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七章进击的马尔福
    ,。

    费尔奇待在他那个小办公室里,这是一个大多数学生都不愿意进去的地方,房间里十分昏暗,只有一盏油灯吊在天花板上,能提供一点微薄的光亮,整间屋子没有窗户,还时时刻刻散发着一股煎鱼的味道。从这一点上看,费尔奇已深得大英帝国黑暗料理的精髓。

    几个大木柜靠在墙边,灰色的墙上台痕点点,那是用来装违反纪律的学生的档案的,靠着柜子有一张披着皮毛的躺椅,上面沾满了猫毛,在桌子后面一个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幅厚重的镣铐,学校里人人都知道费尔奇经常恳求邓布利多,允许他把学生倒挂在天花板上。

    当然,除非邓布利多疯了,否则他绝不会答应的。

    费尔奇还喜欢威胁学生,要把他们关到霍格沃兹地下室的地牢里,他珍藏了一副九首鞭,这种鞭挞的工具是麻瓜信仰天主教的苦修士们最喜欢用来自虐的东西,一些教会学校也用它来管束学生,鞭挞和体罚。

    马尔福厌恶扫视了一眼,他粗声粗气的说道:“一股猫骚味!”

    “清理一新!”他没有用魔杖,只是微微压低了指,一股强大的抽力,就将这间屋子里的空气抽离,换成了新鲜的空气。高尔和克拉布两个跟班还跟在他身后,只是经过马尔福一段时间的调教,他们听话了许多,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狗腿子的觉悟。

    “就让我们在这里等费尔奇来吧!”马尔福讥讽的冷笑道,他从怀里抽出一封信,对两个跟班说:“高尔,干得好……如果不是你发现了这个,我还不知道费尔奇这个秘密呢!”他低头念出信封上写的字:“快速学咒初学魔法者函授课程。”

    马尔福抬起中的信,对着自己的跟班大声宣布道:“我们的看门人,阿格斯·费尔奇,居然是一名鄙贱的,令人作呕的哑炮!一个比泥巴种更低贱的哑炮!”

    “难怪我从没见过他用魔法!”马尔福大笑道。

    高尔和克拉布也跟着笑了起来,克拉布讨好的应和马尔福道:“一名哑炮……在我们家族,如果生下了哑炮,是会让整个家族蒙羞的。我的父亲一定会处理掉‘他’,即便是那些追随邓布利多的巫师,他们也会驱逐家里的哑炮……但邓布利多居然胆敢收留一个哑炮在学校里。”

    “如果我告诉我父亲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把费尔奇和邓布利多一起赶出学校去的,他是霍格沃兹的校董,有这个权力!”马尔福条件反射的说道,但他很快从这种儿童似的残忍和炫耀心态中清醒过来,他下意识的紧了紧怀里的那本黑皮封面的魔法书,低声对两个跟班道:“等会费尔奇回来了,你们就去门口把守着。”

    马尔福想起了他从那本书中学会的知识,如何统御下属,如何掌握权力,如何控制伟大的,精妙的魔法力量,他反省了自己刚才的冒失和幼稚,变得深沉起来。

    高尔和克拉布看到马尔福变得沉默而深沉,都缩头缩脑的躲在了马尔福身后,不知为何他们最畏惧现在这样的马尔福。

    马尔福没等多久,门就打开了,费尔奇带着一脸胜利的得意笑容走了进来。

    “哈利·波特这次他可讨不到好处了!”费尔奇兴奋的对诺丽丝夫人说:“我终于抓住了他的尾巴!皮皮鬼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他现在如此的畏惧哈利波特,只能说明……那天晚上捣鬼的人果然是他!”他的眼睛转向了屋内,看到了马尔福三人。

    费尔奇就像一只老猫一样跳了起来,他大叫道:“马尔福?现在可不是你能随便走动的时候……看来我要给你一个教训才行……”

    费尔奇停住了嘴,他苍白的脸变成了砖红色,一张刚才还在尽职尽责,尖酸刻薄的嘴巴像死鱼一样无力的大张着,费尔奇身上,那种混杂着刻薄和嫉妒驱使的活力,像是瞬间从他身上被抽走了一样,让他变得有些失魂落魄的。

    他脚步蹒跚地走到马尔福三人跟前,想要夺走那份信。

    但马尔福闪电似的把它收了起来,他给高尔和克拉布做了一个颜色,克拉布连忙拉着有些不舍的高尔跑到门外把去了。

    “扰音咒!”马尔福关上了费尔奇办公室的们,还对们用上了这个咒语,他可不相信高尔和克拉布,用了这个咒语后,就算他们趴在门上偷听也听不到什么东西。

    “费尔奇。”马尔福想起了他在那本书上学会的一些东西,决心今天在费尔奇身上试一试,他坐在费尔奇的椅子上,像一个大佬一样将交叉放在膝盖上,低声对费尔奇说:“邓布利多把秘密保管的很好,谁也没想到,霍格沃兹的看门人,沐浴它荣耀的一份子,在这所光荣,伟大的学校,不起眼的角落,居然混进去了一个哑炮!”

