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四章我的遗忘咒施法技巧
    ,。

    “天啊!”麦格教授抬起魔杖想要制止雅科夫,但雅科夫勇猛如龙,他一把抓起了旁边的一个格兰芬多男生——正好是哈利的室友迪安·托马斯,这个可怜的黑皮肤孩子被瘦弱的雅科夫整个提了起来,用她挡住了麦格教授的缴械咒。

    他把迪安但在身前,就像拎着一个盾牌一样,朝麦格教授冲去。

    霍格沃兹的学生们大声尖叫四散奔逃,而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们却只在原地大笑起来,他们幸灾乐祸的说:“雅科夫又发疯了!他不会昨天又梦到撒达·赫格拉了吧!可怜的雅科夫,他最近精神日益憔悴……怕是要被教授选去培训。”

    “培训?我怕他活不到那时候!”

    “雅科夫……你在这样闹下去,小心被‘特别指导’。”有人对雅科夫吼道,但他显然已经陷入了神智迷失之中,对这一切充耳不闻,他将迪安扔向麦格教授,那不算小的身躯在雅科夫瘦弱的身体挥舞下,如同一个破布麻袋一样,高高抛起,砸向麦格教授。

    斯内普朝他射出了一个缴械咒,但被雅科夫灵敏的挑开了,麦格教授无法使用威力强大的魔法,又要分心保护迪安,已经被雅科夫冲到了身前,只见他轮圆法杖,大有甘道夫狂战之势,怒吼一声,来自混沌邪神的精神感染和法力污染,让他带着邪恶灵气。

    一声怒吼能震慑人的精神,相当于恐惧光环,对身边的人要进行意志检定。

    麦格教授虽然老练,知识渊博,但身为教授对学生束束脚,又一时不查,中了近距离的‘战吼’,当即挥舞魔杖就慢了一丝,只是这一丝时间,就差点阴沟里翻了船……之所以说是差一点,是因为陈昂终于来救场了。

    雅科夫僵直在原地,他那鸡蛋粗的铁桦木法杖离麦格教授的头只有一扎长的距离,麦格教授甚至已经条件发射的闭上了眼睛,里的昏迷咒距离激发只有分毫的距离,看上去似乎是个同归于尽的场面,但陈昂知道,如果没有自己制止雅科夫,雅科夫最多头疼一下而已,而麦格教授怕是要被打到失忆。

    久经邪神考验的粗大神经,可不是一个昏迷咒就能击垮的,而且现在雅科夫还有狂化加持,精神抗性已经是变态级别的了。

    陈昂收起了魔杖,中了石化咒的雅科夫全身肌肉已经僵直,这次可不是势施法的弱化石化咒,如果没有陈昂解咒,雅科夫这里要站上半天才能让咒语的效果自然散去。

    麦格教授颤抖的睁开眼睛,看到雅科夫那张战至癫狂的表情,差点一抖就把准备好的昏迷咒发了出去,他凝滞在那里,如金刚怒目,瘦小的身体却迸发出强大的能量,因为是在运动中被石化咒击中的,所以雅科夫的身体像一张拉开的劲弓一般,充满着力量感和张力。

    陈昂面色严肃,霍格沃兹的教授们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这次霍格沃兹可是丢大脸了!

    在巫师决斗中,他们被一个德姆斯特朗的低年级学生击倒了一个教授,还差点被击倒第二个……当然他们大可不必如此纠结,还有伏地魔垫背呢!他上次被一个婴儿终结了自己恐怖袭击,而后呢?在未来,他又一次倒在了和一个霍格沃兹学生的对决中……这一次他可是全力以赴。

    而且这两个特么还是同一个人……伏地魔才是最丢脸的那个。为此他的下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吹捧一个‘救世主’神话,因为如果没有救世主光环,那么他们的老大就有一个乳臭味干的宿命之敌了!

    斯内普再一次,厌恶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洛哈特——这个人可是丢尽了霍格沃兹的脸面。

    而麦格教授清醒后,气的哆嗦的说:“我从未见过……从未见过如此荒唐的场面,一个学生……在教授们面前公然袭击一位教授,而且还是两次……”

    斯内普不耐烦的说:“但他险些做到了……这才是荒唐之处,对吗?”

