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九章不往则坏阳转阴
    ,。

    陈昂大梦生世界,与太清真人处,不过一念的时间,而那方梦中世界已经开辟一个元会了!梦中世界种种奇诡,一言难以说尽,两位圣人看似静观世界,实则演化小乘佛法,小乘佛法,唯‘我’独尊,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陈昂大梦生世界,与太清真人处,不过一念的时间,而那方梦中世界已经开辟一个元会了!梦中世界种种奇诡,一言难以说尽,两位圣人看似静观世界,实则演化小乘佛法,小乘佛法,唯‘我’独尊,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陈昂一念化天地,实则演化缘起无明之后,三千烦恼生,见空色相而生世界。

    此世界历经成、住、坏、空一切诸劫,于十二万九千六百万年后,溘然寂灭,悟空轮回九世,见过陈昂演化的星河崩坏,中子星坍塌,见过恒星熄灭,黑洞喷发物质,点燃恒星,更被陈昂打入轮回一类似地球的行星中,重生为学子,历经种种考试,不懈学习,受了这般教训后,才见着宇宙坏皆,有情众生坏灭之苦,看着星河之中一些长生不老的奇异生灵,遇着世界崩坏,不能瓦全。

    一星球孵化而出的等离子生命体,寿元更在悟空之上,但宇宙崩坏,空性不在,那星河大撕裂中,无数星球崩解,那生灵纵然天生的大神通,也不得不灰灰而去。又有精神独立而存,超脱色相物质世界的生灵,如神性,纯精神生命体,智慧无穷,刹那间能查一切法,亦于热寂之中,熵增无量,消磨负熵而化入热海,种种不可思量之长生者,具灭于宇宙。

    其中大恐怖,大灾难,大破灭,殊为可怕,悟空能见,方知无量天尊亦是恐怖无量,破灭无量,劫难无量,苦厄无量,亿万灾劫摩诃无量之主,天尊亦慈悲,天尊亦无情。

    然后欲界崩坏,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感受坏去,悟空六触坏,眼中不能查其色,耳中无可闻其声,声波、光线全都没有了意义,物质属性,色相崩溃,再无长宽高等空间属性,形状崩溃,然后质量概念消失,而颜色等概念,更在六识坏去之时,便没有了意义。

    最后宇宙非说非想非名状,色界四禅天落下三天,唯有意识独存,舍受相对。

    物质属性,色相世界已坏灭,唯剩世间物质属性背后种种联系,即空性长存,正是成、住、坏、空四劫过,宇宙又是一生灭,太清真人和陈昂联演化一念世界生灭,印证种种佛法,其中智慧无量,有无穷信息,悟空沉沦其中,只能得其一而已,对于太清和陈昂来说,才能尽数领悟对方的智慧和佛法。

    于是相视而笑,太清真人伸一摘,却将陈昂念头所化的世界摘了下来,他一抖落,悟空才从那世界中滚落出来,悟空只觉在那世界之中一元会的记忆空空荡荡,只因为陈昂一念所化的世界入灭后,记忆中的色相超离,那十二万多年的记忆,没了物质属性色相,混沌一片,悟空距离陈昂太清这等境界还差得远,哪能分辨的出?只有领悟色相之间,种种空性,还能存在,但说不清,道不明。

    悟空拜道:“祖师,我悟了!世间万物,成住坏空,终有尽时,诸行无常,世间哪有恒常?那如来老儿,玉帝之尊,自己都不能常在,若是常在,如来岂不是自己骗自己?我知他二尊,必有入灭时,仙佛之尊尚且不能常在,那仙佛所说长生不老,也只是个笑话罢!”

    “仙佛所言长生,于二位祖师眼中,只是一花生灭,朝生夕死罢了!祖师见我耽于长生之乐,便以此点化我,成、住、坏、空,世间之理,我若得长生即罢休,也不过住到了尽头,转而要坏,最后成空。仙佛若是不动,不变,便是到了‘住’处的尽头,再上不得去,只好一头向下,看似高高自在,其实,只是在等死而已。”

    “你这猴头,在我和太清道友面前打什么禅,说什么锋?”陈昂笑道:“莫非想要辞了我这师父,卷了铺盖回去转投如来那厮?”

    悟空改口道:“祖师,弟子已经了悟,长生并非求道尽途,不住则坏,阳尽生阴,物竞天择,不变则死的道理,只愿虔心向学,追逐大道,不做那停搁享受之猴。”

    “大善!”陈昂抚悟空头顶,道:“只愿你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莫要辜负为师给你取的——打破顽石不悟空之名。须知空性虽存,却不可了悟,不悟方能再进,悟了便无处可走,只好涅槃寂灭。求道无穷,不进则退。”

    悟空又拜见老聃,行半师之礼,老聃颔首微笑,右在空中徐徐一点,道:“陈道友之前缘起无名,念生世界,演化梵天,与我论小乘佛法,但小乘佛法之外,尚有大乘佛法,自出杼,我正要与陈道友说法,你且在旁边观看。”

    悟空灵一动,求道:“祖师,那青牛载车而行,也有苦功,可来听否?”

    道德圣人笑道:“无碍!”

    悟空便急急跑出去,唤青牛道:“老哥哥,老哥哥!别说小弟有好处忘了你也,我向两位祖师讨了一个乖,许你也进去听讲,不用在屋后旁听了。”青牛扭头化作一昂然大汉道:“俺承弟弟这份情了!我在老爷坐下立过许多功劳,如今也能入室了!”

    忽而又道:“你先不忙,再去把那个官请来,他与老爷有师徒之缘,我到不好得罪他,若是这回绕过他,只怕以后见面不好看。”

    悟空挠了挠头,问道:“两位祖师只说许你进去听,没说过他人,可叫俺为难。”

    青牛所化大汉道:“你在我家老爷面前,没什么面子,若我去请,必然无此犹,但我若去请,他认不得我人身,也是为难。”不过沉吟片刻,青牛便道:“不用去请,他是个有道行的,自己已经来了。”

    悟空再看,果然尹喜自左近匆匆奔来,见到青牛也不以为异,三人去见两位圣人,只见两位圣人下,果然有三个蒲团放在那里,知道圣人早有决定,便乖乖在下坐好,听闻圣人讲灵山如今秘传的大乘佛法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