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四十六章自古毛德不两立
    ,。

    “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来了新教授!”

    “真的吗?可已经开学几个星期了。是哪门课的教授?”

    “据说是……黑魔法课……”

    德姆斯特朗城堡的走廊间穿了阵阵低语声,德姆斯特朗是一所教授黑魔法的学校,但即使在德姆斯特朗,黑魔法课程也有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界限,出于最基本的理智,德姆斯特朗并不会教授太危险的黑魔法,一些尖端黑魔法在德姆斯特朗也是禁忌。

    但陈昂来了之后就不一定了。

    穿着土灰色皮袍的德姆斯特朗学生正从宿舍赶往教室,陈昂所教的黑魔法课是全年级的大课,不分学院,一整个年级都要参加。

    他们也迫切想知道新来的黑魔法导师是什么样子的。

    陈昂站在盖勒特·格林德沃留下死亡圣器标志的那面墙前,因为这位第一任黑魔王留下的魔咒,这里至今没有被校方铲除,而且在伊戈尔·卡卡洛夫当校长的现在,德姆斯特朗会不会铲除这个标记都很难说,看着墙上代表老魔杖的接骨木印记,陈昂能察觉到,这里确实蕴含着一丝死亡圣器的威能。

    但话又说回来,即便死亡圣器在这里,这种让哈利波特一撇就断的‘圣器’也不被陈昂放在眼里,何况只是一缕标记?

    这面墙出于校方的某种隐秘阴暗的小心思,被藏在了一个相对偏僻的走廊上,这里距离陈昂上课的黑魔法课教室不远,因此在看到上课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的时候,陈昂一转身就走到了教室门外。

    黑魔法课的教室是在一个地牢里,因为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的黑魔法课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兼上决斗课,事实上这里之所以在魔法界十三家魔法学校中臭名昭彰,就是因为其第二任校长哈方·蒙特,为德姆斯特朗建立了注重决斗和战斗魔法的传统。

    所以才在各个魔法学校都淘汰黑魔法的时候,还保留了这一充满争议的课程。

    地牢里气氛阴森恐怖,一些黑魔法制品就摆放在两旁的架子上,陈昂走进来的时候,教室里鸦雀无声,因为他这种东方式的面孔让学生们非常陌生,他们本能的沉默着,而且不知出于德子的刻板还是毛子的战斗直觉,或者干脆是小动物的警敏锐。

    这些学生们或许感觉到了陈昂身上那种深邃、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气息。

    “你们到这里来是学习魔法的……”陈昂学习人民的好教师斯内普教授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发言:“我不关心你们是如何傻乎乎的挥舞魔杖,我也不想听你们对我提出……这是违反法律的,这太残忍了……这种娘里娘气的意见。”

    “在接下来的学习时间了我希望听到的是……‘是,教授’或者‘乌拉!’”

    “我甚至厌恶那些所谓根据性格,理想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分配学院的方案……所以在我这里,你们的学院是不存在的。唯一成立的是我给你们分配的学院。”

    “你们都是‘纯血’所以根据传统,在我这里分配学院的方式就是‘血统’”

    陈昂轻轻挥舞魔杖,将所有人身上的校服——那充满毛子风格的灰皮袍变成洁白的皮袄,然后在他们的桌面上变出两个不同的玻璃器皿,一个是白玻璃传统式样的酒瓶,另一个是褐色玻璃的短口瓶,又冲动好奇的学生抢先打开了两瓶液体。

    一股浓郁的酒精味道扑鼻而来。

    “说俄语的人是斯拉夫……说德语的人是日耳曼……哦!还有你们北欧人,不过没关系,反正挪威瑞士的什么属于日耳曼语系,而保加利亚则是斯拉夫语系……大体脉络是没错的。”

    陈昂说着一挥魔杖,在场的人分成了灰蓝两色。

    他满意的点头道:“就应该是这样才对,斯拉夫的灰色牲口怎么能和日耳曼的蛮子这样毫不区分的混在一起呢?你们的文明都不一样……”

    下面似乎有学生在抗议,但陈昂完全没有听进耳朵里:“现在你们面前有两杯饮料……选择一杯喝光!”

    在陈昂漠然的眼神注视下,这些毛毛脚的学生纷纷端起两杯饮料中的一杯在鼻尖闻了一下,那些鲁莽的混小子已经迫不及待的一饮而尽——他们早就嗅到了让他们血脉喷张的酒精味,陈昂甚至看到了很多毛妹也毫不犹豫的将两瓶都灌了下去,而那些不那么鲁莽的,在思考了一会之后,也选择了一杯喝了下去。

    “选择伏特加的是斯拉夫,选择黑啤酒的是日耳曼……两杯都干了的是斯拉夫。”

    陈昂再一次改变了他们校服的颜色,蓝方是选择日耳曼选项的学生,灰方是选择斯拉夫选项的学生,随着一个又一个的选项筛选下去,根据综合分数,整个年级的脉络也越来越清晰,所有人按照他们的气质和秉性,越来越明显的被分为两个集团。

    直到这道分水岭越来越清晰,陈昂才满意的停了下来,点头道:“这样才对嘛!我刚进来的时候你们那算什么?毛德不分?自古毛德不两立,不准你们搞cp……毛熊和汉斯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黑魔法在你们眼中是什么?”陈昂低声问道,他的声音很低,但足以在每个人的耳边清晰的响起:“是力量,是权力,是支配,是荣誉,是爱好,是能力?这些都是,但又都不仅仅是,黑魔法是一个人践行自己意志的暴力行动,是贯彻你们力量的一切!”

    “它是赤裸裸的暴力,是直截了当的力量,是将你的意志付诸实践最简单的方式。”

    “我不是来教你们如何挥舞自己的魔杖,回答你们一个魔咒应该发几个音这种愚蠢而又无知的问题的,我是告诉你们,如何践行自己的意志,如何将自己的意志加诸于其他一切之上……”

    “你们是来跟随我学习如何支配万物的!你们是来和我学习凌驾于一切,甚至是死亡之上的!”

    “没有强大欲望的巫师……不配使用黑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