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章灵台方寸遇猴王
    ,。

    “果然和我翻脸了吗?”陈昂左右一看,却是身在一片幽林之中,此处已经身处极高处,放眼望去千峰如戟,万仞开屏,左右草木具是四时嘉木,奇葩芝草,不与凡俗相同,他明白是主神干扰了他回归的程序,不知把他放逐到了哪个世界。

    陈昂在主神空间中种种布局,终究还是触动了主神空间的清理制,主神拿他无可奈何,只有等他回归的时候,在想办法将他扫地出门,这个世界能被主神拿来流放他,多半是个极为危险的世界,可能还让主神吃过憋。

    陈昂扫了一眼,深入这个世界的微观本源,这才发现,这个世界没有原子分子,全凭一气而成,元气创世,气成世界,正是最正统的仙道世界观。

    他感觉到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微微一笑,只是一转,便恢复了天河法力,改做道士的打扮来。

    此时,前方忽然传来歌声道:“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陈昂恍然道:“原来是太清真人开辟的世界……主神果然用心险恶,要借太清之除去我……可惜太清无为,所谓法无禁止则不纠!哪里会来为难我?多半只会觉得有趣罢了!”

    三清之中,太清无为,他开辟的世界未有蜀山世界这般严密的因果法网,那位陈教主于太清同为教主圣人,陈昂在此,恐怕还要方便一些呢。

    歌声唱了一遍,陈昂就远远看见一个头带箬笠,身穿布衣,持一把钢斧的樵夫幽幽转来,到山下半路忽然被一只猢狲截住,一人一猴在那里说个不休,陈昂略有些感慨,太清真人所开辟世界,神道凌驾于人道,实在不合他的心意。

    这方世界神道凌驾人道,冶炼、种田、习俗都有神明插,恐怕早就偏离了人道的发展轨迹,才会有春秋之时,山上樵夫用钢斧这种事情,这方处处有神干涉的世界,还真不能用人道大兴的那些世界的常识来看,怕是朝代兴衰,人道格局,都要受神道的影响。

    前面那只猢狲叨唠了樵夫许久,转上山来,便见到半山腰处,有一羽衣星冠,面如冠玉的道士站在那里,只是往山外看个不休,那群峰间云气翻腾,落在道士脚下,飘忽若仙,猢狲连忙上去问:“老神仙!老神仙!弟子起……”

    陈昂微笑的看着他,摇头道:“你这猢狲,怎么逢人便叫神仙,你以为你在下面问樵夫的时候,我没听到么?”

    此时,猢狲尚且没有名字,只有一个混号,唤作美猴王,它学人作揖道:“老神仙,你既然听到了,那便容我解释,我是东海傲来国前来修行访道的弟子,听闻刚才的樵夫大哥说起这里是灵台方寸山,山里有个须菩提祖师,是修行有成的老神仙,我且向老神仙,学个长生不老的本事?”

    “我不是须菩提祖师!”陈昂摇头道:“不过我也听说过他的大名,他在山上有个洞府,唤作斜月三星洞,我因为这个名字与西方万里外的一个邪教有关,向来不喜,所以也没甚交际,只听闻他坐下许多弟子,教的是请仙扶鸾,问卜揲蓍、采补阴阳、调和妇乳的本事。”

    “这等伪修行,如何入得真门?”陈昂看了看那猢狲,摇头道:“莫非你这猢狲,也愿意去学人服食人乳,采阴补阳……我听闻,猿猴之类好色性淫,常有成了气候的妖怪,到处去掳掠四下里好颜色的女子,有的叫申春公的,有的叫耍耍三郎,还有周佳、伯符之辈,好色不堪,胆子大的公猴自号通天大圣,齐天大圣,母猴自号骊山老母……你要学它们?”

    那猢狲道:“不敢,不敢……徒儿是个正经修行,不敢有这些杂乱念想。”

    “那你要学什么?”陈昂正色问。

    猢狲倒头就拜,口称:“徒儿本是山中石猴,整日游玩嬉戏,采食花果,好不逍遥自在。日子久了,见山中的老猴寿尽而死,才知道生死之间,着实有大恐怖,遂起长生求道之心。一路从傲来国来此,只为长生,求老神仙指点一二。”

    “长生之术啊!”陈昂感慨道:“最上等的吃果子,中等的当官,最下等的才是去求道,你来这里……缘木求鱼,缘木求鱼啊!”

    猢狲听闻长生竟然有上中下三等,他苦求长生十几年,都只如水中月镜中花一般,咋问之下,喜不自胜,叩首问道:“求老师开释!”

