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木乃伊番外:盗墓者联盟
    ,。

    烽烟中,伦敦桥的残骸从中断为两截,大约200英尺长的桥身,被整个拍在了伦敦塔上,巨大的塔楼拦腰截为两段,这座大约有10个世纪历史的建筑,拥有多座塔楼,曾作为堡垒、军械库、国库、铸币厂、宫殿、天文台、避难所和监狱,囚死过英王爱德华四世的两个幼子,爱德华之前的国王及堂兄与弟弟,亨利八世的两个王后。

    但今天,这里成为了伊莫顿入侵伦敦的战场废墟。

    大英帝国的皇家海军在伦敦港外,被强大的空间塌陷力量撕裂,圣公教的大主教在这里被伊莫顿吞噬灵魂,死神的近卫大军在这里血洗英国陆军,甚至连穿着传统红色军服的仪仗部队都只剩残骸,就在这座废墟的掩埋下腐烂,然后重新站起来,为他们的敌人作战。

    数不尽的亡灵,在伦敦的大街小巷与活人展开厮杀。

    伦敦为此抵抗了三个星期,这三个星期中,大英帝国调集了它威震全世界的皇家海军,皇家空军的勇士冒着生命危险在夜晚起飞,轰炸亡灵,只为了减轻一丝这些不死者夜晚的攻势。

    但欧康纳难以忘记,伊莫顿旁边那个没有眼睛的女人,睁开眼皮俯视港口外的大英帝国本土舰队之时,她眼里的深渊,突然出现的巨大黑洞和空间塌陷将战舰扭曲成一个巨大的钢铁麻花,海军士兵的血肉就像铁罐头里挤压出来的一样,变成一滩汁水丰满的肉泥。

    这是一场战争,死人和活人的战争。

    这场战争最炽烈的两个星期里,大英帝国共抽调了三十万人,近18个师,动员了伦敦百分之八十的市民起来反抗,另外百分之二十不是因为他们当了逃兵,而是被伊莫顿转化为自己的士兵,投入战争,双方的兵力一度都超过百万人。

    英国一方是倾力保卫伦敦,而伊莫顿一方则要得益于一战时期火葬还不是那么流行。

    到处都是战壕和堡垒,英国市民以大无畏精神在自己的房子里组织反抗,封锁街道建设工事,英国国王乔治五世曾经站起来号召英国人民站起来反抗,他大声疾呼:“后退一步就是伦敦,我们已经无路可退!”

    如今伦敦战场上已经洒满了英国军民的血,整个城市都被达成了废墟,英国人用火炮,炸药和子弹,但恐怖无耻的伊莫顿同样也还以细菌,病毒和瘟疫,在这场战争里,伊莫顿让腐烂的尸体横行街道之间,用它们孵化大量的苍蝇,甲虫和真菌。

    刚开始登陆伦敦的亡灵只有五万,都是苏伊士运河死亡的水和乘客,已经大量的埃及人,它们的力量并不算强大,在‘三日攻势’——伦敦驻守英军和伊莫顿死者大军最开始接触的头三日里,他们除了一开始被亡灵占领伦敦港口区和大半个伦敦南区和东区,很快就大量的消灭的敌人,一度将战线推回伦敦桥附近,伦敦塔就是在那时候,成为一个血肉磨盘的。

    就在胜利在望之前,伊莫顿真正的攻击才刚刚开始,攻入伦敦的亡灵身上携带者大量的病毒,细菌和真菌,它们在短时间内突破往伦敦市区之后,就按照伊莫顿的命令默默沉没在各个饮水区和隐蔽点,腐烂让细菌和病毒大量滋生,而伊莫顿以神力开发的病毒,孕育着无法想象的恐怖。

    在短短几天内,瘟疫席卷了整个伦敦,英国皇室病死了一百九十多人,整个伊顿公学,如他们自己吹嘘的那样,终于在死亡率上超越了平民,伦敦市民的死亡率是百分之四十八,而伊顿公学高达百分之九十,毫无疑问这是英国贵族的光荣和荣耀,他们代表了贵族的良心。

