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三十五章魂器与亡灵黑经
    ,。

    当咕噜回来的时候,看到陈昂正在翻阅一本铜包边角的黑皮笔记本,封皮上用皮革贴着一个名字——tommarvoloriddle(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他看的是如此入神,以至于咕噜的到来都没能让他抬一下头。

    陈昂的指尖闪烁着奥术能量的蓝光,随着他食指在书页上移动,解析着其中灵巧的魔法结构和灵魂碎片。

    不同于这个世界的魔法,陈昂所学习和使用的奥术是一种内在逻辑十分完善,体系严谨的力量,它的能量守恒而稳定,奥术的规则遵循秩序而运行,在费伦大陆,奥术师能利用奥术提取四大元素位面和八大衍生元素位面的力量,甚至创造了魔网这种从无数富能量位面提取奥术能量的造物。

    虽然已经离开费伦大陆所在的多元宇宙,来到一个没有元素位面的宇宙,但以陈昂的奥术水准,在这个宇宙的暗位面中提取奥术能量并不困难,奥术师的法术研究中,位面是一种精妙的空间学概念,它是大奥术师们对于空间的一种分析和定位。

    位面学虽然有基于费伦所在的多元宇宙的特殊法则的理论,也有对宇宙空间的普遍分析。

    陈昂结合漫威世界中法师们开启异次元,获取施展魔法的能量的知识,结合费伦的奥术师体系,改良了奥术获得能量的来源,他刚进入这个宇宙的时候,就通过一些宇宙常数的测量,锚定了这个宇宙中一些比较低的纬度,在那些繁杂、无穷多的维度空间中,锁定一些不存在时间概念的位面。

    通过这些位面,陈昂便能利用宇宙中以普朗克时间涨落的真空大海,汲取无穷无尽的安全能量。

    除此之外,他还能从一些暗物质位面中提取物质和质量,甚至锁定一些大质量的恒星因为引力扭曲形成的空间结构——类火元素位面,从中提取能量和物质。

    这是大奥术师的伟力,也是对空间学,能量学和信息宇宙学的宏观应用。

    在这个世界的巫师还在榨取自己血脉中的魔力,通过本质混沌的魔法,实现一些混乱的、无序的法术结果的时候,陈昂已经通过低纬度暗位面,撬动整个宇宙的真空能量大海,有无边的奥术力量可供挥霍,特别是陈昂在最近营造的‘永恒之井’真空零点能位面汲取结构,已经将能量调动的效率提高到了恒星级,随着陈昂研究的开展,他对本宇宙空间结构认识的逐渐深入,他能使用的能量只会越来越强大,他能实现的奥术只会越来越可怕。

    这才是他始终保持淡定的原因。

    现在‘永恒之井’奥术造物即将完成,即便要编织一张囊括九级法术,范围覆盖整个地球的魔网,也有足够的能量。“也该做一点实际行动了!”陈昂心道。

    他放下中这本伏地魔的魂器,对这个黑魔王的疯狂和愚蠢有了深刻的认知,不说这种分裂灵魂达到永生的方式有多不靠谱,这份灵魂碎片摆在任何一位大奥术师面前,都等于是把自己的一切都袒露的赤裸裸的,在东方的仙道修行者,把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头发和血液看守的和命根子一样的时候,在奥术师们费尽心力隐藏自己的真名,企图骗过那些神祗的时候——得有多蠢才会把自己的轮回碎片寄托在一本普普通通的魔法笔记本上啊?

    巫妖们恨不得用永不毁灭的至高神器打造自己魂匣,然后把这个魂匣流放到星界,埋葬在外层位面,最后永远也没有人能找到的时候。

    一位仇恨满身,下属们各怀异心的黑魔王,居然将自己的灵魂碎片寄托之物,送给一个从来也称不上忠臣的属下——这在任何一个法术侧世界都是最愚不可及的行为。

    为什么不把它砌在混凝土中,沉入太平洋海沟呢?

