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木乃伊番外:仙秦文明3
    ,。

    站在城头的哨兵疑惑的攀上旁边的瞭望台,朝远方的滚滚黄烟望去,只听见远方隐约可以听到的轰隆声,就像亿万马蹄整齐的踏在地面一样,这种犹如雷霆大作之前滚滚的闷雷的声音,引起了西安城警戒哨兵的警惕。

    “快去报告排长!说安定门这边发现黄土烟尘,可能是镇嵩军的人马在附近行动!”西安守军靖国军的班长命令道。

    靖国军是由当时还未腐化的国民政府掌控的军队,在局势紧张之际,军纪还算严明,远超当时的军阀军队,靖国军第三路第一支队司令杨虎城此时就在城楼上警戒,听到哨兵报告的消息,立刻赶往城墙。

    感受着脚下传来震动,以及越来越靠近的压迫感,杨虎城脸上异常的凝重,此时风忽然从西北转向东南,滚滚的烟尘缓缓从定安门前退去,一些影影绰绰的身影,渐渐显露出来——黑色的玄鸟龙纹旗帜伴迎风飘扬,其下有青铜战俑持弓弩对持城楼。

    “那是什么东西?”杨虎城抬起中的望远镜朝那里望去。

    青铜的战车刺破滚滚黄烟,绝尘而来,铜锈的淡绿色反射着暗淡的金属光泽,就像放置了千年的青铜兵器,岁月掩盖了毕露的锋芒,沉淀下来时光流逝的痕迹,但在这些痕迹骨子里掩饰不去的,是青铜上血锈的肃杀之气,带着秦军沉默,充满张力的凝重煞气。

    形式上松散的车阵,却如同一个整体,一个巨大的战争怪物,杨虎城仿佛听见耳边传来它的咆哮声。

    紧接着杨虎城就看见了那些青铜兵俑举起了中的青铜弩,臂张弩微微抬向天空,上面驾着的弩箭遥遥对准定安城楼,一只青铜战车部队如此整齐划一的行动,给城墙上的杨虎城带来巨大的压迫感,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士兵已经遥遥开枪。

    但杨虎城很快何止了这种做法:“停止放枪,把枪口抬起来,听我的命令!”他转头呵斥侦察兵道:“侦察兵,测距!”副官马上报告:“敌锋距离城门还有一千二百米距离。”

    “我记得我们的步枪有效射程是一百米,在城墙上有高度优势,算二百米好了。也要在敌人距离我们一百五十米的地方,才可以开始射击。”杨虎城皱眉道:“虽然不知道敌人的身份,但他们携带的竟然是能在战车上臂张的弩箭,我记得这样的弩箭,也不过能中四百步,能射八百步。”

    “他们怎么敢冲击我们的防御?”杨虎城不解。

    他一直注意着防御阵地的射击线,等到这些仿佛来自过去的古老军队到达预设阵地,才会开始组织射击,但战车到达一千米线的时候,驾驭着青铜战车的秦军弩首先张开了弩弓,他们瞄准半空,刹那间,弓弦的嗡嗡声,如潮汐一般传到城墙上的杨虎城耳中。

    虽然理智告诉他,敌人落后的弩箭根本威胁不到这里,但杨虎城还是顺着心里的紧迫喊了一句:“注意防御!”

    但这始终是徒劳,在秦军上的弓弩上,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光屏静静闪烁着,任由杨虎城如何想象力丰富也绝然想不到,在这光屏上面,清晰显示着这部弩发射弩箭的第一视角,通过光屏,弩控制着弩箭穿梭在半空。

    城墙上的西安防守部队惊讶的看着秦军的弩箭高高抛射到天上,像一片乌云一样攒聚成无数箭簇,密密麻麻的扑向地面——也就是他们说在的位置。

    穿梭的弩箭像是巨大的鱼群一样,以绝对不符合弹道轨迹的姿势,穿梭在定安城楼中,杨虎城眼睁睁地肺看着一部分弩箭调头下来,按照一个人一支箭的分配原则,将城墙上的士兵钉在地上,这些箭矢像是有眼睛一样穿进士兵们并非要害的部位,将他们钉在地上。

    他身边的副官,锁骨被一只箭矢穿过,整个人被巨大的反作用力击打的飞起,钉在背后的木楼柱子上。

    他的部队在第一时间就失去了战斗力,所有士兵无力的在地上哀嚎着,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

    白孝文听见周围传来一片喧哗声,有浑身土味的乡下人挤到他身上,蹭到了他身上干净的校服,不禁让他眉头一皱,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周围有人在叫:“刘大帅打进来啦!”激起旁边妇孺的一阵尖叫,所有人都慌乱的朝自己的安身之处跑去,街上一片混乱,门店都紧急打烊了!

    白孝文努力往学堂的方向跑,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阵飕飕的声音,在他头顶密集的彻响。

    秦军的兵俑在弩上简单的操作着,一只弩箭像灵活的游鱼一样穿行在西安古城的大帅府上空,安装在箭头上的摄像头将实时画面传导到弩中的弩光屏上,通过通讯模块输入青铜兵俑的虚拟ai模块进行信息处理,他们只需要轻轻晃动弩,就能调整弩箭飞行的方向。

    之所以要多此一举的设计这种傻瓜型的操作模块,仙秦就想的是有朝一日,让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来控制它,这只弩箭在磁悬浮引擎的催动下,就如同弩控制的飞剑一样,一个个寻找到西安城中的武装人员,将他们钉在地上,摧毁反抗。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青铜车阵的前锋才刚刚触及定安城门。

    青铜战车从护城河上一跃而过,面对实木加生铁打造的厚实城门,当头的青铜战车上,持戈的战俑奋力跃起,一戈劈在城门上,高频周波光刃从‘青铜’兵器的刃口上爆发,以超高频率震动的束集光子瞬间摧毁了其接触的物质载体,厚达近尺的巨大城门像纸片一样碎裂开来。

    青铜战车长驱直入,闯进了西安古城内。

    定安门内的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给战车部队让出了平坦的大道,宽达数里的车阵在这里陡然分裂,分出三部分,分别前往东长乐门,南永宁门,北安远们,从半空中可以看到青铜色的洪流如潮水一般从四门涌入城中,一个浪头就扑灭了所有的反抗,占领了整个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