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一章名为巫师
    ,。

    20世纪末的伦敦城气氛较为和平,西方世界漫长的繁荣期,让这座城市显而易见的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已经初步流露出21世纪多元文化时代的白左圣母气息,这可以说是西方最好的时代了,同时代的中国人们还在努力创造更好的生活,而伦敦的市民已经能坐下来享受大英帝国全球掠夺数百年的遗产。

    以及苏联人民用鲜血和生命争取的优待福利。

    在他们之前五十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资本家和权贵贪婪的独占了殖民全球的绝大部分利益,甚至连工人和底层最后一枚便士都想扣走,在他们之后,金融危和难民潮冲击着多元文化的价值观,西方文明确定的共同价值摇摇欲坠。

    这是英国最好的时代。在一个伦敦常见的阴天里,陈昂撑着一把黑伞走在雾蒙蒙的水汽里,伸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车停在了陈昂的右侧方,他收起伞,钻进车里用略带一点外国人口音的英语说:“去伦敦威斯敏斯特区,查林十字路!”

    司并未奇怪于陈昂的东方面孔,没有作出60年前英国人犯下的蠢事,在木乃伊世界中,当时抱有强烈殖民主义情绪的伦敦市民,曾对陈昂做出过不那么正确的表态,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很自然了——伊莫顿复活后,几乎屠杀了整个伦敦,很难说陈昂在其中起到过什么作用。

    查林十字路以遍布其街上的古董店和古籍书店闻名,是来英国的游客比较喜欢去的地方,当然对于陈昂来说更有名的是位于这条街上的破釜酒吧,那里是英国魔法界最著名的那条街——对角巷的一个入口,就在位于破釜酒吧后院的砖墙后面。

    陈昂走进这间破酒吧的时候,酒吧的老板,一个秃顶没牙的老男人,名叫汤姆,幸运的和魔法界大名鼎鼎的伏地魔同名,虽然他自己可能不这样认为。

    汤姆坐在吧台后面擦着杯子,看到陈昂进来便用他那双绝对称不上友好的眼睛盯着他。

    “你可是一个生面孔啊!”

    陈昂知道英国魔法界是个封闭的小系统,作为对角巷这个地方的守门人,汤姆搞不好每一个人都认识,陈昂这样的东方面孔自然是极其扎眼的,而且他被安排到这个地方,陈昂就不信他没有别的什么任务,比如监视进出对角巷的陌生人。

    陈昂很友好的笑了笑,低声道:“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外国人吧!”

    “哈哈!”酒吧老板汤姆大声笑了起来:“是的,外国的巫师到英国都会来对角巷看看,不过一般是欧洲的巫师比较多一些,东方的巫师……我有好一阵没有看到他们了。”

    “那么……”汤姆抬起头说:“外来的先生知道开门的法子吗?”

    “嗯!”陈昂思索了一会,好假装自己还是个正常人:“垃圾桶上方……往上数三块……再横着数两块?”

    作别再无异议的汤姆,陈昂往酒吧的餐厅看了一眼,那里坐着几个正在阅读《今日变形术》杂志的男巫,在角落还有一个生吃肝脏的巫婆,脸上满是油腻,牙齿发尖,还有一个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巫师,神经质的笑着。

    从这里看,魔法界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待得地方,巫师也不是会魔法的普通人,事实上以麻瓜的眼光来看,他们大多都是一些疯子和怪人,但陈昂不以为意,因为他们疯的都没有自己厉害。

    生吃肝脏的巫婆算什么,陈昂做人体试验的时候,抽时间一边动刀一边实验,在旁人看来,只怕还要更变态一些呢!

    “这地方让我感觉如鱼得水,有种亲切感。”陈昂低声笑道,他用黑伞在其中一块墙砖上点了三下,虽然没有魔杖,但身为八系大奥术师,即便是一个不熟悉的魔法体系,触发一个魔法触发装置还是轻而易举的。

    随着砖墙的变形,在砖块的颤抖和异动中,那块地方开始出现一个小洞,然后越变越大,在陈昂面前出现了一条阴暗的拱道,拱道通向一条铺着鹅卵石的小街道。

    随着陈昂踏上对角巷,拱道在他身后渐渐消失,耳边也开始听到叫卖的市井气息,这是一条古朴的街道,两边的商店和街道就像几个世纪前的风格,卖坩埚的,卖魔药的,卖食品的,来来往往的巫师热闹非凡,陈昂准备在这里买一些东西,为后面的计划做准备。

    但他先得去那家妖精开的银行,古灵阁,用英镑换一些金加隆。

    古灵阁在对角巷中部邻近与翻倒巷交叉口的位置,是一座高大的白色大理石建筑,从青铜大门前,沿白色大理石的楼梯拾级而上,便能看见银色大门上那段著名的诗句:

    请进,陌生人,不过你要当心

    贪得无厌会是什么下场,

    一味索取,不劳而获,

    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因此如果你想从我们的地下金库取走

    一份从来不属于你的财富,

    窃贼啊,你已经收到警告,

    当心招来的不是宝藏,而是恶报。

    “妖精的魔法……”陈昂阅读着这段被加持了神秘魔法的文字,感受其中蕴含的非凡力量,这几行简单的诗句,可比对角巷门口的魔法高明多了,陈昂能在其中阅读到复杂的魔法灵光:“有预言学派的痕迹……命运的力量,诅咒的魔力。这是最隐秘的命运诅咒……”

    “借由契约的力量,从此门走入者,便与古灵阁签订一份契约,任何试图取走不属于自己的财宝的人,都将受到恶报……这里的恶报诅咒比较复杂,一方面有预言魔法的痕迹,大概能让妖精占卜到被诅咒者,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恶咒和厄运会施加在被诅咒者身上,但最复杂的,还是这些表面的诅咒后面那份命运的力量。”

    陈昂一点点的将那一丝魔法灵光仔细剖析,随一挥,便阻止了这道魔咒摄取自己真名的窥探,不是陈昂有意从古灵阁盗取什么,而是他不想闹出什么麻烦。

    如果真让这道魔咒摄取自己的真名,陈昂有把握它多半不会成功,但那就会触发一些陈昂不愿看到的警报,如果它成功了——那才是大麻烦,在神秘学中人的名字是有魔力的,是一个生命全部存在的烙印,而陈昂的名字,则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危险。

    这是一个跨越无数多元宇宙的可怕概念。

    叫这真名挂在古灵阁的头上,是能让妖精全族死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