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章捏猴一笑金蝉贬
    ,。

    圣人开讲,气象非凡,各路神仙风闻得知,有日夜游神通风报信,千里眼顺风耳两位神将暗中告知,那函谷关馆舍中肉眼凡胎只看见门户紧闭,四下无人,但圣人法眼,却见仙光四起,祥云攒聚,种种天花妙相,不可思议。

    十来八个神仙停云天上,六丁六甲神将却立馆舍四方,看守门户,四值功曹守着窗户,那天宫大力鬼王来的晚了,见小小一个馆舍,却被四方神仙包圆了,

    一拍大腿叫道:“那夜游神好不晓事,我给他十年香火,只请他在圣人造经的时候,暗中告知我,好去蹭个便宜,他竟如此唬弄我!”又骂道:“老君下凡,化身圣人,这是多大的美差。这六丁六甲贪图功劳,未得钦旨,借口暗中保护,谁不晓得李老君座下青牛悍勇,杀他们百二十个都不软,何须他们来保护?”

    又骂四值功曹做官履职的时候懒惰,借职务之便沾抹油水,来的却快,天上各路神仙不要皮面,没有职务都敢来偷偷听讲,骂着骂着,只见天上的祥云稳稳,神将在四方不动,只当听不到他骂,未有人羞愧离开,给他让个位置。

    没等到神仙离开,却等到一只黑色细犬小跑而来,偷偷趴在台阶下,那大力鬼王看着眼熟,四方神将虽然只是借个名头听讲,但有他们在这里,哪个山间野物赶来撒野?四方里连虫鸣都停住了,那么大一只细犬,六丁六甲这是假装看不到呢!

    不知走的是哪位仙家的关系,大力鬼王只是羡慕,又有一只山雀悄悄飞来,停在窗外。

    大力鬼王不知好歹,竟然脱口而出道:“那可是二郎显圣真君?”

    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好,果然六丁六甲纷纷色变,四值功曹隐去身形,那山雀只是回头看了它一眼,却叫大力鬼王汗出如浆,两股战战,大力鬼王本以为四方神将必有反应,结果他们只当没听见,鬼王暗中骂道:“好个奸猾神将!”

    大力鬼王知道得罪了显圣真君,有不舍得离开,只好变的细小如虫豸,偷偷趴到门缝下面。

    馆舍里老聃持陈昂梦化那世界,微小如芥子,圣人沉吟片刻,左只在虚空中遥遥一点,便有玉光化为圆融,形成一口三尺方塘来,那芥子世界无穷微小,又无穷广大,落在那水镜方塘中间,却生根发芽,抽枝展叶,甚至缔结了几个颤颤巍巍的花苞,瞬息间就长成一株如玉可爱的莲花。

    这般景象,未吓着悟空、伊喜,却叫四方神将目瞪口呆,悟空修行未久,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太清真人在他眼前开辟世界,他也未必吓着——刚才陈昂和太清不就联干过这么一回吗?却是他对常识无知,所以不以为异,那四方神仙里见多识广,看出太清所持世界内里风地水火,皆坏去,去种那莲花,莲花是真,世界也是真,那莲花更有二相,一是真莲花,二却有一方极乐世界,藏在那花苞中,无穷佛性,三千佛陀,八百罗汉,乃至一个如来佛祖都端坐莲花中心。

    西天灵山如来正在宣讲法会,此时却顿了一顿,中断了说经之声,他抬头看去,只见极乐净土犹如莲花未开,眼神透过莲花,却与极乐净土之外,两个无穷广大的太清和陈昂对视一眼,露出微笑。

    如来中断说法,却让几位菩萨惊讶,只见如来拈花微笑,金婆罗华花开灿烂,听讲诸佛皆默然,唯有迦叶尊者,一并破颜而笑。

    馆舍内,陈昂开口道:“刚才莲花之内,释迦拈花而笑,众佛陀不解其意,唯有迦叶心领神会,顿悟我大乘佛法。不知尔等有何领会?”

