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章洒家一杖敲下去,你会死
    ,。

    年轻的东方教授走上斜坡,热情的对邓布利多招呼道:“邓布利多校长,我是德姆斯特朗新来的黑魔法课教授昂·陈……”

    邓布利多点头回答道:“欢迎你们,德姆斯特朗的朋友,霍格沃兹款待每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愿德姆斯特朗的小巫师们,能在这里收获友谊。”

    “还有知识……”陈昂微笑着补充道。

    邓布利多笑了起来:“对,还有知识!”

    “陈……”邓布利多回头低声问道:“我能这样叫你么?我记得你们东方人的名字往往在后面,所以应该称呼您……陈昂?”陈昂点点头,邓布利多笑道:“我是从你名字的读音中知道这个秘密的,我的学生中有一位拉文克劳的三年级女巫……她应该和你一样,你们都是华人。”

    陈昂微微点头,心里却在思考,这只老蜜蜂果然已经盯上他了吗?

    “伊戈尔教授还好吗?”邓布利多询问道:“他让人跟我联络,我们两所学校之间交流的事情,自己却没有露面。这次我以为他会亲自来的……”

    “伊戈尔校长不太方便。”陈昂回答道:“您应该知道,最近又传言说伏地魔又回来了。食死徒们正在四处活动,伊戈尔教授感到十分不安,减少了走动。食死徒恨他入骨,伦敦却是食死徒的大本营……所以邓布利多校长,您肯定看不见他踏进伦敦一步了!”

    邓布利多驻足下来,看着陈昂平静的表情,眼神有一些深邃,他像个老人家一样沉思了一会,仿佛正在回忆一样,良久他才叹息道:“伊戈尔……伊戈尔教授过去有过一段不太好的经历,但他后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他应该来这儿的!”

    陈昂淡淡道:“人们总是要为他们做过的事负责……谁也逃不了这一点。”

    邓布利多邀请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住进霍格沃兹的宿舍,但陈昂礼貌的拒绝了,他将他们开来的船变形成了一间别墅,带着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住了进去,哈利听到麦格教授低声对邓布利多说:“那是一个难度很高的变形术……”

    她似乎注意到哈利在听,又补充了一些:“变形的物品越大,耗费的魔力就越多,很少有人能一口气变出一座房子来……很少!”

    邓布利多却低声笑道:“米勒娃教授却是其中之一……”

    “我能做到,但魔咒的难度和耗费的魔力没有关系。”麦格教授沉默了人许久,然后补充道:“如果没有魔文和魔药的帮助,我维持不了太久。”

    哈利没能听到后面,就被罗恩拉了过去,听他低声说:“我看到了威克多尔·克鲁姆。”

    “谁?”哈利反问道。

    “威克多尔·克鲁姆,保加利亚国家魁地奇球队新来的找球……人们都说他是保加利亚队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找球,未来之星,虽然他现在还没有那么有名——但广受赞誉,或许我能跟他要个签名。”

    罗恩感慨道:“他们的红袍子比我们的黑袍子显眼多了……”

    第二天他们下去吃早餐的时候,发现大厅一夜间已被装饰一新,巨大的丝绸长幅从墙上垂下来,左边是霍格沃兹的代表色,红色的金狮,绿色的银蛇,蓝色的金鹰,黄色的黑獾,全部围绕在霍格沃兹的周围,组成了霍格沃兹的销毁。

    右边是代表斯拉夫和北欧,乃至德国的拜占庭帝国双头鹰徽,它的翅膀张开,下面是代表黑魔法的山羊头骨,它们共同组成了代表德姆斯特朗的徽记。

    哈利和罗恩在格兰芬多的桌上看见了德姆斯特朗来的交流生,他们已经脱下那厚重的皮衣,露出里面穿着血红长袍,看到格兰芬多的学生们,还会热情的打招呼,但不知为什么哈利总是忘不掉他看见在船上时,这些人苍白而死寂的面孔。

    陈昂和邓布利多坐在职员桌那边,霍格沃兹的大部分教授他昨天已经见过一面了,但因为是夜里,他们只是匆匆见了一面,陈昂就不得不带学生们回去,这次坐在职员桌上和霍格沃兹的大部分教授一起,倒是能更深入的接触一下。

    主神的任务早在昨天晚上,他和邓布利多见面的时候就完成了。

    看来主神对于以什么方式‘进入’霍格沃兹并没有具体要求,即便陈昂只是前来交流的其他学校教授,也达到了完成这个任务的最低底线。

    他左边坐的是邓布利多,右边居然是斯内普这个老蝙蝠,虽然陈昂不太讲究,但邓布利多这只老蜜蜂把一只喜欢喷射毒汁而且不修篇幅的蝙蝠安排在客人旁边真的合适吗?赫敏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她低头悄悄对哈利说:“那位德姆斯特朗的教授坐在斯内普教授旁边似乎有些不舒服。”