    拽着伏地魔的灵魂把玩许久,肆意翻看他灵魂碎片中的记忆的陈昂,从头到尾也没有将这位黑魔王当做某种阻碍,这位反派大boss只要陈昂对他的灵魂碎片来上一发诅咒,就注定万劫不复,这让陈昂如何重视的起来?

    而这个关系伏地魔性命的魂器,只是陈昂对老马尔福来了一发改进的招来咒就入了——说出来,你信?

    一位把自己的魂匣,留给下属;放在死敌的大本营;放在金库里;放在自己毫无防备的老宅里;终于用心安置一次后,被同去的下属窃走;随身带在身边;就是死敌本身——陈昂在自己阅读的漫长历史上从未看到过如此愚蠢的巫妖,这简直是一本《巫妖如何保护自己魂匣》的反面教材,犯了一切可能的最愚蠢的错误——除了最后一点挺有创意的之外。

    看到陈昂长叹一声合上中的魔法书,咕噜终于有时间请示陈昂:“主人,相关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抓到一位带有黑魔印记的食死徒,也弄到了阿兹卡班的地图,虽然魔法执行司把它北海寒冷的水域里一个受魔法保护的小岛上。”

    “但这不足以困扰伟大的主人……现在只差对付摄魂怪那群怪物的东西了。”

    “不用理摄魂怪,我们现在就起程去阿兹卡班。”陈昂拾起身边另一本黑皮书,对咕噜低声笑道:“在关于制作魂器的黑魔法起源上,一些古代巫师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可能……在古埃及,力量之神赛特谋杀了他的哥哥奥西里斯,而奥西里斯的儿子,荷鲁斯致力于为他的父亲复仇,最后在众神的仲裁下,荷鲁斯和赛特将埃及分为两部分统治,上埃及和下埃及。”

    “而荷鲁斯的父亲,冥神奥西里斯,被赛特分尸。最终荷鲁斯收集齐了奥西里斯大部分的残骸,只有一块被鳄鱼吞吃,下落不明,但奥西里斯最终在阿努比斯的帮助下复活了。许多古代巫师相信,这就是魂器的起源。”

    陈昂拿起那本黑皮的金属书,低声道:“制作魂器的黑魔法,保留了奥西里斯不死的知识,却缺少了奥西里斯复活的那一部分知识和力量,更不用说后来让奥西里斯成为冥神的秘密。”

    “而伏地魔的忠实眷属们,追求的不就是前者吗?”陈昂微笑道:“让伏地魔以木乃伊的姿态复活……我知道他们找到了一个古老的复活魔咒……仆人的肉,先人的骨和仇人的血。”

    咕噜在旁边战战发抖,听得陈昂继续说:“他们追求的一切,都在这本书里,记载了阿努比斯所有秘密和力量的《亡灵黑经》,是阿努比斯复活了奥西里斯,也是阿努比斯将冥神之位,让给了奥西里斯……伏地魔执着一生追求的全部,都在这里。”

    “当然,如果他想要获得永生的话,除了这本《亡灵黑经》,他还需要一本《太阳金经》。”

    “如果这本经书落在邓布利多里,他就能轻而易举的通过魂器,杀死伏地魔所有的灵魂碎片,如果伏地魔得到这本书,他就能以更强大的姿态复活,成为一位半神木乃伊,消弭分裂灵魂的所有后患。”

    “这本《亡灵黑经》拥有极为强大的黑魔法力量,任何一个得到它的人,都有会比伏地魔更加强大。”

    咕噜呆愣愣的看着陈昂中的那本金属书,目光中满是炽热和渴望,他畏畏缩缩的说:“主人,除了您,谁还配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这本书天生就该是您的。”

    “拿了老马尔福一本书,我就要再还给他一本。”陈昂微笑道:“把这本书塞进德科拉·马尔福的课本里,记住,不要关上这本书。如果关上了,没有钥匙,谁也打不开它们。而钥匙我还没想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