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七章造法坛雷神报复
    ,。

    秦王宫中,一片狼藉,王太后昏迷不醒,而秦王颜面尽失,群臣世族犹疑,目视那兵甲坠地满庭,损兵折将的侍卫们,秦王恐惧又愤怒,不过片刻,便有亲卫来报:“大王,那猢狲打散来阻之军,伤了上去拦他的数将,往西门出去了!”

    “废物!”秦王暴怒道。

    他忽而站起,就要掌掴那亲卫,但眼神扫过下面那群侍卫的神色,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秦王虽然昏庸,但每当涉及到政治斗争的时候,心里又异常清醒,他意识到此次变故,已经大大损害了他的威望,若是在激起兵变,这秦国恐怕要换一个王了!

    他硬生生的停住了抬起的,缓缓收回,声音低沉道:“也罢!是那妖怪妖法厉害,你们虽然忠勇,却也只是区区凡夫,奈何他不得,也怪不了你们。”

    余光扫过瘫在地上的缇方士,秦王目中闪过一道凶光。

    他咬牙切齿,冷冷道:“把那个奸邪小人给我绑起来!”他指着缇方士道,周围侍卫岂敢不从命,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把那缇方士抓着胳膊,扭送到秦王面前,缇方士这才回过神来,万分恐惧,秦王抽出腰间长剑,值指缇方士头颅,冷冷道:“寡人斩了你这……”

    “大王住!”缇方士大吼道:“大王就这么认了不成?”

    秦王下一顿,缇方士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促道:“大王,鄙人虽然罪该万死,但那鄙贱猴妖使得大王如此受屈辱,在这堂堂王宫之中,侮辱我秦国君臣。此事就这么算了么?士可杀不可辱,如此深仇,九世可复!在下虽然万死,但若是杀我而忘那罪魁祸首,祸乱宫廷的猴妖,世人该如何看待我秦国,国人又如何看大王?”

    “那你说……”秦王狠狠道:“寡人该如何?”

    “请大王饶我一命,以此残身,为大王除妖!”缇方士跪拜道:“那猴妖虽然法力不凡,神通厉害,但他早已得罪上界雷神,在下有两个结义兄弟,武艺不凡,再请来上界神仙相助,必能带那妖猴的首级而回,悬首于堂上,以慰大王之仇!”

    “好!”秦王剑指缇方士道:“带着妖猴首级回来,寡人就赦你大罪,以五百户封之,若是你回不来,那就等着五马分尸吧!”

    缇方士连忙立下军令状,又告秦王道:“再下鄙微小人,微言难达天听,还请大王告之!”随即搭台做法,让秦王书黄表,去告那九天雷神普化天尊,那方士代秦王发了文书,烧了黄表,化烟直上玉帝案前,有游奕灵官奉上。

    玉皇大帝看过秦王之表,召来千里眼,顺风耳道:“那人间秦地之王,上表于朕,告下界有妖猴作乱,在他朝堂之上大闹,请朕发雷部之兵,下界降妖。你们两个监察天下,有此妖作乱,为何不报上来?”

    只见那千里眼,顺风耳面面相窥,无言以对,只是迟疑,还好有太白星君上前低声道:“陛下,您忘了那西行的两位圣人么?”

    “哦?这与二圣有何干系?”玉帝问道。

    那太白星君小声道:“是那秦王失礼,请老君化身赴宴,却殿上无礼,这才惹得为两位圣人牵牛的猴子出,闹了一场,如今二圣已经离开,继续往西去了!”

    “原来有这般干系,那边将此表发往雷部九天雷神普化雷府,着他们处置!”玉皇大帝垂目道。

    玉帝掷下旨意,径至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府下,当即有事先埋伏在那里的雷公电母,拿了旨意,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下界找悟空的麻烦,两神尊先找到那缇方士,对他言道:“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事么?”

    缇方士吓得打跌,忙道:“两位神尊在上,小的都是奉命行事啊!正是奉了您二老之命,去为难那妖猴,如何犯了忌讳,闯下祸事?”