    有着典型的黑巫师性格的斯内普显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在他看来,麦格教授居然险些被一名低年级学生袭击成功了。虽然有她自己留的原因,但这显然不是那名学生的耻辱……而是麦格教授的耻辱,她应该躲到自己的宿舍里去反省。

    而麦格教授显然是那种传统的老虔婆教师的性格——古板,重视礼仪和传统,对学生要求严厉,她会对学生下留情,就像她面对雅科夫的袭击时做的那样,但也会为这种行为气得发抖。

    在斯内普看来,无论学生还是教授,他们首先最重要的是一名巫师,巫师因为魔法和力量而伟大,而在麦格教授看来,无论她的学生有多强大,他们之间最重要的是师生关系,学生胆敢袭击教授……这简直无法无天了!

    麦格教授怒死了斯内普一眼,转头对陈昂说:“陈昂教授,这次发生的事情……我不可容忍!”

    “你们必须对这名袭击教授的学生进行处理!”

    陈昂解释道:“雅科夫的精神不稳定,他的魔力成长的太快了,压迫到了他的脑子……这次应该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忽视他的精神问题让他参加决斗。我们不能把责任推给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学生……为了这次的事故……德姆斯特朗扣五十分!”

    他转头对交流生们说:“我们是一个集体,应该共同承担责任!”

    底下的德姆斯特朗交流生们默默的站在了陈昂的身后,他们似乎用沉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让旁边的霍格沃兹学生很受震撼,哈利默默地想到:“德姆斯特朗的交流生们虽然看上去很自大,但他们的团结值得学习。”

    真相其实在德姆斯特朗学生的脑海里,这些人默默的想:“这个积分是用来干什么的?似乎不是很重要的样子……”

    “教授放话的时候,我们应该保持沉默……不然他会让我们永远闭嘴!”

    “雅科夫……好兄弟,这一次有你顶上,我们就安全了!愿你在教授的培训指导中能神志清醒的生存下来……我们能做的就是为你争取时间,在教授找你之前,把你的记忆保存好……免得你记忆混乱,疯掉之后什么人都不认得了。”

    麦格教授也被陈昂说服了,但她还是对陈昂极为不满。

    她质疑道:“陈昂教授,虽然我无权评论你的教学方式,但显然你对你的学生们太放纵了!我记得洛哈特教授反复强调,只能施放缴械咒……”

    陈昂叹息道:“麦格教授,你这就太为难人了。巫师决斗中从不束束脚,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一贯接受的是正规的决斗教育,让他们骤然就服从洛哈特教授的话,真的太难了!”

    麦格教授语气一滞,因为她对洛哈特教授也不看好,真要学生服从这位教授的命令——那得有多不靠谱啊!

    她只得板着脸说:“难道在德姆斯特朗,巫师的决斗也是和麻瓜一样野蛮而盲目冲动吗?他提着棍子……是的,那是棍子而不是法杖……提着棍子上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又回到中世纪,教廷的骑士们拖着钉头锤四处追杀巫师。”

    “不不不!”陈昂解释道:“麦格教授,他是在施展‘遗忘咒’呢!”

    “这是我在德姆斯特朗对一忘皆空进行的改良,我将遗忘咒这样一个高难度,对魔力和施法技巧要求高的咒语,进行了无杖施法的改良,后来发现这样的咒语其实只需要对头部进行重击,就能省略大量的魔杖动作和魔力要求。”

    “只需要用魔杖和头部接触,用一个恶作剧咒语的技巧和魔力,就能达到需要精妙施法的遗忘咒同样的效果……而且还可以用技巧替代魔力的要求,这是利用魔力本身特性的一个精妙魔法。”

    “诀窍就在于重击,击打的力量越重,需要的魔力就越简单。”

    仿佛为了证明陈昂的话,躺在地上的洛哈特悠悠转醒,他看着周围的霍格沃兹学生和诸位教授们,忽然茫然道:“霍格沃兹?我不是毕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