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五章衣冠禽兽不如俺
    ,。

    “你又是哪里来的什么东西?”悟空转头依礼问秦王,及殿上列位士大夫道:“秦王在上,诸公当前,不知此人可是封秦王之命执政?”

    秦王面色有些不定,迟疑片刻后,摇头道:“不是?”

    “那便是秦国卿相,与列位同坐?”悟空上前一步继续逼问。

    这时,王宫大殿中,已经有士大夫悉悉索索相互耳语,秦王脸色难看,勉强道:“也不是。”

    悟空再上前一步,笑道:“原来是各家未出仕授官的士大夫……”这时候已经有与缇方士有过节的士大夫在下方道:“此人只是巫觋方士之流,如何能算得上我们秦国的士?”秦王的脸上更难看了,缇方士也有些狼狈,抱拳向秦王道:“大王,这猢狲不过披毛戴角禽兽之流,如何能在堂上质问王上,赶他出去便是!”便要唤卫士进来。

    只听悟空一声厉喝道:“既然只是方士巫婆神汉一流,足下有何面目,在秦国朝堂之上问国家礼乐制度?又有何威权,喝令卫士?莫非秦国上下,尽是看着这等无礼无法之徒,篡夺秦公权柄之人吗?”

    一声厉喝,逼得缇方士进退两难,更有诛心之言,直勒问秦王名器。

    悟空不等缇方士反驳,冷笑追问道:“我听闻,诸侯国君,唯有名器不可授予人!郑庄公以名器授予祭仲,而使得权臣操持废立,鲁昭公因为名器落于三桓,竟然因为斗鸡而被驱逐——诸侯名器,乃天子所封,依礼乐而立,今日我见秦国礼崩乐坏,国君名器竟然又操持在一位区区方士里。我在堂上问国君,国君不答,而诸士大夫避退,唯有方士,动辄呵斥,呼唤卫士——不知是秦公养士,还是方士养士?”

    “由此可见,鲁昭公之鉴不远矣!”

    秦公闻此言,脸色铁青,一面是对缇方士感到不满,甚至忌惮,另一面却是对悟空此言而恼怒,他既不肯丢了面子,若是让人知道,他因为一只猴言乱语,就处置亲信,就一丝皮面也不剩了。此时秦国朝堂之上,便出现一只猢狲拖着大了一号的冠服,当堂喝问,却无人敢应答的场景。

    场面十分尴尬。

    缇方士脸上憋得青紫——这只猴子,是要逼死他啊!

    而堂下诸位秦国卿士却是不肯多言的,礼乐制度,乃是等级观念的体现,士大夫身份的意识形态,属于政治正确,一位士大夫再傻也不能反对礼法,而且缇方士不过一位巫觋,非同类,平日里得秦太后信任,便已经惹了不少人的眼,傻子才肯帮他出头。

    但缇方士在这么格格不入,也有政治同盟,只是不肯为他出头顶雷而已,却有人悄悄的通知了外面,一位内侍,溜出了正殿,往侧门出去了。

    悟空见满堂鸦雀无声,厉喝道:“何不斩方士以示天下?诛缪丑以正名器?”

    听到这里缇方士再也无法沉默了,在让这只猴子说下去,怕是要被弄死啊!他咬牙切齿,指着悟空颤声道:“礼法杀人……礼法杀人。你……你这是要弄死我啊!大王,不可听它挑拨离间啊!”

    “住口!”堂后传来一声厉喝,一位华服老妇从殿后款款而来,道:“何人敢言杀我爱士?”

    缇方士像是看到了亲娘一样迎了上去,泪流满面哽咽道:“王太后,您终于来了!王太后……”他迎上前去,扶着那老妇的,恶狠狠的看着悟空。

    那老妇倒有气度,但悟空一对法眼能明察微毫,量子元神能演算一切,他观那王太后之气,已经垂暮老朽,依然夹杂元阳,驳杂不堪,似乎还练了一点采补门道,汲取壮男精气,延缓容颜衰老,看她这般信任缇方士,这采补法门从何而来,那就不问即知了。

    最可怕的是,悟空已经察觉,缇方士和那王太后气混杂,绝对是练过的,实战教学。

    想到这里,饶是悟空石猴本性,不受礼法拘束,也不禁眯了眯眼睛,他上堂前,把持人性,把孔丘那里听来的教导学了十成十,现在才有几分流露本性,憎恶道:“瞎了俺老孙的猴眼,怎有这般腌臜之人。”

    “王上,岂能因一只猴的胡言乱语,而杀国士?”王太后也不管悟空,直接与秦王说道:“猢狲不过禽兽,善学人言罢了!它这般胡话,不知道是那个有心之徒教它说的,怎能当真?纳谏于士大夫,那是美言,那谏于一只猴子,那像什么话?”

    “要我说,不必和它计较。把它关到兽园里,当个趣也就罢了!”

