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九章诺斯替教派
    ,。

    接下来的三天里,陈昂把咕噜指使跟一条疲于奔波的狗一样,它不得不哀求陈昂为它恒定了一个幻身咒,好让它能维持博金的外表,去跟那些熟悉的黑巫师商量生意,博金金库里的金加隆流水似的花出去,换来一种一种珍贵的神奇动物活体,或者魔药材料活体。

    加里曼丹岛茂密的丛林里的八眼巨蛛;希腊群山之中的客迈拉;赫希底里群岛上空翱翔的黑龙;中国古老土地上栖息的火球龙;东非大裂谷中的囊毒豹……这些或是珍贵或是危险的神奇动物的幼崽和卵被一批一批的运往陈昂所在的实验室里。

    陈昂给一个皮箱施加了一个无痕伸展咒,扩张了一个大约500英亩的巨大空间,让咕噜好安置那些神奇动物,看到那个巨大空间的时候,咕噜被深深震撼,另一个家养小精灵,原属于博金的皮诺,如今负责照顾这些神奇动物。

    完全把陈昂当成自己主人的皮诺,丝毫不认得咕噜,甚至还想欺负他,这时候咕噜才发现没有魔法契约的约束,他完全无法控制这只家养小精灵,甚至在魔咒应用方面,皮诺还胜过他不少,已经奴性深重的咕噜居然跟自己的家养小精灵争风吃醋起来,争着讨好陈昂的欢心。

    陈昂最近的实验在试图创造一只蛇怪,传说蛇怪来自七岁的公鸡在天狼星当空时产下的魔蛋,并由癞蛤蟆将其孵化,陈昂判断,让公鸡在天狼星当空时下蛋,毫无疑问需要一种高超的黑魔法,他尝试了将公鸡变形为母鸡,使用天狼星的力量诅咒公鸡,但最终都失败了,公鸡下的蛋,完全没有生命力和灵魂的气息。

    主要原因应该在于天狼星当空这一条,天狼星一般出现在冬天或者早春,用冬季大三角的参照比较容易利用它的力量。

    而现在是北半球夏天,尽管陈昂使用魔法,将实验地点挪移到了南半球,可实验还是出现了干扰。

    陈昂翻阅了大量有关创造蛇怪的魔法书,发现这种神奇生物虽然看上去很容易制造,但已经有四百年没有关于它的目击记录了——有可能是因为‘目击’者全部死光了的原因。

    但这起码说明了其中的难度。

    最后陈昂发现还是诅咒的问题,蛇怪的本质是利用天狼星的力量,创造出来的一种魔法生物,公鸡和癞蛤蟆只是创造它肉体的一种魔法媒介,在以赛亚书,有关于蛇怪的记载:“他们敲碎蝰蛇的蛋,编织蜘蛛的网。吞下蛋的人在击碎风之卵后将在里面发现一条毒蜥。”

    这里的毒蜥,就是蛇怪。

    其后这种神奇生物就常出现在圣经著作当中,最详细的一次却是出现在著名巫师亚历山大_奈卡姆写于公元12世纪80年代的一本书中,不过并未收入“毒蜥”而是归在了“公鸡”这一节里——

    “它的蛋必须生在天狼星的日子里,受精于7岁的公鸡。这种蛋很容易辨认:它并非普通的卵形,而是球形,没有外壳,而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皮。而且这个蛋必须由蟾蜍孵化,这样就会孵化出这种剧毒无比的怪物——一条拥有蟾蜍和公鸡的特性的蛇。”

    陈昂相信他已经找到了这种怪物的起源,出身地于以色列、希腊的奥巴瑟(abraxas)或作abraxis,abrasax,阿布拉克萨斯(abraxas)。

    这是早期基督教的重要异端派别——诺斯替教派的宇宙观体系中的至高之存在,但是后来由于与基督教正统派的争斗中诺斯替教失败,所以在基督教正统派经典中,阿布拉克萨斯就被贬为了堕天使。他有着公鸡的头和蛇的下半身,炼金术方面的造诣极深。