    雷公电母早有腹案,这乃是神尊下界行事的门道,唤作‘杀威棒’,那凡夫俗子,畏威而不怀德,神尊借他做事,若是不杀一杀他的气焰,难免会有腹诽不满之意,摇摆犹豫,反而容易坏事,所以先得吓他一吓,教他心有畏惧,才好驾驭。

    “我叫你收拾那猴子,没叫你惹老子大贤,你把那猴头单独叫去便是,为何要请老君赴宴,却给他脸色看,你知道那是太上老君下凡,惹了他老人家,没你好果子吃!如今又鼓动秦王上表,上天发旨给我,叫我们严查此事,若是把你这祸首拿下,十八层地狱你走一遭,下辈子投胎畜生道吧!”

    那缇方士吓得魂飞魄散,直跪道:“神尊饶命啊!我为神尊赴汤蹈火,闯下这般大祸,求神尊救我一把!”

    那电母扮作红脸,。好言劝道:“此事却也不难,若是做的好了!反而化凶为吉,变坏事为好事,此事需有人承担责任,不是你挑拨离间,使得圣人受阻,就是那妖猴猖獗,闹的秦宫不宁,若是那妖猴无事,你便要倒霉,要想不承担这般责任,你就要让那妖猴戴上这个帽子。”

    “这里面总有一个坏人!你有我们在背后撑腰,却不用怕那只猴子,只管跟他斗去!”电母道:“老子西行,化胡为佛,乃是天庭功业,你若想挨过此难,只是要与我配合,叫那只猴子把闹秦庭,惊动玉帝的罪过承担下来。”

    提方士连忙叩首道:“求神尊指点,我该如何行事。”

    电母耳语道:“那老子西行,如今刚到终南山下。你造起法坛,让那秦王下旨给你,通灵尊神,请四方神仙助你,与那猴子斗法。若是把那猴头斗败了!我就有办法让它获罪,到时候你又降妖之功,即便投身天人,飞升成仙,来雷部做个天将又有何难?”

    缇方士闻言大喜,电母把法坛尺寸,仪轨要旨,乃至四方神仙真名都与他说了,又教他如何书写符旨,把那玉帝圣旨放在符旨后头,再教他搬山填海、呼风唤雨、五雷正法之术,请秦王派了力士来,在那城外遥望终南山处依法搭建法坛。

    如此一日之后,法坛建成,那缇方士径到了坛门外,直行而上,登上那三丈多高的高台上,只见左右插着二十八宿旗号,又有九个旗帜,写着九耀星君的姓名,顶上放一张长案,案前有一尊大鼎,四方香烟霭霭。案上供着一面金牌,牌上镌的是普化天尊的名号。缇道士托着一面铁牌,牌上书的是雷霆都司的符字,有着雷公电母的签押。

    再左右又有五色土堆之坛,坛上以玉书埋着五岳帝君的名录。还有许多缇方士的徒子徒孙,在那里写造符书。坛边摆着几尊小神,都是那执符使者、土地赞教之像。缇方士两边各有两个方士,托着四海龙王的牌位。

    又有四大元帅、四大天师,四大天王,等等供奉在旁。一共三十六位天将,无数天兵护卫。

    那雷公电母在天上看他,雷公道:“我去请了四方的道友,虽有老君的情面在,许多人不肯应,但我说了只对付那妖猴之后,便纷纷首肯,到时候那方士一做法,四方的各位仙家便会相应,有那玉帝圣旨在,便不违背天条。”

    电母笑道:“如此虽然不能让那妖猴伏法,却也能叫它进退不能。”

    “那妖猴两位圣人之命在前,我们阻了老君西行之路,圣人不显神通,必是它来天上求我们放行,那时候到了我们的地盘,如何拿捏,不是简单?就是圣人怪罪下来,我们奉旨行事,也无过错,不然那五岳帝君,四渎龙神,天兵天将岂敢答应我们?”

    “毕竟只是借那缇方士之出,一切罪责,自有他来承担。”雷公冷然道。

    电母低声说:“即便收拾了那只猴子,也不好放过那缇方士,找个借口,教他担上恶了老君的罪名,点入地狱便是,免得落人口实,老君那里,也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