    王太后的道行,不知比那个缇方士这种政治小白高到哪里去了。她就不和悟空说话,直接就拿身份,要把事情钉死在那里,这种我不和你讲道理,直接用地位处置你的权贵政治段,相当流氓,任由悟空如何辩才无双,理直气壮,都统统无用。

    悟空也是气得打颤,恨不得一棍子敲死这等恶心权贵。

    陈昂放悟空上去,哪里是和这些蝼蚁计较的,乃是磨练悟空,日后上了天宫得了正果,官场斗争起来,不比这更讲道理。这天上的高位神仙和地上的凡人权贵,做起事来都一个样,先练练再说。

    故而传音,让悟空收了神通,不要一时冲动,把这里的秦国权贵统统捏死。

    “悟空,你且住。老君下凡历练,不显神通,你这般玩闹,为师在太清道友面前没皮面耶!等我们过了这八百里秦川,你再驾云回来,把他们统统棒杀了罢!为师已经选定了左近了一个妖怪,到时候把事情往那妖怪头上一栽,那天宫神将是多晓得事的人,必然不会拆穿,就算有一两个不开眼的,为师还护不住你吗?就说和太清道友论道,误走了随侍的童子,那玉皇大天尊也不会恶了为师的脸面。”

    悟空按捺住杀,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道:“王太后何以此话来教吾?我虽是个猢狲摸样,但礼从孔丘,道学老子,一脑子的学问具是恩师点化,胸中藏有八千卷古书,尽知五千年前后事。本随侍恩师身旁,只做一童子。”

    “那回礼应答自有函谷关关令,周大夫尹喜在。”

    “是你秦国上下,托冠服与我,然后沐浴更衣,尊礼守法,一举一动无不规矩,如今君视我如使节,尔视我如禽兽,可是前恭后倨,故意辱我?还是本就有意作弄,托礼服视我如小丑?我牵牛前,车后载的是大贤老子,博士陈昂,周大夫赶车,函谷令驾牛。”

    “竖子安敢欺辱我?”悟空拍案骂道。

    “我沐猴衣冠,自如正人,怎比你衣冠禽兽,畜生不如!”

    王太后哪里听过这般指着眉毛的辱骂,气的喘息不平,哆嗦的指着悟空道:“你……你说什么?”

    “住口!无耻老贼,安敢在此饶舌!身为王太后,不清不白,圈养面首,秽乱后宫,不知礼法,妄言朝政,你枉活七十有二,一生未奉天子安国人,只会摇唇鼓舌!虔信巫汉!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朝堂上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来人啊!”王太后气的栽倒再地,秦王惊的离席而起,四方卫士顿时紊乱。

    悟空却不住口,反而一脚将上来拿他的两个内侍踹到,跳到秦王面前案上,指着堂上众人问:“我问尔等。学过几天书,念得几个字。”又拽着方士的领口问:“说,你念过什么书?可识得周金文,商甲骨,夏卜辞?”

    那缇方士,不过是个会通灵降神之术的巫觋,所会的法术,无不是要运转一番,开坛做法才能用出来的,被悟空这等武艺的劲一抓,顿时感觉一股大力将他提了起来,慌得六神无主,惊叫道:‘我同师傅学的法术,未看过什么书。”

    悟空随将他砸到地上,笑骂道:“那你也敢说我是无知禽兽?”

    又伸抓来一个士大夫,凑到跌倒在地的王太后身前,推开阻挡的内侍卫士,一张毛脸吓得王太后连连尖叫,悟空龇牙喝道:“不要叫,我问你,你看过什么书,学了什么学问?”

    那士大夫两股战战,胯下已经滴落黄汤,口中呜呜道:“只是看过一些史书公文。”

    悟空连抓几个,有的还是卿相之才,一一问了,无不如此,最博学的一个士大夫,也不过看过四国史书,学过本国的公文,虚算起来,才认识两千多个字,看过一万言的书。悟空将这些货色随贯在地上,一巴掌拍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卫士狂笑道:“我道是如何的学问,自命不凡,看不起我禽兽出生,原来也就认识个字!”

    “俺老孙从东海傲来国来,历经千儿八百万里的路程,游历过数十个国,见过的两大部洲的人,那各种俚语,我学了有十来种,各国文字,我通那么八九门,后来有幸拜入师尊门下,听那孔丘讲学,老子讲道,和子路学过那孔丘整理的各国诗八百篇,各国公文,上至夏商周,下至诸侯国的公文集子,名《尚书》的又有五六十篇,学《礼经》《乐经》,又学那文王易,孔丘注,后来师傅给我讲《连山易》《归藏易》,各国史书,乃至上古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还有师傅所说的上古《山海经》风茂。青铜金文,神鬼卜辞,甲骨结绳,无所不通,还有各种仙家学问。”

    “就是你们凡人的学问,我念过的书,也有九亿八千万言,识得的字,有八十九种。”

    “你们尚不及我的一个零头,那里来的骄狂,看不起俺老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