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神鬼大明11
    ,。

    虽然典籍中声称,‘法力’可以大大增加北极真雷——硝化甘油的稳定性,但这种受到重力作用和一百三十度低温就会爆炸的极度不稳定液体炸药,还是让王辰为之退避三舍。这东西极不稳定,又难以运输,难怪这些‘道士’,明知‘雷法’威力极大,也不敢随身携带这些‘真雷’。

    具师长宫说,‘雷法’极难炼成,而且极其危险,一般都是道人这般级数的道官才敢修习祭炼,极少有道士精通雷法——而且,五行雷法所需的外药——包括种种真水,奇金,真土,神铁,都是朝廷管制的东西,极为珍贵,若不是师老道面子大,路子广,最熟悉这些旁门左道,非朝廷道官,或是几大门派的道士,绝难以弄到这些祭炼雷法所需的外药。

    据说,真人们炼制的一种灭绝神雷,甚至需要用到夜明珠和几种异常珍贵的灵石才能练成,这些灵石,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能于黑暗处,放射种种光华,异常珍贵,乃是真人们祭炼法力,炼制神雷的天材地宝,凡人莫说摸一下,就是见一见,都有身亡之危。

    真人们操纵飞剑,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更有以飞剑带上神雷,遥摇发雷于千里之外,能糜烂数百里。

    几位邪派宗师真人,之所以能让朝廷忌讳,便有很大程度的原因来源于此,当然真人们神通广大,让朝廷忌讳的还不只这一处。这大明天下,唯有真人坐镇的门派,才受朝廷封赏,有跟脚出生,便有这些原因。

    这种种传言,更是让王辰感觉古怪——特别是神雷之说,师长宫曾经提到建州女直野人,曾得天外十三副遗甲起兵,掳掠建州边境,若说这建州女直叛乱,时而有之,但有悍将李成梁坐镇,建州强酋王杲叛,李成梁将其部族杀掠人畜殆尽,其子欲报父仇,被李成梁再次杀戮,子孙靡孑遗,唯有那奴酋野彘奴儿哈赤,本是李成梁养子家奴,因为父亲在给李成梁所率明军带路平王杲之乱的时候被误杀,苦寻辽东,得天外飞来的甲十三架,起兵反明,初攻城破寨,声势颇大,李成梁竟然一时不能制。

    朝廷命全真真人六位,以神雷轰辽东,日破女直二十余城,城池具为神雷摧毁,女直遗尸都被焚为焦炭,奴酋奴儿哈赤身披天外神甲,仅得六人追随以逃,朝廷只在建州找到了六副残甲。

    后来奴酋奴儿哈赤逃到野女直北海之地,在那里收拢野女直人,一面攻略朝鲜,一面向大明求和朝贡,朝鲜君求万历皇帝出兵,奴儿哈赤又被飞剑神雷轰杀一回,部署逃散大半,逃得更远了!这几年,渐渐没有了消息。

    “据说那朝廷之所以小题大做,就是因为奴儿哈赤寻得的十三副天外神甲,我曾听祖师提过,这大明朝廷之所以能压制我道门,镇压天下左道邪门,除了我道门奉之为正统之外,还因为朝廷得到了上古圣皇、天地的兵库,里面不逊于我道家上古法宝的圣皇兵甲也有许多,更有广成子等大能留下的法宝,论起底蕴,绝不逊于道门,朝廷监察天下的锦衣卫,防备道门江湖的东西厂,具有相当于真人的大能坐镇,后来道门入朝,道人授官,那就更加厉害了!”

    “少祖师,朝廷虽然臃肿迟钝,但若是真的引起锦衣卫的注意,只怕比上清宫还要难缠一点!”师长宫有些忧虑,但并不十分紧张,他感慨道:“不过好在锦衣卫忌惮全真道门更胜于我们,只要不动两京权贵,各地世家,并无大碍。”

    师长宫话里有些东西,没说明白,但王辰好歹也是熟读历史的文学硕士,结合明朝当时的政治局势,很快就明白过来:“锦衣卫,东西厂不找我们的麻烦……只把不仅仅是这些原因吧!下茅山,说不定还和他们有默契呢!”