    罗恩幸灾乐祸的说:“没有人会愿意坐在那只油腻腻的老蝙蝠旁边的。”

    邓布利多似乎注意到了德姆斯特朗交流生中每人一根的‘杖’,那是高到德姆斯特朗健壮如同狗熊一般的男巫胸口,粗有鸭蛋那么粗的‘杖’——实际上就是棍子,泛着原木的色泽……这根东西可不轻,实际上它是由铁桦木做成的。

    那种木材在麻瓜世界曾经用来替代钢铁做轴承的滚珠,都是西伯利亚寒冷高原上出品的好东西。

    邓布利多甚至注意到德姆斯特朗的男巫们虎口都有一层不薄的茧子,就连女巫,一个个青春靓丽的外表下面,都是满是肌肉疙瘩的粗大腿和臂膀,特别是他们领头的威克多尔·克鲁姆,他拿棍子走路的姿势让懂得东方武术的麻瓜来看,指定会赞叹道:“这一定是把棍术练到骨子里去了!”

    邓布利多没有什么武学造诣,却也不是傻瓜,当然看出来这些斯拉夫蛮子的剽悍。

    他低声问道:“陈教授,不知道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里拿的是什么呢?”

    陈昂微笑道:“那是他们的新魔杖……德姆斯特朗正在发起一场改革活动,我们注意到巫师们对魔杖的依赖,或许是不正常的,现在大部分巫师没有魔杖的帮助,几乎用不出什么魔法了。要知道魔杖原本只是一种辅助的工具……我们意识到,这种工具可能正在压抑巫师发展的潜力。”

    “特别是在年幼的巫师成长的时候,魔杖的帮助可能会造成依赖,导致巫师对魔力的控制和稳定能力下降。这使我们忧心忡忡。值得注意的是,只有欧洲的巫师才用魔杖,位于非洲的瓦加度(uagadou)魔法学校就不使用魔杖,而是以势来稳定释放魔咒的魔力。”

    “这和瓦加度魔法学校学生惊人的变形术天赋或许有直接关系,根据我们的追踪研究,瓦加度的学生在需要控制力和稳定性的魔咒上都有所发挥,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被发现的原因是,他们不用魔杖施法,因此,在那些需要控制力的魔咒上,对比使用魔杖的我们表现平平。”

    “但在那些无法用魔杖辅助施展的魔法,比如自我变形术——阿尼马格斯,才能明显表现出来。最近那一场国际阿尼马格斯大会上的表演可见一斑。那些十四岁的男巫和女巫,让欧洲的成年巫师们都被吓到了!”

    “这值得我们注意。”邓布利多的脸色严肃起来,他低声道:“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发现……但巫师和魔杖之间的联系十分复杂,每一根魔杖与巫师之间都是紧密联系的,首先是彼此的吸引,然后相互适应,在这过程中,魔杖向巫师学习,巫师也向魔杖学习。”

    “是的。”陈昂点头道:“没有魔杖的引导,巫师的在成长时,魔力上的暴动就得不到疏解,我们注意到了魔杖和巫师交流的这个过程,对巫师魔力成长的重要作用。”

    “所以我们保留了学生们的传统魔杖的同时,也在需找替代品。”

    邓布利多目光炯炯,好奇道:“你们找到了吗?”

    陈昂点头:“找到了,同样很与巫师交流的魔法材质——宝石,各色的水晶和不同的宝石,它们之间也拥有和魔杖同样复杂的‘个性’,很适合和巫师之间相互吸引。我们统一用最顽固的木材——铁桦木作为魔杖的材料,它的特性是众所周知的顽固和稳定,这有能在保持魔杖疏解魔力的作用下,锻炼施展魔咒的魔力控制力。”

    “然后在杖首镶嵌宝石,将魔杖与巫师相互学习交流的能力兼以宝石来代替。”

    “最后以势辅助施法,那些复杂的魔法,需要魔杖辅助的魔咒,将由势和魔杖联合施法,为此我们特意开发了一套单的势,配合这种魔杖施法。”

    “我们甚至在开发一套促使巫师们集中精神和魔杖与宝石交流的仪式,以便更主动和和魔杖交流,它包括一整套,保养魔杖(宝石),焚烧香料,沐浴,更衣,平静精神和冥想的仪式。初步实验,效果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