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三十九章二十八个纯血家族
    ,。

    “拉巴斯坦!”拉巴斯坦·莱斯特兰奇的哥哥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拉巴斯坦伸出栅栏的侧脸,那张脸惨白的可怕,眼神已经彻底失去焦点,就像有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惧主宰了他的心神一样。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大声的呼喊道:“拉巴斯坦!”

    但他发现他的弟弟对外界声音的刺激根本没有反应,人类的鲜活似乎正在脱离这具身体,把这个阴冷带着死亡气息的食死徒最后一点人类的暖气带走,只留下一个冰冷僵硬,仿佛一具尸体的残骸。

    他那双没有焦点的眼睛直视着通往这层监牢的通道,因为不同牢房的角度原因,罗道夫斯和贝拉特里克斯根本看不到他注视的地方,拉巴斯坦嘴唇已经发白,他的眼底青黑,呼吸间,一股寒霜渐渐爬满了他的上唇和口鼻间,浓郁的白色雾气从他口中喷出,在铁栅栏上凝集成冰渣子。

    他在抽搐和颤抖,罗道夫斯紧张的盯着他,生怕他的灵魂下一秒就会脱离这个躯壳。

    这时候贝拉特里克斯眼睛的余光已经可以看到魔苟斯的影子,她注意到一种吞噬着周围光线的黑暗渐渐出现在他们身边,就连监牢里的亮度都下降了很多,一个远比常人高大的影子,就这样缓缓的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那个影子慢慢回过头来。

    在看见那团莫名黑暗中的一双光芒宛如烈炎的眼睛……

    “啊啊啊啊!”贝拉特里克斯感觉一种强大的精神冲进了自己的脑海,她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中,似乎伸进来一只冰凉触,甚至可以说是寒冷的,混沌、黑暗,极其邪恶的东西,它们在她脑子里呢喃,就像一些细碎的低语。

    剧烈的精神冲击让她口鼻流出了血,但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真正让她恐惧,迫切的想把自己脑子挖出来的,是那些进入她脑海里的不可名状之物,创世大乐章中的米尔寇之音,来自另一个宇宙的邪恶本源,在篡取了费伦世界深渊意志的混沌意识和黑暗、邪恶原力之后,重新绽放的邪恶之花。

    被诸神的信徒和牧师称之为‘深渊低语’的玩意儿!

    身为自带邪恶灵光,恐惧光环,黑暗灵气的多元宇宙强大神力的邪神,魔苟斯身上自带的‘深渊低语’足以洗脑上层位面的亚空神族和崇善种族。

    贝拉特里克斯五官中流出黑色的淤血,她身体剧烈颤抖着,被摄魂怪们折磨的后遗症让她精神有些癫狂,罗道夫斯惊恐的跑了过来,双颤抖的将她的头抬起来,但已经晚了——贝拉特里克斯在阿兹卡班中被日夜折磨的脆弱精神,在受到黑暗原力、邪恶灵气的第一波冲击之后,就已经遭受了不可逆转的创伤。

    “看来脆弱的人类还是难以直视我的真容……”魔苟斯·昂·陈叹息道。

    他收敛了自己无意识放出去的波动,从那团看似人形,实则只是一团浓郁的化不开的黑暗中走出,为了避免阿兹卡班的囚徒们被魔苟斯的真容全部逼疯,他值得用人类的形态来到他们面前,和陈昂一模一样的面孔,却不至于被认为是一个人。

    魔苟斯的自带的黑暗原力,恐惧光坏对于人类来说实在太过强烈,它就像人类的意识难以理解一种信息,却被强行塞入他们的大脑里去理解,与这种痛苦对比起来,外貌所占的信息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以至于常常被忽略。

    就像一个演技精湛的演员,在诠释不同的角色的时候,常常让人迷惑于他们的气质,而忘记了那是同一张脸。

    这时候,阿兹卡班的囚徒们才堪堪从魔苟斯身边环绕着那种让人窒息的黑暗中挣脱,贝拉特里克斯不断挣扎颤抖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拉巴斯坦也不再抽搐。

    这时候,阿兹卡班中关押的有组织的罪犯们才有精神去打量这位不速之客。

    魔苟斯视线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滑过,他低声念出他们的名字:“安东宁·多洛霍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拉巴斯坦·莱斯特兰奇、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奥古斯都·卢克伍德、阿米库斯·卡罗、阿莱克托·卡罗……”

    “英国魔法界一共有二十八个纯血家族……我在这里看到了不少人。有的甚至一个家族都在这里……”

    “二十八个……纯血……纯血之所以被称之为纯血,不是因为他们血统优良,天生魔力强大,而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纯血’,我得庆幸你们之中没有一个‘摇摆不定的人’,忽而赞成,忽而不赞成’的纯血家族,凑齐二十八个半召唤……”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挣扎的站起来,他看着陈昂,低声问道:“敢问阁下是谁?”

    “你们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魔苟斯瞥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贝拉特里克斯,点头微笑道:“除非你们想象她一样……以你们浅薄的力量,在直视我,听见我们名字那一刻,就会不可避免的走向疯狂。所以,你可以按照这里的传统,叫我——神秘人。”

    “不……你不配用那个称呼!”地上的贝拉特里克斯似乎听进去了一些东西,身体本能的剧烈挣扎起来,她看着魔苟斯的面孔,尽管精神已经收到不可恢复的伤害,一半是疯癫,一般是由于某种执念,她嘶吼道:“那个称呼属于一个伟大的王,他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

    “他才是神秘人……而你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拙劣的模仿者!”

    贝拉特里克斯这话一说出口,整个牢房的空气都安静了,食死徒们沉默的近乎窒息,他们中间成为伏地魔的追随者的原因多种多样,有弱者为寻求庇护,不被欺凌,有崇尚权力者,只为沾点黑魔王的威风,还有残忍暴虐者,被一个能教他们更高形式的残忍的领袖所吸引。

    他们都是在魔法界的时势变换中,感觉到自己越发越虚弱的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混血巫师渐渐主导魔法界发展的现在,感觉到精神上的不适和利益上的损失。

    这些利益受损者,希望回到过去,回到他们单凭一个姓氏就能为所欲为的时代。

    回到那个纯血主导的魔法界,让他们感觉到安全、权力和优越的时代,这时候伏地魔就成为他们推举出来的带头人,他们相信伏地魔能给予他们想要的结果。

    但在伏地魔已经失败过一次的现在,许多人已经从一时的狂热中清醒,意识到伏地魔或许不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之所以现在食死徒们还保留着完整的组织,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已经无路可走,除非伏地魔回来,否则他们都要在阿兹卡班关到死!

    这时候,伏地魔就成为了一种象征——希望的象征。

    而且这个领袖实在是冷血残忍,残忍到一些食死徒都觉得残忍,他们恐惧与他的惩罚,不敢违逆他。老马尔福后来的背叛不仅仅代表他一个人,而是食死徒中有很大一批人都抱着老马尔福这样的想法。

    所以,除了贝拉特里克斯这样的疯子,他们都宁可不说话。

    “他?”魔苟斯低声笑道:“你是说汤姆·里德尔?”

    他的袖子里无声无息的滑落下来一本黑皮书,被他拿在右上,魔苟斯看着贝拉特里克斯疯狂而愤怒的眼神平静道:“或者,按你们的说法——伏地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