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二章实为智障
    ,。

    或许是陈昂看着这段文字时间有些长了,引起了门口穿猩红镶金制服的妖精警卫的注意,这些妖精长的有点像西方奇幻世界常见的哥林布和地精,淡淡偏绿的皮肤和矮小的个头,还有对财富贪婪的本性,都让人想到这种奇幻种族。

    但哈利波特世界的地精,则是另外一种生物,他们甚至不算智慧生命,而是一种神奇生物。

    泛滥的跟麻瓜世界老鼠有的一拼,常常出现在巫师家庭的后花园里,形象犹如长胡子的小矮人,却是一种低智商的恼人生物,韦斯莱家的两个双胞胎就经常拿地精做实验,在陈昂看来,大有一丝我辈中人的风采。

    陈昂拂开古灵阁门口的魔咒,走进了银色大门中,里面是一座高大的大理石厅堂,里面大约百十来个妖精坐在一排长柜台后面的高凳上,布局如同十七世纪的银行,那些妖精看到陈昂走进来头也不抬,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他们有的用天平检查金加隆的重量和成色,有的用目镜检查宝石,有的登记账簿。

    金加隆的币值很高,一金加隆约有五英镑,合约五十人民币,而且金加隆也不是纯金,即便在1990年,五英镑也兑换不到两克黄金,如果金加隆是纯金就会出现一个荒诞的结果,金加隆的价值比它的币值还高,即便妖精们的金融体系粗糙而落后,它们也不至于蠢成这样。

    对于陈昂来说,英镑虽然像纸一样要多少有多少,但古灵阁银行也有大额兑换审核限制条例,因此陈昂总计不过兑换了两千金加隆,堪堪足够花费的钱。

    魔法界的物价并不算高,在丽痕书店中,陈昂挑了一些教材和书籍,又低价捡了一些旧书也不过花费了几百金加隆而已,陈昂略略翻了一下,发现果然如自己所料,在巫师们的书籍中,即便是关于魔法体系核心的咒语和魔法书里,真正和魔法相关的知识,也极为残缺和偏僻。

    不要说陈昂所学的那种体系完整,有着一整套逻辑体系和理性思辨的奥术法术体系,就是上古奥术文明陨落之后,重新整理的法师法术体系,也比这些充斥着混乱,模糊,不成体系的咒语书高明无数倍,这个世界的大多数魔法书,真的就只是咒语书。

    他们只教如何挥舞魔杖,施放一个魔法。

    上面对持魔杖的势,咒语的发音,有着详细的解释,但对于其下的本质,罕有一点说明,有的也只是一些模糊的,古里古怪的描述,看上去就像一个神经质的糊涂老巫婆口齿不清的呓语,这倒是和陈昂所见到的大多数巫师的形象比较接近。

    让人弄不明白,是这些看上去语言清晰,实则内在逻辑混乱的一塌糊涂的魔法书,将魔法界的巫师教育成了这样子,还是这些巫师就只能写出这种魔法书。

    在那些极其罕见,由邓布利多和尼可·勒梅撰写的炼金术典籍和魔药学书籍中,陈昂倒是找到了一些涉及魔法本质的知识,但这些东西不是对整个世界,对宇宙,对位面的认知,不是对能量规则,对世界法则的解析,不是充满数学公式的理性语言。

    而是由经验主义技术和神秘哲学运营的一套东西,大量的使用象征和异象,用感性的,模糊的语言描述,基于个人的经验所得出的规律,它看上去像是一种有用的东西,实则却是中世纪炼金术秘籍的那一套规则和哲学,象征学的杂交产物。

    不能说他们没有精妙深入的研究,但其中充满了唯心主义感性的,个人的感受,而并非科学的,理性的,基于一整套有条理的规则的研究。

    陈昂评价道:“魔法界巫师们的研究,就是西方神秘主义唯心哲学加上东方经验主义技术进步的一个杂交畸形儿。”

    “他们不学数学!”陈昂盖上了魔法书叹息道:“那还能研究出个鸟来?”

