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神鬼大明4
    ,。

    “宗主,这就是我们下茅山一脉仅存的法术了!”师长宫捧着一本泛黄的旧书,恭恭敬敬的放在王辰面前的桌子上,王辰拿起来翻了几页,是一本写的笔记,毛笔写的繁体字如苍蝇头一样堆在一起,夹杂着简写的草书和密文,还没有标点符号。

    纵然王辰中文系出身,也看的非常吃力,上面充斥着大量铅汞、龙虎、丹砂这样的指代词和大量的道教专有名词,让他看的头皮发麻,脑仁疼。

    王辰匆匆合上这本秘籍,心里暗骂道:“以后谁再跟我说,秘籍这种东西是穿越者能看懂的。我就跟他急!没有标点符号,现代人——只要不是学那一科的,只怕连论语都看不懂,更何况这种文化圈相对封闭,充斥着大量代指和密文的道教书籍——除了那些一脉相承的徒子徒孙,其他人能看懂个鬼啊!”

    他把这本秘籍放了下来,对师长宫笑道:“不必了,这这秘籍给我我也看不懂,还是你直接演示就好。”

    师长宫拜道:“徒孙遵旨!”

    师长宫恭恭敬敬的带着王辰来到义庄的明堂,那里停放着几口新老不一的棺材,小徒弟在他们后面跟着,忙前忙后的打下,师长宫来到一口老棺材前,对王辰解释道:“少祖师,下茅山一脉,道法全由人之尸骸一处着,多有不净,阴晦之处……”

    王辰点头道:“我晓得,你开馆吧!”

    师长宫告了罪,双在棺材板上运气一推,拉开了半拉子棺材盖,露出一个脸色铁青,面目栩栩如生的大汉尸体来,棺材盖有些腐朽了,一打开来一股朽木的味道直冲王辰的鼻子,但仔细分辨,里面还夹杂着一股中药膏油的味道,反而没有尸臭味。

    王辰仔细分辨了许久,发现确实没有腐烂的臭味,这才凑上去旁观。

    师长宫解释道:“我下茅山一脉,有尸道法术十三种,鬼道法术六种,其余杂学有二十九种,如今已经大半失落,留下的——也就这几连法术都说不上的秘技了!其一,就是这保存尸体的法门。”

    “九公祖师得自少祖师所留的奇棺中,有一膏油秘药,能保存少祖师的身体数十年,如生人一般,不老不腐——九公祖师推断,少祖师所涂抹的膏油,必是上界长生不老的秘药。九公祖师天纵奇才,以法力从少祖师棺中……”

    说道这里师长宫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一眼王辰,发现他确实没有不虞的表情后,才继续道:“窃得少许长生不老药,从中悟出许多尸道奇药。能存死人,养尸体,使三伏天而尸体不腐,九寒夜里,尸体血脉不冻,面色红润,发肤具全。”

    “还有这种操作?”王辰不知该怎么表述自己内心的槽点:“营养液都能被你们开发出这种功能,那位九公祖师中医技能点满了吗?居然能用中药模仿出维生仓营养液的功能!这种黑科技,放到二十一世纪也是数十亿美元公关,能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奖的尖端医疗科技,你家祖师用中医就能山寨出来——我是该说中医果然不科学吗?这是点开修真技能树的前置技能吧!”

    师长宫还在那里感叹道:“原以为九公祖师不说复原了七成,也应该摸到铁棺中仙药的五成秘密,论起保存尸体来,只是效果略差一些而已。后来更是由此药悟出使得尸体质变的许多秘药,比如这具铁尸上涂抹的铁尸药,能使渗入尸体筋骨之中,锻炼如同钢铁,刀枪不入,在我下茅山驱尸道法还未失传之前,一具铁尸如披重甲,力大无穷,一具便能敌百人,端是厉害无穷。”

    “没想到,保存尸体不过是铁棺中仙药的皮毛,这仙药……竟然,竟然真能长生不老。”师长宫朝王辰拱道:“羞愧啊!少祖师!下茅山秘药,比起少祖师所用驻世数十年容颜不改,不老不死之药来说……”师长宫掩面不语。

    王辰大着胆子捏了捏那具‘铁尸’的身躯,果然触碰之处,犹如橡胶一样,带着一种皮质的凝胶感,师长宫对自家的秘药效果有些羞愧,但殊不知王辰也很震惊,他暗自想到:“虽然没能解刨看看,但这触感……简直和橡胶一样。据说那些练硬气功的,能通过长久的打击训练,在皮肤下面锻炼出一层抗打击的皮膜来,和人家这炼尸秘药比起来,简直是渣渣啊!”

    “这药,都快比得上橡胶果实了!”