    悟空道:“方才祖师一念而生世界,如今老君一念化世界为莲花,却是照见五蕴自性皆空,祖师以因缘而造世界,一切法皆为缘起,所有事物现象皆依存于‘我’的条件,我有故此有,我生故此生;我无故此无,我灭故此灭。我为缘起,一切法皆因我而存。不待众缘、独立自存者,自性也。一切法自性空,唯我自性。是故,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悟空这话说得复杂,但诸位神仙却能听懂,他说空,乃是空性,即自性空,本意说陈昂缘起无明,化生世界,那世界中的一切,皆为因缘造就,皆起于陈昂意识造就,唯心存在,不能脱离陈昂唯心的关系和条件独立存在,即如果陈昂不能感受,一切都不存在。

    所以一切属物质性的属性(色),出于六识的种种感受(受),对事物的种种认知(想),意识活动(行),种种意识本身(识),皆属于自性空,即不能脱离关系和条件独立存在。

    陈昂摇头道:“你这是小乘佛法,心外无我,一切唯心缘起无明,并非我要说的大乘佛法。我问你,那花中灵山世界,是真是假?”

    悟空大着胆子道:“弟子乡下来的,没什么见识也知道,那灵山世界远在西天极乐之境,如何能在祖师一花之中,自然是假的。”

    “是么?”陈昂随将悟空推入莲花中,悟空感觉身子一轻,却落入一个极其广大的世界,它从天上摔下去,远远看见下方有无数佛光乍起,一尊大佛端坐莲台之上,看见那佛,悟空才吓得大叫一声,他不问自明,这正是那西方灵山如来之尊也。

    如来摊开掌,接它在里,悟空只做猴头吱吱叫,忽而一位佛陀明悟到,佛祖拈花,与迦叶相视而笑,此中大有深意也,如今捏一猴,又有何意?于是三千佛陀,八百罗汉低头冥思苦想。

    有伏虎罗汉,叫道:“降服心猿,勒意马,世尊这是叫我捏心猿那心猿在是也。”

    于是端正而坐,彻悟妙谛。

    又有长耳定光佛,心道:“佛祖拈花,迦叶而笑,如今捏猴,不如我来叫?”便模仿那猴头,口出吱吱声。

    世尊如来,将悟空捏在里,这才对四方佛陀道:“老君西行,如今在函谷关与圣人论道,他俩与我开个玩笑而已。”便将悟空掷了回去,又道:“伏虎,定光不明佛法,妄作无明烦恼,修行未定,功行退转……”

    如来座前,二弟子金蝉子聪慧过人,知前后因果,见佛祖强自掩饰,他生性狡黠,在下面偷偷掩口而笑。如来法眼看的真切,道:“金蝉子?你何故而笑?”

    金蝉子慌忙不迭,道:“世尊刚才拈花,我生的迟钝,现在才明悟正法,故而笑。”

    “汝不听说法,轻谩我之大教,于殿上轻蔑而笑,还有长耳定光佛,口做畜生言,伏虎罗汉,不明我意,故贬汝三人之真灵转生东土,伏虎转生三世,定光转生六世,而金蝉子——汝转生十世,非有大功而不能归!”

    如来颁下法旨,自有护法珈蓝拖了三人去行法。

    另说悟空那边,从莲花中被抛出来后,面露惊恐之色,叫道:“是真的耶!是真的耶!好叫祖师知道,我跌入那花中灵山上,被如来捏在里,看的真真切切,那花中世界,却是极乐世界,端坐中心的如来,也是那如来。这莲花之中,藏着一方极乐世界也!”

    听悟空这么一说,青牛大汉面露惊色,伊喜不明所以,而六丁六甲,四值功曹更是心神动摇,压在屋顶上的五方谒谛听了,各个都叫:“不可能!”

    他们化为五道奇光,钻入莲花中去,果然看到广大极乐境在脚下,一个个面无人色,脚具颤。吓得飞出莲花,朝天上奔逃而去。对玉皇大帝禀报道:“祸事了!祸事了!大天尊,那老君和无量天尊论道,把西方极乐世界装到莲花里去了。若是引得如来佛祖不满,引西方之兵犯我疆界,失了两家友好,可不是天大的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