    在诺斯替派的描述中,阿布拉克萨斯其实就是“那一个不可见的至高者”的代名词,亦即创造灵性,比上帝更高的存在。

    陈昂认为蛇怪的黑魔法仪式应该起源于这个融合了希腊的哲学、波斯的祆教、埃及的神秘宗教、巴比伦的占星术等等为一体的神秘教派,是这个教派试图追溯其不可见的至高者仪式的劣化本,蛇怪的创造者卑鄙的海尔波,在获得一部分诺斯替教派的魔法仪式后,为了获取这个教派的力量,以黑巫术盗取了阿布拉克萨斯的一丝力量。

    卑鄙的海尔波是一个会蛇佬腔的希腊黑巫师——而希腊正是诺斯替教派曾经活跃的地区。

    这种拙劣的模仿体,就是蛇怪。

    这时候,陈昂已经完全明白应该如何创造一只蛇怪了,只是盗取阿布拉克萨斯的一丝力量,对他而言,轻而易举,他更是由此发现了古代巫师的一些秘密——虽然巫师宣称世界上没有神,所谓耶稣也只是一个强大的巫师而已。

    但古代巫师文明,起源于古代教派传承的神秘学知识确实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

    巫师们的魔法,其实就是那些古代教派中传承源于‘神’的知识,而古神们,则是一种无可名状,异常混乱的非人格形象,这和陈昂在现代巫师血脉中发现的魔力有种不约而同的巧合。

    在知道如何创造蛇怪之后,陈昂反而对创造蛇怪没有了兴趣,他觉得蛇怪这种神奇生物技术含量实在太低,要创造不如创造蛇怪的前身,非劣化的,诺斯替教派的“那一个不可见的至高者”——阿布拉克萨斯。

    陈昂准备分几个阶段去实现创造这种存在,首先是创造一只蛇怪练练,然后去创造鸡冠头蛇身的犹太教天使奥巴瑟,具陈昂推测,这种天使,应该拥有见之即死的特殊力量,它的名字abracadabra的意思乃“我祝福死者”。

    而古代魔文阿拉姆语“avadakedavra”,指“一切将被毁灭”

    这将是一位告死天使,根据魔文中关于祂魔力的叙述,蛇怪所见之物将被石化,而奥巴瑟所见的一切都会被毁灭,都会死亡。因为这种古代魔法仪式太过残缺,陈昂在尽力收集资料,补全它之后,根据自己的所学修改补充了一番。

    他以奥术系的即死魔法为核心,集中阐述了奥巴瑟的神性,最终创造而出的应该是一个神性生物。尽管以奥巴瑟的位格来说,祂应该是天使,但陈昂用魔法创造的毕竟只是一种象征生物,只能触摸到神性生物的界限。

    而陈昂最终要创造的阿布拉克萨斯“那一个不可见的至高者”即创造灵性,比上帝更高的存在,蛇怪只是祂最拙劣的模仿品,没有祂亿分之一的力量,用创造蛇怪的仪式去追溯祂实在太过为难人了。即便诺斯替教派原的仪式也难以捉摸祂存在的万分之一。

    “原本只是想创造一只蛇怪玩一玩,没想到最后却弄成了这么一个大工程,只能说——造化弄人啊!”陈昂看着自己修改的第三设计图叹息道,这的确是一个大工程,给陈昂五十年的时间都未必能完成,但一但创造出来,就足以作为魔苟斯的承载。

    咕噜在一旁看着这个满是复杂魔文的设计图,脸上满是震撼和茫然,他已经看不懂这份设计图蕴含的东西了。即便是创造蛇怪用的仪式,经过陈昂的改良,孵化出来的也不会是一般的蛇怪。

    对此,咕噜除了敬畏,心中再无其他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