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二章超魔技巧
    ,。

    陈昂和洛哈特对立鞠躬,洛哈特还一边解释道:“这就是魔法界的决斗礼仪,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我们相互之间将魔杖举到胸前,然后数到三的时候,我们就会对对方发出一个魔咒……当然孩子们,别紧张,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教授的。”

    “谢谢洛哈特教授的讲解。”陈昂点头道:“我还以为这是我的工作呢!”

    这话音刚落,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们就大声的,不带恶意的笑了起来,哈利他们也跟着笑了,但这些男生们是否对洛哈特带有微妙的恶意,那就难说了。

    “巫师之间的正规决斗有严格礼仪程序,决斗开始前双方要将魔杖托举至面前以示敬意,或者相互鞠躬,之后双方分别走到场地两端开始决斗。常规决斗双方需使用一定魔法攻击对方至一方失去魔杖失去还击能力为止。”

    “但在魔法界,有一个法律从未提到,也不曾赞许和承认的传统,当你和一位巫师之间矛盾到达了无法调和的程度时,你们之间可以达成使一方致死为终结的决斗,当然,我在这里强调——这种决斗是完全违法的。不过,如果双方都是纯血,在家族荣誉之下进行死斗,所有见证者将保持默契,失败者不会向魔法界申诉,胜利者也将保持沉默,因为这是——纯血荣耀!”

    斯莱特林和德姆斯特朗的学生高声欢呼起来,马尔福更是激动地大喊:“纯血荣耀!”

    在其他三个学院保持沉默的时候,斯莱特林和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热情欢欣的鼓胀欢呼,斯莱特林虽然没有硬性要求,但这个学院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纯血,要么就是伏地魔那样的纯血认同者,而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则必须是纯血。

    霍格沃兹的教授们一片沉默,对于这个敏感的话题,显然让他们十分的不舒服。

    “在这里,我会像大家示范一个古老的契约魔法——决斗誓约……”陈昂魔杖微微一抖,一道银色的光线就从他的魔杖顶端,发射到决斗的两人之间的上空。

    “决斗誓约是一种魔法契约,或者说——保密咒,魔法契约作为古代魔咒中比较重要的部分,在现代魔法中已经淡化,但它没有消失,只是以魔咒中组成元素的形式,广泛的构成了现代魔法的基础,大部分魔咒中契约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效果。”

    “如飞来咒,它就包含了物权的契约概念,一个物品如果和别人有着物权契约,那么如果你无法获得物主的认可,飞来咒就难以起到作用……这也是为什么飞来咒基本只能飞来属于自己的物品,当然,如果你的魔咒水平足够高,就能在物主认可你之时,借助你与物主的契约力量,与物品建立临时物权契约,将目标物品招来。”

    “这就是一个契约魔法在现代魔法中广泛利用的例子……另一个契约魔法特征更明显的魔咒,则赫赫有名,它是巫师们保守秘密的好帮,赤胆忠心咒!”

    “我现在施放的决斗誓约,是一种古代魔咒,它曾经广泛应用于中世纪,那时候魔法界还没有形成完善可靠的法律和法律保障执行制度,巫师们喜爱决斗,决斗是他们处理矛盾,解决麻烦的重要方式,那是一个黑暗而血腥的时代,你们儿童时期的枕边读物——诗瓮彼豆故事集中三兄弟的传说对此就有过体现。”

    “拥有老魔杖,就是因为在决斗中战无不胜,才引来了黑巫师的嫉妒,最后死于一场卑鄙的谋杀。”

    “在那个时代,纯血家族还没有形成,一切都是混乱,没有法度的,许多巫师在决斗的时候,没有公证人,见证者,甚至有许多巫师在决斗中卑鄙的违背了誓言,造成了很大的混乱,在那个誓约魔法还在不断发展的年代,有人便创造了这个魔咒——决斗誓约。”

    “通过魔法的力量,使决斗者无法违背公平的决斗礼仪,施展如背后偷袭这样的恶行。”

