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神鬼大明14
    ,。

    江道士模模糊糊的转醒过来,他的大脑昏昏沉沉的,空荡荡的脑子里回荡着剧烈的疼痛,他挣扎了一下,发现身子动弹不得,后脑的疼痛让他脑子一时难以恢复运作,让他发出无意识的呻吟,一阵时大时小,模模糊糊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用刑之术,十分精妙,要靠科学,不是蛮力就能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的……”·

    “少祖师,一切都交给我吧!”

    “我们下茅山百八十种段,一定要让这个老东西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粗俗……你们旁门左道的段,我也看过,那书上写的,扒皮啊!抽筋啊!刮骨髓……竹签,插眼,还有从尿尿的小道里面,放小铁刷子的……狠毒则是够狠毒的,但出气的成分,更大于逼供。我是不赞成拷打的时候,使用至对象残疾,乃至死亡的段的。”

    “江湖段吗!我知道……是要人怕你。残忍,可怕,惨无人道,最重要的是,到了用刑的时候,那就是深仇大恨,仇恨嘛!出一口气最重要,但我们现在不是要出一口气……我们是要他嘴里的东西。所以,先让我试试好不好?”

    “少祖师尽管去做,我们岂敢多嘴!”

    “唉!不要这样说,讨论嘛!为的是更好的完成任务,达到目的。不是用我的权威来压你们,对吗?咱们是为了把他嘴里的东西挖出来,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才相互讨论,对吗?若是因为我是少祖师,一切就得听我的,咱们开这个会的意义何在?”

    “现在呢?用我的法子,他暂时不会有事,等到证明我的办法没有用的时候,在换你们来,那时候搞死搞残,我们也不会后悔。你们赞不赞同,我们民主,平等的讨论一下?”

    “少祖师说的是!”

    江道士这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不敢睁开眼睛,假装还在昏迷,但很快他就听到一句让他绝望的话“那少祖师,我去拿水把他泼醒!”

    “不用了!”那个年轻,带着一点京城官话奇怪口音的声音道:“他已经醒了!”

    江道士感觉到有人走到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那个年轻的声音又说:“你看,醒了的人眼皮下面的眼睛状态和昏迷的人是不同的……”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江道士感觉到有人扒开了自己的眼皮,一道刺眼的光束立刻照了过来,让他眼睛一阵刺痛。

    “光照时瞳孔缩小,但深度昏迷的时候,瞳孔对光的反应,就会消失,这是条件反射,人根本克服不了的……像他这种连眼泪都流出来,还在不停眨眼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掐着江道士眼皮的那只松开了,江道士还是只能看见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他不停的眨眼,摆头,不在试图假装昏迷。

    那个声音又问:“师道士,你是怎么看出来他已经清醒了的?”

    “回少祖师,他肩膀绷紧了。昏迷的人肩膀会更放松,但他太紧张了,还有脸上的神态上……”江道士听那两个声音探讨了七八种分辨昏迷的人神态姿势特征的方法后,终于能看清一点光影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过分的短发男子,他神情平静,看着他的时候,就像……

    王辰欣慰的看着自己中唯一的线索,健康,清醒的醒了过来,他已经问过道观里其他的幸存者,试验了一番自己前世,听说过的各种刑讯逼供的知识,只是因为那些线索,不像江道士,江主持这般珍贵的缘故,他还让师长宫试了试他们下茅山,三教九流的段,搞的颇为血腥。

    但令人失望的是,其他人知道的情报很少,这个江方丈是个有保密意识的人呢!

    除了从另一个幸存的道士口中问出了一些模模糊糊,鸡毛蒜皮的东西,真正有关上清宫来人的线索一丝也无,所以,保证江道士能完完全全,健健康康,冷静清醒的说出自己知道的东西,那就十分必要了。王辰教导师长宫道:“拷问情报,应该保持拷问对象的清醒,冷静,你搞的那么血腥残忍,人都疯了,你怎么保证他说出来的话是真的,而且有条理,清晰,完整呢?”

    “那样能问出东西来,倒没错,但明不明确,完不完整那就是一塌糊涂了!”

    “锦衣卫要用那些段,是因为他们不需要清晰完整的口供,能咬出人来就行,那是应付上官,升官发财的段,所以要残忍,要狠,江湖人要用这些段,因为他们要出气,报仇,这是锦衣卫做官,江湖人出气的法,而我们是做事的法,是不同的。”

    “做事呢!就要条理清晰……实事求是,对不对?”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研究表明,酷刑拷问出来的东西,真实性十不存一,他们会交代一些东西,也会为了让自己不再受刑,编造一些故事出来……美国中央情报局吗?就是大海对面,另一个国家的锦衣卫。”

    “美国这个国家……他们锦衣卫如此下功夫研究这些东西,那里的酷吏怕是比大明还要残暴,如此严刑峻法,必然四方不宁!”

    “呵呵!”王辰笑着说:“世界警察嘛!自然要四方用间。”

    江道士看到一名小道士将水端到王辰面前,上面还浮满了一层冰块,那小道士脆生生的道:“祖师,我找到了他们的冰窖,按您的吩咐,敲碎了洒在水盆里。”

    王辰撸起袖管,温和的笑着对旁边那一老一少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冰块,但见他们都用着,我就照猫画虎了!不过据说这一改进,让受刑的死亡率降低了不少,可能和血液中的氧气有关吧!现在先用没有辣椒粉的水……前面不熟练,慌慌张张的先用了辣椒水,我又对时间把握不好,没有表,很难计时。才搞的前面有人受刑而死……这次有经验,应该能把握好了!”

    说着王辰回头对江道士说:“现在咱们先过一遍,问题……等会在问你吧!”

    江道士见他将水盆,抬到他勉强,又有师老道拽住了他的头发,惊恐道:“等等……你们要问什么……我现在就说……我现在就说!不要……不要啊!”

    王辰平静道:“不要着急,不要着急,着急没用……咱们先过一遍,有事情,等我问你的时候在说。”师长宫点头道:“没错……先过一遍!”

    紧接着江道士感觉有人将自己头皮拽的发麻,一股沛然大力,将他的脑袋按到了脸盆里,冰冷的水胡乱的往他脸上拍,江道士剧烈的挣扎着,但王辰和师长宫牢牢地按住他,王辰无声的默数道:“一,二,三……”仿佛他不是在严刑拷打,而是在完成任务一样。

    江道士的剧烈挣扎让他的血氧消耗的很快,不过五十下的时间,条件反射就让他让忍不住张开嘴,用力地呼吸和吞咽,大量的水被吸进他的胃、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产生强烈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咳嗽和呕吐,但在水中咳嗽,只会让水更快的冲进气管。

    江道士被按住的双开始有力,仿佛脱水的鱼一样挣扎,他的双腿乱登,饱尝肺部,气管火燎一般的痛苦,小道士坐在了他的脚上,防止他打翻水盆。

    当王辰数道三百的时候,江道士开始失去意识,他小便失禁,全身痉挛式的挣扎——前面,王辰就是把握错了时间,让受刑者在这个过程中待得太久了,导致了受刑者窒息死亡,这一次他默数了几下,就把江道士拉出了水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