    当然也和伊莫顿重点作战的原因有一点点关系,他下的四大神孽之中的原罪之雾,就曾经在伊顿公学徘徊,而祂们重点关照的英国军队,又恰好是伊顿公学毕业生的集中地,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才创造了这么一个让英国上层家家戴孝的奇迹。

    在瘟疫中死去的士兵和平民,又重新站起来为伊莫顿作战。

    被大炮和轰炸教训过的伊莫顿深知:“亡灵和死神近卫是无法让人类投降的,弯刀和武艺无力与帝国主义的军队抗衡,但细菌和瘟疫可以,甚至足以让人类灭亡。”这是陈昂在胡夫和吉萨金字塔殷切教育过他的。

    欧康纳小心翼翼的在废墟中游戈,像他这样的人不少,都用长长的鸟嘴一样的口罩掩盖在自己的口鼻上,浑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的,他们要小心躲避亡灵的发现,大多数人的目的,是来拾荒,要知道这座积累了英国数百年殖民成果的城市,有着无可估量的财富。

    而亡灵是不会在乎黄金和财富的,所以这座废墟对于那些一无所有的贫民来说是地狱,也是宝藏。

    甚至英国官方的人也悄悄派遣了人来这里搜寻,他们大多数事先根据情报来锁定目标,然后护卫在黄金附近,给英国军队发信号,以小队的形式来城里挖掘和运输。在战争之前,至少有一万吨黄金安置在伦敦城内,如今这里依旧拥有着让人发狂的财富。

    英国政府需要这些财富来作为军费,收复伦敦。

    欧康纳就是这种官方的摸金校尉,大英帝国全球盗墓数百年,如今终于可以在伦敦的家门口摸金,伦敦市民喜不自胜,财富神话不时传出。

    伊莫顿下的亡灵们也非常欢迎活人时不时送上血肉来加餐,现在就连那些枯朽的只剩脑壳的骷髅也知道要在皇宫和银行附近游荡,越豪华的房子,附近的亡灵就越多。

    摸金校尉欧康纳是来寻找另一位传奇摸金校尉印第安纳·琼斯的,印第安纳先生不久前受命于英国政府,前往大英博物馆探险,现在那里已经成为亡灵大军的总部之一,伊莫顿的下纷纷表示在大英博物馆的埃及文物区感受到了家乡的情怀。

    纷纷将自己的棺材,搬运到了那里。

    伊莫顿更是经常来这里,缅怀过去的时光,他不时的抚摸着这里的木乃伊和黄金棺椁,阅读着英国‘探险家’们从金字塔中挖掘出来的石碑和壁画,长久的在这里沉思,在战争进行时,英国政府不是没有想过,将这里的文物转移走。

    但不幸的是,在他们警觉之前,这里的军队和守卫就因为瘟疫而死光了。

    欧康纳小心翼翼的避开天空鹰头人身体,长着翅膀飞翔的亡灵敏锐的视线,躲避武艺惊人的胡狼头人的巡逻,他摸到了占地面积广大的大英博物馆内,敏捷的顺着早已烂熟于心的路线,来到亡灵们基本不会有兴趣的图书馆里,他攀援上图书馆的最顶上的书架,双在旁边两本不起眼的大部头上动了两下,就开启了一个神秘的密门。

    欧康纳刚刚进去,就感觉有人拿枪抵住了自己的脑袋。

    “琼斯先生,是自己人!”欧康纳微微侧了侧身子,将自己口袋里的证件出示给那个人看,那人比欧康纳还要年轻,他带着牛仔帽,穿着一身经典风格的衬衫,值得注意的是,在腰间他系着一条特别长的鞭子。

    印第安纳·琼斯接过欧康纳的身份证明迅速瞥了一眼道:“我知道你,欧康纳先生,前英国军人,现在是考古学家,著名的恶魔开门人。”

    “我们没有放出伊莫顿!”欧康纳不满的反驳道:“是一伙东方人释放的他。”

    “那么欧康纳先生,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印第安纳收好里的枪,扭头问道。

    “印第安纳先生,你因为接回了圣约柜而名声大噪,那时候全英国都将你视为救世主,认为你会迎回上帝的荣光,让祂消灭伊莫顿那个恶魔。但你失败了!伊莫顿非但没有飞灰湮灭,反而夺去了约柜的力量,虽然你消灭了大量的亡灵……但那又有什么用,它们还会从尸体上爬出来。”

    “最后失败的你不甘心就此结束,跑来大英图书馆寻找圣杯的线索……”

    “欧康纳,这就是你要说的吗?”印第安纳·琼斯不耐烦的打断他。

    “不!”欧康纳摇头道,他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我想说,既然约柜没有办法消灭伊莫顿这个恶魔,难道圣杯就可以吗?上帝和摩西没有办到的事情,基督耶稣就可以吗?”

