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神鬼大明13
    ,。

    道观的三清殿外,天边已经隐隐泛白,昏暗的油灯供奉在三清神像前,后面摆着三个破旧的黄色蒲团,三清殿不大,因为凤凰山上的上清宫别院本就是一个不大的小道观,它纵深丈许,三清神像高高在上,两旁摆了一些桌椅,江太冲就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冥神思考着什么。

    他踮起了桌子上的茶盏,上好的龙泉窑茶盏泛着釉光如蚌壳,“今天的热水上的慢了!”江太冲如是想到,“等一会要跟他们说一说,脚利落勤快一点,马上本宗就要来人了,可不能这样怠慢!”

    想到本院来人,江太冲就有些得意,这可是他的神来之举,那义庄的小徒弟经常来,他还以为自己也算是一个道士,满院上下的谁拿正眼瞧过他?谁知道呢?他后面居然有这样一条大鱼——下茅山,邪门外道,本宗的心腹之患……那陈九公在的时候,气焰多么嚣张?

    本宗都不得不退避三舍,听说以前还斗过一场。

    现在呢?不入正道,死了,也就身死魂消,连道统都没有保住。道士……呵呵,下茅山的妖邪,也配称作道士?也是天不绝我,那天只是闲着没事,打趣一问,没想到那义庄的小崽子,就能套出这么重要的消息……下茅山余孽啊!

    当年陈九公也算一时人杰,草芥一般的人物,居然能闯出这么一大片家业,下茅山全盛之时,三大真人,十九位道人,正经受箓道士数百,如烈火烹油啊!

    现在虽然败落了!但还能剩下多少家底,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说不定……总该有些法器吧!往上算一算,或许连法宝也有……想到这里江太冲忍不住浑身燥热,口干舌燥,他下意识的抬起茶盏,感觉里一轻,才恍然:“今天热水烧的太慢了!等一会,要好好训斥一下那群火工……”

    江太冲就是因为担心义庄那两孤寡里有法器,甚至法宝,这才把消息送了上去,不然,他江道士也是认得一些三教九流的让人物的,趁夜里摸上门去,弄死一个老头小孩还不简单,但下茅山门下,没有那么简单啊!

    那是三教九流的祖宗似的人物。

    不然他何苦把油水送给本宗那些眼高于顶,鼻子朝天的道士?

    江太冲叹息一声,抬头起来,算着时间,还有……一天,两天……还有五天,五天从茅山赶到这里,这已经是极快的速度了。如果不是道士之间有法器符箓作为通讯段,省去了从这里到茅山的时间,哪有那么快?现在朝廷送邸报都没有这么方便。

    除了东西厂和锦衣卫抓人办案,谁敢劳烦朝廷供奉道官那群大爷?现在各个省的布政使都没有完全实现道法通讯,一些偏僻的行省,巡抚身边都没有道官供奉,还要用驿站来传递奏折,行文……天可怜见,江南那群放子钱的商人都有天听地视神符这样的传讯法器了!

    江太冲在这里数着时间,他不敢派人监视那些小茅山余孽,就凭他下那几个道士的监视段,说是给下茅山那群邪门道士通风报信还差不多……下茅山的道士,那是旁门左道的祖宗!、

    此时,太清宫别院的道士和道童们已经开始往三清殿集中,其他两位有受箓的正牌道士,自然能走进三清殿中来,但那些道童们……最大胡子都白了的道童你们见过没?肌肉发达,武艺娴熟,胸膛臂膀比女人还要波澜壮阔的‘道童’,那也不稀罕。

    这些‘道童’们,那就只有在三清殿下面的天井上,带着个蒲团自己跪着了!

    一位肌肉虬结的‘道童’兴许是起的晚了,这才匆匆从回廊小道往三清殿那里赶,天色有些昏暗,他看见一个火工院的道士……道童,提着茶壶,匆匆往三清殿走,那道童身形曲偻,看得出也是一名年纪不小的道童了。

    外门弟子,读做‘道童’,写做道兵、打、护卫的汉子,有意朝火工道士撞了过去,把人撞得一个踉跄,才嘿嘿笑着,得意的想要看着那火工道士护住茶壶的狼狈场面,但他只看见那火工道士看似狼狈实则奇快的贴在他身边,灌满热水的茶壶轻巧的拎在上,另一只,抓住了他的面门。

    汉子感觉抓住自己面门的那只枯瘦大,犹如铁铸,生生的锢着他。

    那大微微一扭,一声寂静走廊上清晰的咔——

    汉子的脑袋就扭转了一个浑不似正常人类能做到的角度,那个看上去像火工道士的身影,只是微微一用力,就把那个沉重的身体,推到了一丛杂草后面。

    王辰在更后面一些的地方,也穿着不合身的宽大道袍,脸上涂了一些锅底灰掩饰着,但比起前面那一个火工道士的掩饰法,这就可以说是非常不用心了。他托着一个木制托盘,挡住了自己大半张脸,托盘上面摆着非常精致的糕点。

    洁白的糖霜裹着的糕条,看上去就颇为味美。

    王辰离开火工院的时候,顺拎上了一把刀,毕竟是正一派,道观里烹牛宰羊,总少不了几把好用的屠刀,杀牛羊刀快,杀人也非常利索,如果是全真派的道观,王辰能找到两把菜刀就托福了!哪像现在这样,牛耳尖刀在,杀心自起。

    他们离三清殿越近,遭遇其他道士的可能性就越大,在拐角前,王辰擦着鼻子就差点碰上了一位道童,他啊了一声,还没看清楚,王辰就将牛耳尖刀送到了他的身体里,刀从胸腹之间的横膈膜位置斜斜插上去,灌入肺部,那名道童已经成年,但也不过及冠年岁,一张年轻的脸有些茫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带着粉红泡泡的血就从嘴巴里喷了出来。

    喷的王辰一脸血腥气。

    王辰冷静的拧着刀把,转了半圈,缓缓抽出尖刀,从道袍后面掏出一张白棉布,仔仔细细的把脸擦干净了,面不改色的继续往前走。

    胸怀利器,杀心自起!

    王辰往前走了两步,就转到了天井那里,天井上已经有道童三三两两,带着蒲团,准备打坐,顺着看上去,能看见三清正殿,江道士和另外两位道士,就坐在里面,师长宫老道士正一脸木讷的抬着茶壶,往上走。

    王辰放低托盘,神情自如的往前走,到了几位道童面前的时候,他微微一颤,两块沾着糖霜的糕点就掉在了地上,旁边的低声惊呼了一声,王辰假装没看见,继续往上走,他看见师长宫老道士已经提起了水壶,后面有人喊道:“东西掉了……糖糕掉在地上了!”

    三清殿上,师长宫抽起滚烫的热水茶壶,突然暴起,朝三位道士的脸上泼去。

    王辰将托盘往后一掀起,自己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三清殿上冲去,那厢三清殿上江道士的惨叫声才刚刚响起,师长宫老道士已经闪电般的用茶壶砸倒一个人,王辰三步并作两步,一把牛耳尖刀直接通进一个勉强睁开眼睛的道士肚子里,他抱住那名道士,连桶三刀。

    松开已经瘫软的道士,将他的身体当做盾牌挡在后面,下一刻,火光和剧烈的冲击自天井传来,然后是巨大的爆炸声,纵然王辰挡了一档,强大的冲击力依然带着他,摔向了后面,撞在大殿的柱子上,剧烈的撞击让王辰眼前一黑,痛的五脏六腑都不是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