡灵黑经,轻声念诵起来:“太阳,太阴,九地,黄泉……”而同样的声音也在念诵着太阳金经的咒文,陈昂在同一时间念诵着两本经书上不同的咒文:“太阴,太阳,隼之眼,圣甲虫之光,公羊之心脏,鳄鱼之根,猫之灵魂……”

    两个相同而语调此起彼伏,配合的宛如一曲交响诗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祭台上空,声音时而高亢,犹如金石迸裂,时而低沉如闷雷滚滚,重重的敲响在伊莫顿的心头,他急切而又恐惧的避开陈昂正面的方向,避开他最为忌惮的太阳金经。

    右下角,代表土星的方向,无数密密麻麻蠕动的圣甲虫爬向陈昂右的祭台,一只金色的圣甲虫在虫群的拥簇之下,爬到安苏娜的身边,伊莫顿想要阻止,但身为不死的亡灵,他在代表重生力量的圣甲虫面前异常的虚弱。

    天空传来一声高亢的鹰隼之鸣,更是让伊莫顿如同见到了天敌一样簌簌发抖。

    尽管头上盘旋的是他的克星,但伊莫顿依然依靠心里对安苏娜爱的勇气,站在了陈昂面前,出乎意料的是,代表太阳神拉的鹰隼没有伤害他这个亡灵,而是落在了安苏娜的旁边,和那只金色的甲虫并肩而立。

    但当那只瞳孔呈现两色的猫,出现在陈昂旁边的时候,伊莫顿终于忍不住哀嚎一声,远远的躲开,优雅的猫擦着陈昂的指尖走向盛放着安苏娜身体的祭台,一个灵巧的起落,坐在鹰隼的旁边,紧接着一只庞大的鳄鱼,一只平凡的公羊也依次走了出来,五只动物排成一排,错落在安苏娜的周围,伊莫顿躲得更远了。

    随着陈昂的吟唱,在他左边的那一池黑水沸腾起来,无数亡者不甘的咆哮声中,一个让伊莫顿魂牵梦萦,死死牵挂着的影子从黑池之中浮现,她缓缓的来到祭台前和自己昔日的躯壳重合成一处,五只圣物体内封印着的内脏,随着陈昂的隐藏,在她身上重生。

    撑着五只圣物虚弱的会,伊莫顿再也忍受不住,冲到了安苏娜的跟前,将旁边的祭刀按在她上,两只木乃伊跨越千年的时光,终于再次目光重合,安苏娜深情的看着自己面前那个干枯腐败的骷髅头,噫喃道:“伊莫顿!”

    伊莫顿抽出了祭刀,刺穿了旁边那位祭品的心脏。

    鲜血洒满了安苏娜的身体,她的血肉开始充盈,骨骼上生长出细密的血线,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挣脱了绷带的束缚,即便捆绑的在牢固,经过了三千年时光的侵蚀,这些亚麻绷带再也无法困住重生的安苏娜。

    月光之下,丰盈的女体肌肤闪耀着健康的古铜色泽,她激动的看着自己,看着伊莫顿,两人相拥而泣,安苏娜拾起了祭刀,回头看着陈昂,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她用古埃及语跟伊莫顿说:“伊莫顿,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倒提着祭刀的安苏娜杀气凛然,她赤着脚从祭台上下来,像一只灵巧而又危险的猫一样,朝着陈昂走去,中的祭刀寒光凛冽。

    伊莫顿急忙阻止道:“安苏娜!他很危险!”

    他回头看着陈昂道:“把这五只圣物给我,我会为你办一件事的!”

    安苏娜不明白道:“不,伊莫顿!没有人可以威胁你……”安苏娜回头看着陈昂冷笑道:“既然他这样做了,我就应该为你收拾后患,伊莫顿相信我,没有死人能提出要求的。”不明白一切因果的安苏娜,决定以自己的方式,为爱人了结这一切。

    但伊莫顿可是知道陈昂的可怕的,他急忙想要阻止安苏娜,但陈昂口中的咒文还在继续,他轻声吟唱道:“死去的,不该活,已走的,不该来。生死间,有壁障。亡者不应该触摸生者的指尖,而生者也不应看见亡者的容颜,听见它的话语……”

    “安苏娜!”伊莫顿高声呼喊道。

    但安苏娜仿如未闻,依旧头也不回,提着祭刀朝平静的念诵咒文的陈昂走去,或许她以为自己的爱人在她身后微笑的赞许,默许她的行为,惊恐的伊莫顿上前拉住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