    陈昂道:“往西去万寿山五庄观,有得道高人镇元子,他家种有一颗人参果树,人若有缘得那果子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那天高之上,王母瑶池所在,更是有三千六百株蟠桃树,前面一千二百株,花果微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得道。中间一千二百株,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细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还有人间芝马仙草,首乌人参,都是延年益寿,吃了成仙的好东西。”

    那猢狲听了心驰神往,一时间心神摇曳,不能自已,猢狲性喜吃桃,闻得这般好事,那里还忍得住,连忙追问:“老师教我……如何才能吃得那蟠桃?”

    “这个嘛!”陈昂迟疑道:“寻常人……吃不到,吃不到啊!你要等天庭庆宴,王母玉帝邀请九天十地的仙真,大开蟠桃圣会的时候,才能吃着。还不是一般人能吃的……只有神仙才能吃……所以我说,中等的当官,登入仙籍之后,不但能霞举飞升,长生不老,还能参加蟠桃盛宴,若是有幸吃得一个桃子……那还学什么本事?即刻寿与天齐。”

    那猢狲有些糊涂了,它掰着指头算到:“神仙才能吃蟠桃?可神仙不是已经长生不死了吗?我要吃蟠桃,就要成为神仙,但我成了神仙,还吃什么蟠桃啊?那些神仙一个个长生不死,他们吃蟠桃……老神仙……你都把我说糊涂了!”

    “这有什么糊涂的?”陈昂给他算到:“就好比凡人……要当官,首先要有官来举荐,有官举荐,他自己早就是官了!这为难的,是你们这些跟官沾不着边的人……”

    “神仙不需要吃蟠桃,需要吃蟠桃的,他吃不着!”

    那猢狲勃然大怒起来,它骂道:“好混账的神仙,他们一个个都长生不老了!还跟我们抢什么蟠桃……老神仙,那五庄观往哪里走?”

    “你去哪里干什么?”陈昂问道:“可是想求一个人参果来吃?”

    那猢狲点头道:“这天高不见底,瑶池高远,我没有本事如何能去,还是五庄观近一些,那镇远大仙,若是个和善人家,我就向他求一个人参果来吃,若是和那些神仙一样……我就去偷一个回来,若是能偷着两个,还可分你老人家一半。”

    陈昂笑道:“你知道镇元子多大本事,就想偷人家的人参果来吃?”

    “我还是跟你说说如何当官吧!”陈昂道:“三灾九难且不说他,这是天地来杀你,只说要去天庭灵山当官,就有无数劫难,官小一些的,千儿八百劫,官大一些的,数十百万劫,若是要做玉皇大帝啊!那要无量量劫,刀劈斧砍,雷轰火烧,难如登天啊!”

    猢狲吓得屏气吞声,惊骇问:“那天庭的神仙,都是这般修来的吗?这般苦难,如何能有那么多神仙?”

    “不是啊!”陈昂笑道:“这般苦难,如何能有人成仙?”

    “当然是买官卖官,巴结拍马,亲朋好友提携,或是等待有神仙欣赏你,提携你也做个神仙,还有人间善人,转生天人道后,上天庭做童子玉女,天兵扫洒,若是有幸能伺候好一位神仙,人家伸伸拉你一把,你就也能做神仙了!”

    “还有就是杀人放火,自成妖魔,训练妖兵,结寨巡山,啸聚山林之后,等待那天上的神仙来招安你!他们为了平息事态,给你一个芝麻大的小官,你也就成仙成佛,当官做将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猴子,陈昂摇头道:“你这样可不行,就算有幸当了神仙,也是得罪同僚,被人陷害,或是犯了天条,斩仙台上走一着的下场,还是去人间,历练个数十年再说!我看你阳寿三百余年,还有大半,先去人间当一百年的官,把天上神仙在凡间的各个道场打点好了,在找会上去吧!”

    那猴子三魂走了俩,六魄散了三,听得陈昂给他大讲天庭官场经,浑浑噩噩不知不觉就随他来到了山上,远远望见一座洞府,仙家气象,十分不凡,左一石碑写到: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猴子知道地方到了,但并不十分开心。

    它看到洞府门口有童子站着,也没有冲过去,只是抓着陈昂的衣服问道:“这童儿英姿不凡,伴随神仙左右,可能成仙?”

    陈昂正眼望过去,算出童子的前世今生,看透了他的五脏六腑,摇头道:“俗骨未蜕,日后只是有些本事的道士,成不了仙!”

    那猢狲赶上去问:“滋扰仙童了!”

    那童子正色道:“你就是那个来访道的么?怎么让我等你那么久?快和我进去见祖师!”

    猢狲告罪道:“我是来学长生不老之术的……敢问仙童,你可能成仙么?”

    “你胡说什么混话……我家祖师神通法力比神仙还广大,但你一个访道修行的猢狲,也想要成仙?神通易得,正果难求……你还进不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