    “不……不是的!”费尔奇结结巴巴的解释道:“这可不是我的……是给一个朋友的……也许看起来……但是……”

    “我一眼就能看穿你这样的人,这是我们马尔福家族的本事,每一个马尔福家的人,都能看穿那些低贱的……满口谎言的泥巴种和哑炮。”马尔福冷笑道。

    “看看你的眼睛,你难道没有发现你每天看着那些高贵的纯血,哪怕是低贱的泥巴种时,那种嫉妒的血丝和贪婪的丑陋表情吗?阿格斯·费尔奇,我不知道你是那个纯血家族的耻辱,但一定是被你的家族扫地出门,因为你的家人软,还是疏忽等什么原因,让你这样的耻辱活了下来。”

    “你之所以那么仇视那些犯了错的巫师,是因为你看到他们的时候,内心就像毒蛇啃噬那样嫉妒和怨毒,那些年轻的气息,欢乐的笑声……还有魔法,都像镜子一样反射你丑陋的内心……所以你是如此的嫉妒和怨毒,你享受折磨他们的感觉,你天生就是一个逆种!”

    “我们都知道你房子里的镣铐和鞭子是为什么做准备的,也都知道你是如何期待把巫师的孩子送到地牢里……我发誓,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父亲,那么十分关心小巫师们成长的他,就会召集校董会,让那些高贵的纯血巫师们,把你从这里,从这座学校里赶出去!”

    “我没有这样想过。”费尔奇恐惧道:“马尔福少爷,我从不敢这样想,如果我是这样的人,邓布利多一定会把我赶出去的。”

    “邓布利多怎么想不重要!”马尔福呵斥道:“重要的是我和我的父亲怎么想。”

    “你应该知道那个传说,如果黑魔王知道你……一个哑炮胆敢在他曾经学习过的地方,食死徒们会杀了你……好像邓布利多示威。他们不会对学生们下,因为他们的孩子就在里面,他们不会对泥巴种下,因为这会让那些泥巴种的父母疯狂。可是你呢?费尔奇,谁会在乎一个哑炮?”

    “邓布利多会保护我的。”费尔奇语无伦次。

    “他自顾不暇……而且,费尔奇……哑炮是原罪,是肮脏和低贱的东西。是巫师的耻辱,家族的耻辱……我知道,费尔奇。没有人愿意做哑炮,看看纳威他差点就成为了哑炮,这还要感谢他的伯父,他逼出了纳威的小小潜能。”

    “从此,纳威的未来就是天壤之别,一个哑炮纳威,没有巫师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一个巫师纳威,却能在霍格沃兹学习。”马尔福讥讽道:“所以你还在祈求这些骗人的谎言。”他撕掉了费尔奇的信,而费尔奇激动的想去抢回来。

    “锁喉之!”马尔福怒吼道,费尔奇马上感觉到一只无形的大扼住了自己的咽喉,那只的力气大得惊人,像巨怪一样,将费尔奇提到了半空,他只能无助的掰着那只无形之,苍白的脸憋得通红,双腿无力的在半空蹬着。

    “认识到了吗?我们的区别?”

    “我是巫师,强大的,高贵的纯血巫师,而你只是一个哑炮……连泥巴种都不如的哑炮,你得庆幸你活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如果你还活在纯血们的荣耀时代,你十一岁就会被淹死!”

    费尔奇绝望的看着冷酷的马尔福,却感觉咽喉上的大一松,然他掉了下来。

    “但你很幸运,我不是一般的巫师,即使在纯血中,我也更加荣耀。我拥有以前的巫师做梦也想不到的力量,我的力量可以颠覆一切,作为一个哑炮,卑微的你因此而拥有了新的选择,作为一个巫师活下去,而不是在将来的清算中,如垃圾一般的死去。”

    马尔福笑道:“我能让你重新拥有魔力。魔力虽然根植于高贵的血脉,但泥巴种们证明,不必拥有高贵的血脉,堕落出纯血,也能稍微掌握魔力的奥秘。这是纯血将他们的力量赐予他们的仆人,让麻瓜也可能拥有魔力了。”

    “但和纯血不同,泥巴种的魔力,源于神奇生物,源于家养小精灵,源于那些魔法动物的血脉。”

    “我知晓了这个秘密,并掌握了重新将魔力赐予麻瓜的魔法,血脉改造魔法,它可以将那些腥臭的,低贱的血注入你的血管,让你和你的后代,拥有卑微的魔力。但你要记住,纯血的魔力是高贵的,而泥巴种的魔力是源于畜生,是天生低贱的。现在的人混淆了这些……日后我必让他们重新记起。”

    陈昂通过月亮井上一个监视着整个地球和魔法界的法阵观察着这一切,他笔下《巫师血统改造和魔力起源生化实验》精确的记录着费尔奇身上采集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