    “现在,请洛哈特教授为我们示范一下。”陈昂举起魔杖对洛哈特示意。

    洛哈特骑虎难下,只好试探性的对他们头顶的银光释放了一个魔法签名,悬浮在两人头顶的银光炸裂开来,在礼堂穹顶下幻化出一对交叉的银**杖,示意决斗契约缔结成功。

    “一……二……三!”两人同时挥舞起魔杖,但洛哈特刚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元音,就被一道绿色的射线击中,石化在了原地。陈昂收回魔杖就好像刚刚魔杖一抖,就把洛哈特解决的人不是他一样。

    霍格沃兹的教授们纷纷变色,陈昂甚至没有发出一个音,只做了一个简单的势,就发出了一发不弱的黑魔法。

    看到麦格教授惊讶的张大着嘴,似乎想吐露一些抗议之词,陈昂解释道:“洛哈特教授只是中了石化射线,我弱化了这个魔法的力量,用不了半个小时,洛哈特教授就能自己恢复过来。所以,不用为他担心……”他虚指了一下已经跳起来的赫敏。

    赫敏激动的两腮通红,不断抗议道:“他怎么能这样!”

    罗恩在旁边翻了一个白眼,嘟囔道:“这里是决斗,是洛哈特自己没用……结果早在意料之中。”旁边的哈利不断点头,斯莱特林和格里芬多的男生们罕见的达成默契,发出一阵哄笑声。

    洛哈特才来两三个星期,就搞得霍格沃兹的男生无人不厌烦的程度,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但这里的女生倒是有许多他的小迷妹,看着洛哈特被陈昂轻而易举的击倒,犹有怨愤之意。

    陈昂对下面的哄笑声和抱怨声充耳不闻,作为大型教学和巫师血统研究实验的主持者和研究员,他着实不关心这些试验品心理是怎么想的,陈昂平静道:“谁能知道刚刚洛哈特教授为什么毫无反抗之力。”陈昂对洛哈特毫不客气,直接道:“还有魔法决斗中第一要素是什么?”

    “是速度!”有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站起来回答道。

    “说得好!德姆斯特朗加五分!”陈昂笑道:“如果我们也参加学院杯的话……”

    “有何不可?”邓布利多笑了起来,他站起来挥舞了一些魔杖,霍格沃兹学院杯的沙漏中又升起一个新的代表学院,毫无疑问,那是德姆斯特朗的积分。邓布利多笑着说:“霍格沃兹以宽广的胸怀欢迎所有来到这儿学习知识的人,我们不忌惮任何竞争,欢迎每一位朋友。”

    陈昂点头示意,继续道:“没错,魔法决斗的第一要素是速度,当倒数停止的时候,谁第一个发出魔咒,那么胜利半只脚就踏在了他那里……为什么是半只呢?有谁能回答一下?”

    又是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站了起来:“魔法反制……教授!”

    “魔法反制……”陈昂重复了一下,没等他说什么邓布利多就举起来,大笑道:“为德姆斯特朗加十分!”

    “在魔咒对抗中,防御魔法会对攻击魔咒产生防护效果,即只有攻击魔咒击破防御咒语的防御,才能产生效果,但防御咒语的魔法防御不是普遍的,比如铁甲咒对于钝器击打,锐器刺击,以及缴械咒和物理性的恶作剧魔咒有比较好的效果,但对于厉火咒,夺魂咒,索命咒,效果就会差很多,极容易被击破,但障碍重重对厉火咒又比铁甲咒好一些。”

    “但如果两个决斗的巫师,同时在有效时间内对对法施展了攻击咒语呢?”

    “会产生什么效果?”