    “你在诬蔑我主!”印第安纳·琼斯暴怒的提起欧康纳的领子。

    欧康纳毫不示弱的瞪着他,冷笑道:“如果你想把伊莫顿引来,那我们大可在这里打一架!”印第安纳·琼斯闻言不甘的放开了欧康纳,欧康纳冷声道:“英国政府希望我找到你,告诉你一个新的线索和任务——真正能击败伊莫顿的线索。”

    “那伙跟你一起寻找约柜的澳大利亚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线索,我说过,对于伊莫顿这件事中有一伙东方人非常关键,是他们唤醒了伊莫顿,也是他们摧毁了他,现在那个叫霍顿的澳大利亚人提供了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那伙东方人也参与了伊莫顿的杀死阿努比斯,蜕变成恶魔的关键一战。”

    “甚至夺去了其中一半的神性。”

    “这是我们战胜伊莫顿唯一的希望了,只有找到那些东方人带走的神性,我们才有杀死伊莫顿这个恶魔的办法……具可靠消息,这群东方人将神性带到了中国,准备用来复活一个叫龙帝的暴君,唤醒龙帝的不死军队,阻止伊莫顿的东侵并让那个古老的国家重新称霸世界。”

    “我们必须阻止他们的邪恶的举动,夺回神性,埋葬伊莫顿!”

    “那么我的目标是什么?”印第安纳琼斯微微皱眉道:“龙帝埋葬在一个巨大的寝陵中,他是中国第一任皇帝,关于他被诅咒的传说,在中国的史书中有着隐隐的脉络,传说一个叫紫媛的仙女封印了想要征服世界的暴君龙帝,如果那一伙人想要复活龙帝,那就一定会去他的寝陵。”

    “所以英国政府想要我到龙帝的陵墓中,帮他们夺取阿努比斯的神性,阻止龙帝复活?”

    “不是你,是我们!”欧康纳指了指自己:“这一路,还有我,以及美国一名叫劳拉的考古学家,一名叫约翰·亚当斯·盖茨探险家……”

    ……美国,年轻的女性考古学家劳拉对坐在她面前的美国政府官员说道:“什么?你们想让我们去探索远在中国的龙帝之陵?”她从崖壁上飞身而下,敏捷的翻滚了两步落地,解开身上的绳索,她疑惑道:“为什么?”

    ……中国,鹧鸪哨深深叹息道:“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烛,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水银斑,养明器,龙楼宝殿去无数;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莫近前。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

    “听到没……竖葬坑,匣子坟听到我都要绕着走,你们居然让我去摸始皇陵?陈玉楼。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坐在他对面的那人名叫陈玉楼,出身盗墓世家,三代盗魁,父亲是卸岭群盗的舵把子,一双眼睛观泥痕、认草色、寻藏识宝,现在虽然还年轻,本事却已经很不凡了。他听到鹧鸪哨的拒绝,也不恼怒,只是笑道:“杨邵,你背上是不是有一个眼睛一样的红色胎记?”

    “传说精绝女皇双眼连通着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那就是鬼洞,她死后一个名为鬼洞的民族世代被诅咒,族人年纪轻轻就会暴死而亡……被诅咒的人背上都有一个象征着鬼洞的眼睛。杨邵,你骗不了我!你就是鬼洞族人……”

    “但现在,又有一双这样的眼睛在西方出现了。你的宿命,迎来了解脱的曙光。”

    “只有始皇陵中的一物,可以救你。不然等到西方那个眼睛连通着鬼洞的女人越来越接近,你们全族都要被拖进鬼洞里,永不超生!”

    鹧鸪哨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好,我跟你们去!”

    四千字大章,我就不分上下来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