    “难怪说刀枪不入,就古代这冷兵器质量,砍杀这具尸体,搞不好还真是皮肤这一层都难砍破啊!而这具‘铁尸’皮肤下面,那层脂肪不知道被这些下茅山道士练成了什么东西。多半是什么非牛顿流体——打击的力量和速度越快,越是坚硬。”

    师长宫告诉王辰,下茅山秘药遗失的也很严重,当年金银铜铁还有传说中的飞天夜叉,五种奇尸中,就只留下炼铁尸的秘药了。而且最重要的驱尸秘法都遗失了!即便还有几具以前遗留的铜甲尸,也没法驱使,这具铁尸还是因为意外得到了一具资质特别好的尸体,老道士自己忍不住,才偷偷炼出来的,现在也只能干看着。

    “惭愧啊!我们师徒俩,就靠着九公祖师留下的那张使得尸体不腐的方子,还能赚些银钱。”

    “哦?那你们是怎么赚钱的?”说道赚钱,王辰顿时打起了精神。

    “我们师徒俩,就靠以秘药给死人入殓为生,九公祖师留下几种秘药,收敛刀口的,若是有刀枪戮杀的尸体,家属若想要全尸入葬,就要请我们师徒去,摸了膏油,尸体的刀口就都收起来,略作遮掩,便都看不见了。”

    “这本是我们下茅山医治炼尸的药方,那时候我们驱赶尸迎敌人,多有伤毁,只是有些金创的,就用这秘药修复……”

    “还有保存尸体的,这十里八乡,做白事的时候,都要请我们师徒过去,为尸体涂上秘药,数十日都不会腐朽,停灵的时候,摆出来好看,没有味道。”

    “还有些大户人家,老太爷,老太太做喜丧事,为了显得好看,要花大价钱,用最好的秘药,使得尸体面色红润栩栩如生,才显得孝顺。还有淹死的,烧死的,上吊的,无论这么样的尸体,凭着祖师留下的这份本事,我都能给他拾导干净。”

    “自古红白喜事花费甚巨,中国百姓颗粒归仓,勤俭节约,也唯有在这两件大事上,最舍得花钱,你这营生虽然说起来不好听,但收敛钱财,只怕也不菲。”王辰感慨道。

    别看这师徒俩做的事情下九流,但只怕也是一个大户,之所以看上去颇为穷苦,应该也是为了低调。

    毕竟靠殡葬发大财,不是正道,他们师徒孤寡两个若是引得别人眼红,怕是麻烦有无数,说不得还要吃官司,这般收敛一些,也显出师长宫处事的智慧来。

    王辰这般想着,忽然一拍脑袋,问师长宫道:“你这秘药能用在尸体上,应该也能用在活人身上吧!那收刀口的药——就是最好的金疮药啊!炮制铁尸的秘药,若是用来练外家功夫,岂不是能轻易速成?能使得尸体面色红润,年轻的药,若是给小娘子美容,岂不是美颜神药?”

    王辰说着说着,悚然大惊,难怪下茅山曾是大明左道第一,这般指甲缝里漏下的东西,在他那个时代也是能创造数百亿美元产值的宝贝啊!

    师长宫凑到王辰面前,小声道:“回少祖师的话,那收刀口的秘药,确实也是一种上好的金疮药,唤作‘金玉散’,给活人用,效果更胜一筹。那铁尸秘药,也是一门‘僵尸拳’外家功夫的秘制膏油,但若是没有辰州言家的僵尸拳内法,用这药练功的人,纵然能炼成一身刀枪不入的横练功夫,也会失去痛觉,三五年后渐渐全身麻木,有如活尸,等到连呼吸都麻木了。那就把自己练成一具铁尸了!”

    “而那让死人面色红润,年轻的红颜散——却没人想到还能用在活人身上,这死人用的晦气东西,谁会往自己婆娘脸上涂啊!而且咱们下茅山名声着实不好听,门下弟子也——老道今年五十有三了!还没讨着婆娘。老道入门的时候,还是咱们下茅山鼎盛之时……”

    “敢情你们一门都是单身狗啊!”王辰瞪大眼睛,指着师长宫道:“你让我做你们的少祖师……那不是害我吗?我跟你什么仇什么冤……算了!”王辰摆摆,也不看一脸迷茫的师长宫,叹气道:“说正事吧!”

    “我大致也猜到了你们为什么不卖药的原因……这些秘药太珍贵,透露出一丝,你们都有无数的麻烦,哪有吃死人饭简单轻松……赚的又多,在这个世界,卖美容护肤品还真未必有赚死人的钱,赚的多,那些大户人家,为了图一个孝顺名声,金山银海都能眼睛不眨的泼出去。”

    “女人的钱比男人的好赚,小孩的钱比女人好赚……但最好赚的,还是死人的钱啊!”

    师长宫陪笑道:“少祖师说的是,我们师徒俩修行的资粮,都是由死人赚来的……人家嫌弃我们晦气,也少来找麻烦,不然我们师徒早不知道埋在哪座荒坟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