    陈昂没等有人起来回答,就自己解释了这个问题:“会产生魔法反制,也就是说在突破对方的攻击咒语之前,你的魔咒将无法发挥作用,两者将陷入魔力和意志的对决,直到一方压倒另一方为止。”

    “魔法反制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魔力的排他性,即在一个力场中,一股魔力无法绕开另一股魔力发挥作用。”

    “所以这就产生了魔法决斗中当速度第一因素无法发挥作用的时候,起到决定性的第二因素——魔咒的强度,大体取决于巫师魔力的强大程度,也和意志力有相当强的关系。”

    “刚刚我是以速度战胜了哈洛特教授……谁能说出为什么在哈洛特教授还在念咒的时候,就已经被我的魔法击中?”这一次就连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也无法回答,因为陈昂还没有教到这里。

    看着下面沉默一片,斯内普冷冷的扫视了霍格沃兹的学生一眼,语气冰冷道:“陈昂教授,这些小蠢蛋们恐怕无法理解你魔法中的精妙之处,你还能对他们报以多大的期待呢?”

    陈昂微笑道:“他们只是还没学到而已。”

    “法术延迟……”陈昂道:“这是这个把戏中关于‘速度’的超魔技巧,它能使得你可以将一个魔咒凝而不发,保持在即将激发的状态,至于那么魔咒能保持多久,取决于你的魔力,技巧和魔咒的强度,就在决斗开始前,我就已经完成了石化射线这个魔法,所以当洛哈特教授还在念咒的时候,我的魔咒已经击中了他!”

    德姆斯特朗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开始起立鼓掌,而赫敏简直气疯了,如果不是罗恩拉着她,恐怕她就要站起来大发厥词了。

    陈昂示意大家稍微平静一下,接着说道:“而第二个把戏——我是如何在你们和洛哈特教授的眼皮底下准备一个黑魔法咒语的。那是关于‘隐秘’的超魔技巧……法术默法,高明的巫师能够抛弃魔杖,甚至不使用咒语就施放魔法。而一个窍门是,你可以用势代替魔杖,辅助施法。”

    “因为魔杖泛滥的原因,许多巫师已经失去了对敌人非执杖的警惕性,而你可以在他们眼皮底下悄悄的完成魔法,在你被缴械,失去魔杖的时候——就像我刚才做的那样。”

    这一次底下的欢呼更加热烈起来,这一次开始有其他学院的学生为陈昂欢呼,有拉文克劳,赫奇帕奇甚至格兰芬多,罗恩甚至看到他两个双胞胎哥哥也在为陈昂鼓掌。

    “我来霍格沃兹,出于校方的要求不会教授黑魔法,但如果你问我你可以在这里学到什么,那我会说——多了去了!决斗是一门功课,是一位巫师必须掌握的艺术,是一门能钻研一生的知识,它是力量,是智慧,是勇气,是毅力。”

    “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他们要学习的东西。”

    “决斗是一个巫师最基本的能力,是考验一个巫师魔咒水平的终极标准,如果你的普遍巫师等级考试(o.w.ls),乃至终极巫师等级(n.e.w.ts.)失败了,你只会失去前途,但如果你不幸在一次巫师决斗中失败了,你将有可能失去一切。一个真正区别于庸俗之辈的杰出巫师,都源于他们超乎常人的决斗能力,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

    “再我的课堂上,我不会教你们如何施展魔咒,咒语该如何发音,我只会带你们真正的认识魔法,进入魔法的世界。学习那些你们不曾在其他教授那里听过的知识,超魔技巧,只是其一,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要问你们,你们准备好……”

    “跟我进入那个神奇的世界了吗?”

    “我已经准备好了!”马尔福站了起来,他激动道:“教授,在霍格沃兹,我第一次再您身上看到了魔法的真谛,这比我学习过的任何东西都要震撼!”听到他的话,台上的霍格沃兹的教授们脸色都难看了起来,即便是斯内普也是一副死人的摸样,当然他一贯如此。

    斯莱特林的学生们都有些激动,他们不受邓布利多的待见,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救世主来了之后,这种感觉还是有些明显的。

    拉文克劳的学生们也有些噪杂,他们成绩最好,推崇知识,陈昂的知识折服了其中高的一些人,至少大部分拉文克劳都会认真的上他的课。

    格兰芬多有些精神分裂,他们一些无事生非之辈对陈昂的许诺热血沸腾,但邓布利多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和母校情感,让他们又有些排斥这位德姆斯特朗来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