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二章金猴奋起千钧棒
    ,。

    悟空此时已然状若疯魔,量子元神演算一切,固然是惊天动地的神通,但这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状态太过魔障,若是沉迷其中,面对那无穷无尽的计算力,个人的情感和人格太过渺小,一但失控,人格稀释在计算力中,悟空这个石猴,怕是要生出一颗如神的石心。

    此刻,悟空唯有放纵心猿,以魔性对抗神性,他双足用力,如同纵地金光,来去自若,向四周神将扑去,张口嘶吼,露出一双锋利的犬牙。

    “打死这只疯猴子!”石敢当怒喝一声。

    石敢当引动漫天元气灌注于中双锏,铁锏犹如蛟龙出洞,粉碎真空,一锏挥出,将这漫天云彩震的粉碎,铁锏挥起时,遮蔽日月,锏出如龙后,震碎其下的数十座大山,悟空咧嘴一笑,露出犬牙,他不招不架,只是缩身往石敢当怀中一蹿,一双铁掌,带着数百万吨之重,粉碎了石敢当的铁甲护心,重重打在他心口。

    而那双铁锏落在悟空头顶时,只听当!的一声,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随即高高弹起,石敢当此时内脏粉碎,竟然握不住双锏,掉落下云去,而悟空竟然只是晃晃脑袋,一头金毛随风挥洒,竟然毫发无伤。

    石敢当吐血急退!

    但这一锏终究给悟空带来了一些麻烦,那三十六雷将一拥而上,趁着悟空头脑昏沉,一时反应迟钝之时,上去勒的勒,抓脚的抓脚,周围天兵天将趁而上,一时间竟然拿住了悟空,远在天外的雷公见状狂喜,中轮凿如飞。

    那玉枢雷、玉府雷、玉柱雷上清大洞雷、火轮雷、灌斗雷、风火雷、飞捷雷、北极雷、紫微璇枢雷、神霄雷、仙都雷、太乙轰天雷、紫府雷,神宵三十六种天雷依次轰击,招招要命,麾下神霄雷公、五方雷公、行风雷公、行雨雷公、行云雷公、布泽雷公、行冰雷公、行霄雷公、飞砂雷公、食粜雷公、伏魔雷公、吞鬼雷公,统率三十六雷公一起发雷,个个用力。

    一时间罡风化为刀锋,朝悟空劈砍而去,天地间风雨大作,冰刀金枪夹杂着风雨劈在那十丈高的石猴身躯上,天地间雷霆翻滚,无数银蛇狂舞,火链劈空,直往悟空身上肆虐。

    悟空一身毛发虽然还金色耀眼,但终究凌乱了!一丝金银相间,泛着金属色泽的血丝从凌乱的毛发上滴落,犹如水银一般,洒落当空。

    “那妖猴受伤了!”只听半空中有神将惊呼道,声音里满是喜色。

    顿时满天哗然,那断断脚,残废倒地的山神天将们面露喜色,身受重伤,或是法体大损,或是灵山被毁的神仙们,也几乎热泪盈眶,那五岳第一战神石敢当,更是一边口吐鲜血,一边大笑道:“他终于不支了!诸位天将,速速除此大妖!”

    那边雷公也松了一口气,对旁边的电母道:“总算让它伤着了……我还以为它是个铁打的呢!”

    电母笑道:“纵然是个铁打的,这么多捶打下来,也应该软化了!”

    悟空仰天长啸,奈何那数十位神将取来雷火锁链,将他束缚,更有天罗地网加身,天兵神将唯恐悟空挣脱,取来锁拿妖魔的种种锁链,更从刮龙台上取来缚龙索,斩仙台上借来捆仙绳,天雷地火,种种神兵一一锁拿,悟空极力挣扎,也挣不脱这无穷枷锁。

    石敢当叹息道:“这般厉害的妖魔,我有许多年未见了!”

    那温元帅温琼亦是东岳大帝部将,位列天庭四大元帅之位,地位犹在石敢当这护法神之上,他扶正被打歪的头盔,看着自己身上盔甲种种骇人的伤痕,同感慨道:“怕是那积雷山牛魔王,也没有这般厉害,若非老石你用命,怕是只有请五方五老来拿它!”

    “上次这般恶战,还是大禹治水之时,我们与那淮水巫支岐!”华光天王马元帅回想道:“那也是一只猴子……莫非猴子都那么厉害么?”

    四位大帅看着缚于重重枷锁中,犹自挣扎不休的悟空,目光中有千般感慨,那石敢当勉力站起,劝告道:“你这泼猴,不识王化,当有此劫,奈何我看你一身武艺精湛,是个大才,白白送死岂不可惜,若是告个罪,我石敢当替你美言一句,玉皇大天尊降恩下来,封你一个天将之禄位,大家同朝为官,你也能得个正果。你认不认此罪?”

    “呸!”悟空笑骂道:“俺辛苦修行,与师父求道向学,可不是为了上天当狗!”

