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八章舌尖上的夺心魔
    ,。

    陈昂站在魔法部神秘事务司的门口,他从电梯走下去,推开了那扇门,门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厅堂,穹顶高高在上,这里还残留着不久前那一战造成的破坏,周围的光线凝滞不动,呈现灰白色的枯白色泽,战斗造成的破坏和废墟就像时间长河中一抹投影一样,又像记录那一刻的,发黄的老照片。

    一些来不及撤退的傲罗被遗忘在了这里,他们有的张开嘴,想要大喊,有的面目狰狞,有的凝滞着临死前恐惧的表情——但他们没有死去,而是被时光遗忘在了这里。

    这里是‘永恒之井’,通往那个没有时空概念的暗位面的一道中转站。

    如果陈昂愿意,他可以让这里的时间流动起来,这里处于现实世界和灵界等暗位面之间的间隙,拥有非常奇异的物理特性,魔法部被吞噬的部分,在这里不过占据九牛一毛的一角空间。

    陈昂轻轻浮动着眼前的虚空,周围战斗造成的破坏,就像时空倒流一样,恢复原状。

    等到尘埃落定之时,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门和天花板,地上的瓷砖,一切都是黑色的,在整个空间的灰白色调中,显得分外的冷僻,一些没有柄的门被间隔着安装在墙的四周,墙上点缀着发出惨白光芒的烛台。

    至始至终,周围都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似乎整个世界就不存在‘声音’这个概念一样。

    陈昂迈步进入了一个房间,那是一个矩形的房间,里面空空荡荡的,屋顶垂下的金色链条吊灯发出苍白的光,让这里更显得空旷,只有在房子的最中间,那里有一个装着深绿色液体的巨大的玻璃桶,一些珍珠白色的脑髓和大脑组织在里面游动。

    “大脑厅……隐藏着魔法界对于大脑的研究。”陈昂看着这些被魔法活化了的奇异脑髓,在奥术视觉中,这些大脑闪烁的灵魂活化和在电磁波视角下,它们发射的脑波让陈昂知道,魔法部不知采用了什么法子,让这些大脑还在思考。

    “缸中之脑!”陈昂低声道:“有意思……有一点,夺心魔脑池的味道。”

    眼前的场景让陈昂想起了四川火锅中食客们喜爱的脑花,白花花的脑花在红艳艳的红锅里漂游,彰显着大吃货帝国独有的食物品味,那是一种让夺心魔都为之赞叹的邪恶艺术。

    陈昂就一直非常想尝试,在夺心魔的脑池里放上辣椒,花椒,葱姜蒜,调出一锅香味浓郁的四川红锅,将主脑和小夺心魔涮着吃掉,可惜在费伦世界的时间上,那位陈昂还不太能放飞自我,享受当下,错失了费伦大陆的许多美味。

    广东人的血统在陈昂的身体里蠢蠢欲动。

    陈昂一步迈出,离开了这间隐藏着魔法部许多邪恶的小秘密的大脑厅,下一个房间,各种各样的钟表塞满了整个空间,它们本应该发出各种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嘀嗒嘀嗒声,但在这个世界,所有的钟表都停滞了前进,作为空间在维度尺寸下的褶皱,这个世界没有人比陈昂更懂时间了。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钟表,那是万事万物,不同的时间,在科学上深入本质的,离开参照系,时间便无意义的叙述,在魔法界中,需要巫师用如此段,才能触及一个皮毛。

    这里每一个钟表,都代表着一个参照系的时间——某一位巫师的世界,一束闪电的时间,通过时间转换器,回到过去的时间,错乱的,繁复的时钟,模糊的描绘着这个星球万事万物的时间尺度——但这并无任何意义。

    陈昂看向时间厅里的那扇门,他一步迈出,进入了那扇门。

    里面高耸接近穹顶的架子占满了整个空间,架子上放着大大小小,无数的水晶球,陈昂抬起高大的穹顶就散发出温柔的白光,照亮了这里。

    这里是预言厅,存放着英国魔法界积累下来的所有的预言。

    “无论那些预言巫师是否靠谱,依凭魔力的他们,捕捉到的是命运的轨迹……这里藏着的是整个英国魔法界所有关于时间和命运的秘密……天知道这有多要命。哪怕预言的那位男巫或者女巫,只是想知道他朋友今天晚上吃什么,那也是一段关于那个时间线的坐标和命运轨迹秘密。”

    “放到蜀山世界,这种比生辰八字还要可怕的东西,能让一个积年的老魔头将整个英国魔法界魔染,将这里涉及到的全部活着的巫师血祭成为魔头,活着作为禁劾域外天魔的祭品。”

    陈昂微微一招,写着哈利波特那个名字的标签下面,就飞来了一个水晶球。

    “这就是救世主的命运。”陈昂平静道:“在整个剧情世界,既定走向中最重要的任务道具。代表哈利波特命运的预言水晶球,救世主的身份由此而起,波特夫妇因此而亡,邓布利多选择以身赴死,伏地魔也由此而灭亡。”

    耳边主神似乎传来了什么任务提示,但陈昂理都不理会。

    “如果伏地魔想要逆天改命的话……这倒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但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反倒是这些,陈昂招来几个水晶球,关于霍格沃兹四位创始人的预言。

    邓布利多击败第一人黑魔王和他各种情感纠葛的预言。

    《神奇动物在哪里》的作者纽特·斯卡曼在纽约的大冒险的预言。

    这些时间和命运长河摘下的水珠,能让陈昂沿着正确的方向溯游而上,到达过去的那段时光,但陈昂对此也没什么兴趣,他越来越感到,随着他对万事万物本源真理的趋近,事物也因此变得越来越索然无味,他现在就想时间长河上游的一名垂钓者。

    他以干扰‘鱼’的既定命运,造成无数变数,从时间长河上游观察未来那无穷无尽,变化莫测的变化为乐。

    这是一种对主神空间所创造的剧情位面的研究和学习。主神通过截取时间线,偷窃一个宇宙的信息和数据,本源和法则。而陈昂通过对主神时间之环的研究,揭示主神本身的秘密和时间线更进一步的隐秘。

    陈昂将水晶球放回原位,转身离开了‘预言厅’。

    随着他的离去,头顶散发着白光的穹顶渐渐黑暗,一种莫名的,名为魔苟斯的黑暗慢慢笼罩了预言厅,通过无数水晶球保存的预言,来自魔苟斯的意志和力量,能渗透到那些水晶球记载的命运轨迹代表的那个人的命运中,甚至渗透到那些陈旧的水晶球代表的过去时间线上。

    一缕一缕的黑气渗透进水晶球里,将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中丝丝缕缕的白色预言,染成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