    师长宫闻言诧异的抬起了头:“这……少祖师如何得知?”

    “朝廷政治无外乎皇权相权,地方中央,锦衣卫是皇帝的人,东西两厂都是阉人,也是皇权门下的走狗,那么朝堂诸公,如何制衡皇帝呢?”王辰冷笑道:“无外乎一方面拖后腿,一方面撬墙角,但这些都是枝末……根本上,还要拥有一支可以制衡皇帝的道法力量。”

    “全真,正一道门,本来就根植地方,自然容易和士绅们联合起来,地方士绅和朝廷的文官们联系不浅,虽也有分歧,比如在收税之上就……但唇齿相依,正是时候联合起来,抗击过于强大的皇权。”

    师长宫叹服道:“少祖师法眼无差……虽困于棺中数十年,说起天下大势,竟如掌上观纹,只是有一点,祖师之前问我,佛门中人可有神通显世?我回答并无!但有一方,虽然不属于佛门,却也关系不浅,也是天下道法显圣后一方势力。”

    “这就是与我下茅山,并称邪门左道的邪道势力——白莲教,又称罗教。”

    “白莲教半佛半道,不知得了什么缘,自称无生老母下凡显圣,教化世人,也出了许多真人辈的大神通者,他们称之为使者。白莲教有十二位使者,锦衣卫确定了六位,算上一位教主,一位圣女,竟然有真人八位,说起来,只在全真总教门之下,比正一还厉害一些。”

    “只是他们宣称要推翻朝廷,建立地上佛国,真有家乡,为朝廷心腹大患,乃是东西两厂,锦衣卫,禁军首要大敌,被屡屡打压,使者都死过几位,现在才只有六位使者。”

    “皇权虽强,内有文官士绅勾结道门,外有罗教作乱造反,还时不时要平肃边疆,自然看不上我们这些安分守己的旁门左道,有时候,甚至还要借我们恶心一下全真正一道门。”师长宫感慨道:‘只是这世间第一‘门派’却还是朝廷,罗教虽强,却也不过是芥藓之患,若非有士绅文官,暗中拖后腿,处境还要再艰难十倍。”

    “朝廷,道门,罗教……还有女真。”王辰深吸一口气:“果然是堂皇大世,道法显圣之后,竟然如此精彩。”

    “如何精彩,那也是以后的事了!”师长宫拜道:“少祖师,如今首要之事,还是先铲除凤凰上上清宫别院……有锦衣卫、两厂牵制,上清宫派不出多厉害的人来,这一关不算难过,若是我们上九公祖师遗宝的事情泄露出去,那才是永无宁日啊!”

    “那时候,朝廷各个势力、罗教内乱七八糟的教派都要找上门来!”

    王辰站起身来,他踮起一包白色的浮土,扔给师长宫老道士道:“先去照着这一味外药,在买一些来!”师长宫疑惑道:“这白厄土本是各个窑厂烧瓷用的,在我道门来说,也只是用在烧制琉璃之上,能使绿色的琉璃澄清。这又有何用?”

    王辰来到维生仓之前,低声道:“去做就是,我有一种雷法,需要它来炼制。”他心道:“难道我会告诉你我一直在用维生仓上自带的雷达来分析你带来的那些原材料吗?硅藻土……我记得这东西的产地各地都有,但最好的都在吉林,也就是现在的辽东。没想到啊!道法显圣加上商品经济,连这东西都成了灵药到处卖啊!”

    “作为一个中文系学生,我其他科学资料看的不多,就是名人的故事看的多,我还记得诺贝尔在发明硝化甘油炸药之后,因为硝化甘油的液体不好运输,后来又发明了更安全的胶质炸药,硅藻土就是他发明胶质炸药之前的稳定剂,还有火硝棉——也就是玉晨真雷,浸入硝化甘油后,硝酸纤维素溶解于硝化甘油中而形成的胶体被称为爆胶,也是胶质炸弹的重要原料。”

    王辰感叹一声:“在这个可能已经有人工制造核弹的时代,不豁出去这一百来斤的肉,我这穿越者也就不用做了!”

    “雷法真人诺贝尔……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