    “难怪邓布利多获得梅林勋章,居然是因为发现对龙血的十二种新应用?魔法界的巫师,就是一群凭借经验和直觉,瞎猫撞耗子一般碰大运去熟练自己魔力本能应用的一群人,他们没有科学,甚至连理性都不存在,大多数巫师连四则运算都不会做。”

    “他们也不会去学习。”

    “他们的‘学习’,就是照猫画虎的挥舞着魔杖,模仿者咒语拗口的发音,然后在一次次练习中熟练,他们的魔药,就是按照模糊的药性不断摸索,凭运气和经验总结出的一套药剂配方,有七分像中国古医学,但连古医学都不如的是,从素问开始,中医就有了一条辩证法,而他们,连阴阳表里辩证法都没有,倒是比较像吴越楚的巫医。”

    “从本质上来说,那群巫师和可以学习使用工具的黑猩猩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是,黑猩猩使用自己天生的,不断尝试总结使用工具的经验,而巫师们是凭借自己天生的魔力,不断尝试使用魔力的经验,最终总结成目前的魔法体系。”

    “他们有术而无法,就像一个工匠一样,偶尔能因为自己丰富的经验发明一些新东西,甚至极为精巧的发明,但他们根本不懂得冥冥之中。在背后起作用的自然规律。”

    但陈昂的疑惑非但没有解开,反而多了很多未验证的猜想,个人的性格和行为,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但一点将样本扩大到族群,就算因为族群文化的因素,会产生盲目惯性,但终究会产生必然性。

    就如同,魔法界的巫师和正常世界的麻瓜,两个实质上近在咫尺,而且毫不存在信息交流客观阻碍的群体,居然成为两个现实上近乎完全断绝联系的群体——这根本不可能,也不科学!

    理论上,任何一个巫师只要想去了解麻瓜,他们都能轻易的获得大量麻瓜的信息,并且从中获得极大利益,当他们知道自己一个魔法就能为自己带来大量的金加隆的时候,他们可以控制麻瓜的大企业,而傲罗们——区区不过几百人的傲罗也来不及阻止他们。

    这样一个超凡的世界和凡人世界割裂,完全就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说这只是个人的话,那存在很多偶然因素,约束他们不去参与麻瓜世界的利益,但将这个样本扩大到一个数千人的群体——那根本不存在偶然,出现这么一个尝试和麻瓜接触的人,简直是必然的。

    而深度参与了麻瓜世界的巫师们,又会对巫师世界产生极大影响,那么如今的巫师世界绝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最起码古灵阁的妖精们会以极大热情完善它们的金融体系。

    但偏偏没有!

    于是陈昂便有了一个合理的猜想:“或许,巫师们根本无法理解理性的、客观的科学,就像阅读障碍症一样,巫师们是一个集体患有理性理解障碍症的群体,他们天生拥有魔力,能使用魔法,这是否也剥夺了他们理解科学的能力?”

    “这很魔法!”

    “这要实验验证一番,看看巫师是不是无法理解那科学和其精神。他们是不是无法学会数学,无法理解科学的一整套内在逻辑——他们是不是有理解障碍?”

    “如果是的话!”陈昂微笑道:“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了。巫师的血统或者说魔力,剥夺了他们一些理解能力,使他们对科学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的麻瓜,产生认知扭曲。天生的魔力让他们拥有魔法力量的同时,也让他们成为了智力障碍者……”

    “使得巫师和麻瓜两个群体如此彻底的分离开来……他们离群索居,就是为了保护自己。”

    “这个猜想可以的……很魔法,在费伦,一些术士家族会遗传一些性格,精神疾病和个人特质特征,一群遗传了理解障碍症,智力异常的术士,组成了魔法界这个巫师世界,从奥术的角度,完全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