    “总有一天,俺要挣脱这重重枷锁,去到此天之外看一看,畅游这宇宙天地之间,管叫玉皇不能缚我心,四方仙佛不能违我意,超脱,自在,逍遥,求索,觉悟,那才是真个大自在!这般逍遥志愿,岂是区区一个正果,就能满足的?”

    悟空微微一笑,跌伽而坐,面露平安喜乐,这一刻他才觉悟:“师父啊!你说我心猿难束,原来这心猿,就是自由么?”

    那边石敢当面皮气的发青,骂道:“好胆,你这妖怪如此放肆,真是不当人子。”

    雷公电母从远处驾云而来,看到悟空后纷纷骂道:“石敢当天将勿恼,这般妖怪,总有些失心疯的愿望。”又看悟空道:“你这疯猴子,总算落在我里了!”

    电母道:“扒了它的皮,抽了它的筋,看它还能不能猖狂!”

    雷公沉吟片刻道:“那老君……”

    “哪里还顾得上管老君如何?”电母冷笑道:“你看看左右……它得罪了多少人。就是老君来了,又能如何?”

    雷公往左右看,只见诸位天将各个四肢折断,吐血内伤,十万山神折了小半,法体重伤,百十年都恢复不过来的也有许多,斗部雷部各个面色难看,就是有一二侥幸,也都灰头土脸。

    雷公不慌反喜,暗道:“这泼猴得罪这么多人,就是老君来也,也难救他耶!”即刻道:“那就升起斩妖台,叫这厮不得好死,再去阎罗那里告上一声,十八层地狱定要它走完一程。”

    悟空内心平静,只觉得心头空明,往日种种魔障皆通明透彻,不再是难挨,他运转量子元神,渐渐能把握自我,只看见数百里外,自家师尊坐在丹炉前,忽的抬头对它一笑,悟空顿时也笑得,做歌道:“打破顽石不悟空,释放心猿脱枷锁。”

    歌声落,便看见一道金光自终南山起,穿梭虚空而来,落在自己中,金光散去一看,乃是一根筷子粗细的棍子,入只觉得极其沉重,又不沉重,正是操纵引力之质点,撕破虚空之星核。

    心里顿时明悟,量子元神运转之下,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等种种道理,明悟于心,彻悟引力与时空的妙谛,只是一抖,那小棍顿时变粗变长,光灿灿,圆坨坨,一棍起,而天地变色,一棍落,而山河翻滚,管那捆仙绳,缚龙索,只是一棍,便打的粉碎。

    有注意那猢狲的天将,吓得破音叫道:“那猴子逃出来啦!”

    但此时话已经说晚了,猴子粉碎真空,挣脱枷锁,朝天一棍,风云变色,一棍打下去,时空扭曲,宛如一无穷大的质点落于时空维度上,周围神将感觉身不由己,一股能叫他们筋骨粉碎缩成一团的大力,拉着他们只往悟空棍头去,那十万山神有无穷大力落在身上,血肉骨头都坍塌成为一团,那天兵天将,纵有修为高深,能在无穷引力之下,保持法体的,也身不由己的往悟空棍子上飞去。

    一棍下来,砸死十万山神,打碎无数天兵,那天将雷将,俱都法体崩溃,那雷公电母只把天灵触铁棍,脑花四溅,风婆云童倒了大霉,六丁六甲遭了大难,四周围观的神仙,都身不由己的卷了进去。

    地上的秦国君臣分明看见,那云上星落如雨,一时间十万大山风雨停息,少顷之后,血雨倾盆,神仙之血浇透了土地,肥沃了草木,那十万灵山之上一时间灵气蕴蕴,灵芝仙草招摇,瑶花琅树繁盛,宛如仙庭。

    天庭上玉皇大帝顿笔,四方里五月帝君震怒!

    终南山上,老子捧着一本《道德经》掩卷长叹,陈昂望天微笑,老子推门而出,站在陈昂旁边道:“此劫终了,西行再续,道友,该收拾残局了!”

    陈昂看着自己面前的残棋,伸一抚,打乱棋盘一片,笑道:“无非是法体破灭罢了!又不会死……玉皇道友哪里会怪我?况且,贫道还想向大天尊讨个官做,切让悟空去闹……他闹的越大,我的官位也就越大,若是它打了五岳帝君,闹上凌霄宝殿,说不定那五方五老里,还能添我一个?”

    “贫道与老君下棋入迷,走了牵牛的猴子,自家弟子,累的五岳不安,天庭不宁,伤了四方天将,闹了陛下的凌霄宝殿……我也很内疚呢!回去就狠狠教训那泼猴!”

    “哈哈!”陈昂和老君相视而笑,这便摆上棋盘,再来谈一局。

    隐隐约约听到有声音传来:“那大天尊的屁股,如来摸得,贫道就摸不得么?套路,都是套路啊!老君,你们这套路,贫道都摸透了!来来来……这一局,我要屠你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