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八章搬山卸岭十万山
    ,。

    那牛车已至终南山下,陈教主下车而行,远望这郁郁葱葱的终南山,尹喜在前头领路,他曾于终南山上,结草为庐,以为楼观,刚刚到了山脚下,便请老子同往旧庐暂居,等歇息两日,再去赶路。悟空跟在陈昂后面,一同领略这终南山景。

    悟空看陈昂走上一座孤崖,远望这关中平原,它紧紧跟在一旁,等陈昂坐下了,才问道:“师父,我常听你提起那老子祖师是天上太上老君下凡,又是您太清道友,这几日里,我与附近的山神土地打听,他们都道:那李老君,虽是开天辟地之祖,且尚居太清之右,这两位不是一个人哩!”

    陈昂只是笑道:“这山神土地知道些什么!论起来,陈教主远在天外,乃人道教主,无量天尊,如今垂拱天外,运转人道,而为师却在这里,这么说,为师和他也不是一个人?”

    悟空迟疑道:“祖师是说,那太清道德天尊,与那太上老君,如今的老子祖师,却是一体两面?”

    “道德天尊和老君老爷一个远在大赤天太清境,一个居于离恨天兜率宫中,三清境远在三十三天最高处,与离恨天相距不知几许,居然也是一个人!”

    陈昂摇头笑道:“你知道太清道友多大神通,就敢妄自揣测教主本事,我问你,昨日的你和今日的你,可是一个人?”

    “昨日之我和今日之我,当然都是我。”悟空道。

    “那太清道德天尊和太上老君,又如何不能是一个人呢?于我等来说,应身,报身,本我,自我,化身,分身,又有何区别?不过是一个‘我’的不同相而已,那太清道友于一千七百五十元会之前开天辟地之时,化身盘古,每一元会,又有太上老君开天辟地,又号称盘古。”陈昂笑道。

    “故而,盘古也是老君,又是太清。”

    “上古之时,老君又化身女娲炼石补天,故而女娲也是老君。”

    “太清化身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一气化为三清,那上清灵宝,玉清元始,太清道德,又都是太清,太清道友有多少身份,多少相面,你数的清楚么?”

    “我只告诉你,这周天之内多少上古之神,如泰一、太元、伏羲等等,恐怕都是太清道友所化,就连这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跟脚来历也蹊跷的很,只怕……”陈昂说到这里,忽而摇头笑过不提。

    “原来如此……”悟空有些恍然点头道。

    陈昂拍它脑袋:“你又想到什么了?对于为师来说,太清,太上,老君,老子皆是一体,宛如一人,只因为师与太清一般,已经超脱‘一’而知‘全’,但与你来说,太清道德天尊是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是太上老君。不见根源,就不明他们二者之别,还是当做两个人罢!免得弄巧成拙。”

    “就是异日你超脱此界,于异界天外,看到人道教主,无量天尊之时,那也不是为师,只是你的另一位祖师,除非有一天,过去未来同你没差别了,晋入无可名状之境,那时在陈教主面前,又与为师无二了。”

    悟空只好点头道:“弟子知了!”

    又道:“昨日那缇方士竟然是受雷公电母指使,他二人好不晓事,祖师圣人之尊,也是他们能招惹的?若不是祖师拦着我,我打他个七荤八素,不过此番也不能善了,定叫他来的去不得。”

    陈昂道:“你这猴头,果然生性桀骜,这周天之内地位最尊者,乃是玉皇大天尊,太清道友开天辟地以来,这位玉帝跟脚最为隐秘,历经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乃是这方天地之主,统御诸神佛的至尊,为师到了他面前,尚且要尊一声玉皇大天尊,老君都要称臣,三清之贵,且在他之下,灵山神佛共尊之主,三十三天天庭至尊。”

    “而这天庭,更是统治三界的朝廷,西方灵山如来佛祖,亦要遥尊天庭。”

    “得天庭灵山册封者为仙,非得编制者,为妖魔。为师说是圣人,却也只是德高而已,尚且不是天仙神仙,虽然是天外教主,此世真论起来只是个散仙的名分,那雷部是天庭亲信,玉皇重臣,风雨雷电皆归它管,降妖除魔有雷部天将来。在为师出身的天外,算是民政部和公安部集合体,而雷公电母,却是雷部高官重臣,省部级别。”

    “如果三界是一国,那玉皇大帝便是一国之君,三清是政协主席,老君一政协副主席,圣人说起来,也只是学术界领袖而已,你看那孔丘,亦是圣人之尊,到了老死之时,区区一鬼差也能抓他去,为师这天外教主,不过是外国政党领袖而已。这老子西行,乃是学术界领袖,政协副主席太上老君,坐陪为师这个外国政党领袖,西去三界特别行政区——灵山考察。”

    “说起来,为师和玉皇大天尊同坐,地位平等,但这三界之内,不归为师来管啊!”

