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五章博金·博克
    ,。

    “先生!”博金·博克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认识他的人从未有过一刻见过他这样的卑微,哪怕面对伏地魔的时候,伏地魔也会对他说:“来吧,我的好兄弟。”但他这次算栽了,几乎是祈求的,博金抽搐着汗湿透的身体,对陈昂哀求道:“你要什么我都愿意给你,只要我有。”

    “请你告诉我……不,不要在折磨我了!”

    “钻心剜骨!神经敏锐!意志清醒!五感封闭!再一次……钻心剜骨!”

    “不……”博金哀嚎起来,陈昂的魔咒使他神经敏锐到了最灵敏的程度,即使最微弱的一缕微风吹过他的皮肤,也像钢刷子扯过一样,充满又麻又痒,又胀又痛的折磨,毫无疑问陈昂改进了钻心咒,好让它对钢铁一般的神经都具备摧毁性。

    “博金……比尔博·巴金斯,我能这样叫你吗?”陈昂玩味道。

    博金不明白这句话隐含的意思,但被陈昂毫无理由的这样折磨,实在已经摧毁他仅有的心理底线了,即使最疯狂的黑巫师都不会……都不会这样无缘无故的折磨人。

    他以为陈昂有要求,这种要求会给他形成一个心理底线,好让他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有一个心理依托,坚定或是软弱,总有一个结果,但陈昂不……他二话不说,就在他身上实验自己改良发明的魔咒,好像他的意图就是折磨自己取乐一样。

    所以博金认输了,他只想知道陈昂需要什么,好给自己一个坚持的理由。

    “不,你还没有输!”陈昂平静的看着他道。

    “博金,我有一个疑问,想在你身上找出答案。”陈昂坐在博金吊着的绞索旁边,缓缓道:“我们都知道伏地魔为什么成为黑魔王。向他那么强大的黑巫师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他不是其中最强大的那个,也不是最博学的那个,甚至你,卡拉克塔库斯·博克也有超过他的地方。”

    “他推崇血统,但自己就是一个麻瓜杂种。”

    “他自认为强大,却愚蠢的将自己的灵魂寄托于魂器中……做出这么愚蠢的事的人,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最杰出。这个世界上比他强的人有很多,邓布利多、尼可勒梅、格林德沃、甚至你博金·博克,但只有他成为了‘史上最危险的黑巫师’,让这里的巫师甚至不敢说出他的名字。”

    “答案我们了然于胸,因为他无所牵挂,因为他没有‘爱’,他不存在凡人和巫师的弱点,纵然他有很多追随者,但在他心目中,他们一文不值,只是他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当那些巫师发现反对伏地魔,会让自己的亲人,儿女被残酷的折磨,当那种无形的恐怖降临在他们左右,他们甚至不敢反抗。”

    “只有少数人,那些同样没有弱点,没有牵挂的人能对抗他。”

    “要么,亲人已经死于伏地魔的中,要么,意志坚定的执着前进,以自己强大的力量和坚定地信念,保护自己的牵挂……”

    “邓布利多!”博金惊恐的抬头道。

    “是的,最伟大的白巫师,霍格沃兹的校长——邓布利多就是这样的人,伏地魔不在乎一切,而邓布利多为了大义,也可以牺牲一切,他们是一种人,是伏地魔战胜不了的人。”陈昂幽幽道:“博金,你也是这种人。”

    “伏地魔奴役和带去恐惧的人,我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因为他们能臣服一次,就能跪下第二次。我的疑问是……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战胜像你这种人呢?战胜邓布利多,战胜伏地魔,让他们恐惧,让他们屈服?”

    陈昂平静的看着博金的眼睛,问道:“这个答案,你能给我吗?”

    博金一边颤颤发抖,一边坚定的颤声道:“这……不可能!”

    “慢慢来,博金先生。我不急!现在我要先安定下来,用你的场所做一些实验准备。”陈昂施施然起身道:“至于关于你的实验……我很有耐心。”他说完挥舞博金的魔杖,将他变形为一只猫头鹰,博金惊恐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身体了,一个虚拟的,猫头鹰的意识代替他控制着他的身体。

    大部分时间,他能自如的控制自己,但只要陈昂需要,随时能接管已经变形成为猫头鹰的他。

    “你的真名是什么?”陈昂忽然皱眉道:“让我想想……卡拉克塔库斯·博克?”人的真名是有魔力的,陈昂所掌握最强大的预言学派传奇法术之一,就能以一个人的真名为坐标,将构成他存在的一切因果,继承过来。

    随着陈昂魔杖的闪烁,构成博金存在的一切外部关系,都被陈昂寄托在‘卡拉克塔库斯·博克’这个真名上,陈昂将博金的相关因果挑挑拣拣,随着他的名字一起剥离,夺取过来。

    这时候博金通过反光,看见了大门玻璃的另一端出现一个人影,他激动的拍打着翅膀,以为陈昂会躲开,但没想到他就这样毫不掩饰的站在那里,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又老又丑,就像干瘪的橘子皮一样的女巫出现门口,她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的全部都是人的指甲。

    女巫站在门口,看到陈昂,咧开嘴露出了绿森森的牙齿道:“博金先生,我刚刚在外面听见了这里有不寻常的声音,看到你没事,那可太好了!”

    “博金先生?”变成猫头鹰的博金看到女巫这样喊陈昂,不禁更剧烈的挣扎起来。

    陈昂丝毫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女巫却注意到了这只猫头鹰,她惊讶的捂住嘴巴:“原来是有人给您送信啊!那封吼叫信的声音可不小……”博金恨不得冲上前去,看一看她有没有被施加了一个混淆咒,不然怎么会毫不怀疑的,就把陈昂认为自己了。

    “我要关门了,滚!”陈昂命令道。

    博金以为这下女巫总应该认出不对了,但那女巫很自然的理解了陈昂的表述,低头讨好的退出了博金的黑魔法商店,陈昂抬给这里施加了一个警戒咒语,就一只拖着博金变形的猫头鹰到里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实验素体,先把之前的问题弄清楚再说,陈昂对巫师血脉的好奇总要得到解释。

    他开始准备术器械,然后将博金恢复人形。

    巫师血脉实验千头万绪,实验计划还需小心制定,但无论如何,先解刨了解一下总是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