    “你是为师弟子,也是此界出身,没能登入仙籍,玉皇大天尊面前,没级没品,连个官都不是,陪着为师和老君西行,算是个临时工司。得罪了公安部省部级重臣,人家畏惧老君和为师的面子,怕闹出外交事故来,不敢在官面上为难你。”

    “但指使一个下界有活力的社会人士缇方士,在秦国镇上挑拨镇长秦王侮辱你这个司,怠慢了我和老君,你又能如何,你大闹了地方政府,秦王一本参了你,玉皇大帝着使雷部调查,文件落到了雷公电母那里,借此来卡为师和老君西行考察的项目,程序合理,玉皇大帝那里也说的通。”

    “你若是要和他理论——到了雷部上,雷公往座上一坐: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就算你去找玉皇大帝,你是个什么身份?如何能见到玉皇大帝,就算玉帝给为师面子,接见了你,这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你要老子和为师在这终南山下等多少年?”

    “等到玉帝震怒,要求调查项目停滞原因,雷部有公文在,大不了把那缇方士抓去顶罪。你能怎么样?神通再厉害,法力再通玄,不在体制之内,谁又怕你来着?就算你在体制内,还有些地位,就如同老君一般,副国级,大家不是一个系统的,你又能管着谁?”

    “清贵老君,难道还能为难雷部高官吗?人家只是碍着老君的面子,怕他找九天雷声普化天尊,吃挂落而已。”

    陈昂给悟空分析清楚,笑道:“这天庭自有规矩,却不像这下界妖魔,凭法力,比神通,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此乃官僚主义顽疾,不以能为胜。除非你打垮这天庭,掀翻了玉帝的神座,自己做了天帝,不然不按规矩来就是妖魔作乱,对抗的是整个天庭。”

    “而且为师一个外国政党领袖,在这方三界造反,岂不是外国侵略?闹起来,太清道友都不能容我。不过要是三清四御这等天庭重臣造反,推翻了玉帝的神座,那就顶了天是军事政变……悟空啊!这体制内反体制的妙处,就在这里……要努力哦!”

    =陈昂给他分析起来,悟空听得冷汗津津,深感这官场套路之深,他抬头看天空中乌云密布,宛如有无数神将,乞立云端,未几,忽而大风吹起,这终南山往下看去,地上腾起浓密的黄雾,如云遮蔽,饶是悟空法眼,也看不清里面情况。

    那边咸阳城外,缇方士遥望终南,定立高台上,执铁牌,念声咒语,将一道符在烛上烧了。那底下两三个力士,也拿一道文书,点火焚之,那上面乒的一声令牌响,只见缇方士打散发髻,披头散发,将铁牌重重往案上一拍。

    念道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南岳衡山司天昭圣大帝、中岳嵩山中天崇圣大帝、北岳恒山安天玄圣大帝、西岳华山金天愿圣大帝名号,咒以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天上雷公电母急忙将玉皇大帝责令雷部调查猴妖闹秦庭的谕旨奉上,借缇方士的符,发往各路神仙,要求配合。

    这执符使者拿了缇方士的文书,并雷公电母的公文一起,发往五岳帝君处。

    五岳帝君只是一看,玉皇大帝旨意公文在,便将文书下放到各个山神处,让其听从号令,这番程序完成,便有数百山神土地,携了自家的灵山,托来了五岳,来到天上预备,着缇方士一声号令,便把八方五岳之山,搬到了终南山前。

    陈昂悟空,见那山前的黄雾腾起。

    陈昂笑道:“你看,这雷公电母的段来了!”

    悟空窥见这关中平原之上,瞬息之间立起无数灵山,约有数万里广大,十万大山重重叠叠,无边无际,这凡人脚力,怕是一辈子也爬不过去,阻了老君西去之路。

    悟空暗中叫苦道:“苦也!这雷公电母好不晓事,闹的这般大的场面,俺老孙在两位圣人面前引路,却闹来无数山阻,岂不是让我在祖师面前难看?这雷公与我斗法,却借助天庭之力,一日搬来十万大山,他想让俺老孙求饶……那是不可能的!”

    “但这十万大山之险如何过……真叫俺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