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七章灵光无定两界云,斩妖除魔诛仙神(两章合一)

第二十七章灵光无定两界云,斩妖除魔诛仙神(两章合一)

    ,。

    司案判中这般变故,蒿里鬼国之中最先知道的自然是东岳大帝,其次便是碧霞元君,这碧霞元君着实不一般,本是东岳大帝昔年统率幽冥之时的一尊随侍玉女,后来得大帝提携看中,修行累世,终于证得正果,尊为泰山神女之位,如今也是天庭麾下一尊威名赫赫的神女。

    这只看蒿里鬼国之中,悟空打翻陆判,她居然第二个察觉,竟在丰都大帝和其他四岳帝君之前,就知道这尊女神如何不凡,天庭女神之中,唯有这碧霞元君和妈祖娘娘最为尊贵,凡间便有南妈祖,北元君一说。

    碧霞元君柳眉微蹙,道:“那陆判好不晓事,陛下如此严阵以待,便知那孙悟空不是一般的小妖,乃是妖魔中的大圣,他居然还如此怠慢,不马上把那孙悟空押到陛下之前,贪这一点微末之功,以至法体被毁,又走脱了孙悟空!”

    东岳大帝亦是有些不悦,忽然开口道:“元君!”

    碧霞元君出列道:“父神,儿臣在!”

    “我命你带上地祇主令温元帅及地祇院九大元帅,并追魂朱太尉,协真侯刘元帅,十五司判官,二十四案主者,三十六洞天仙官,七十二福地仙官,等诸神仙,天将,去将那妖猴拿来!”

    “是!”碧霞元君奉命道,她如何不知,那孙悟空能大败雷部天将,将石敢当等人打的法体具碎,这一干天兵神将无非是在一旁壮壮声势而已,只能算高级仪仗队,真正要拿下那孙悟空,还需自己亲自出。碧霞元君领命而去,刚出帐外,就看到远方悟空挥棒而起,将那恶部尚书打的飞起。

    “杀了那只妖猴!”

    “尚书,尚书!大人,恶部尚书元神溃散,快要不行了!”

    “妖猴!这里是泰山府君座下,蒿里鬼国,岂容你猖狂!……诸位阴兵神将,给我结阵!”一只金色的大,撕开百万阴兵结成的鬼云,一拳轰在阴兵结阵的阵眼上,那数百万阴兵鼓起阴气,化成一只凛然巨兽,仰天咆哮,与其相抗。

    半空中,此兽昂然而立,通体漆黑,其状如牛,头顶四支弯曲如新月一般的利角直抵悟空咽喉,它身体隐于鬼气之中,一双通红的眸子刺破黑云的遮掩,凶光闪烁。

    正是上古四凶之一——梼杌。

    悟空连续几捶,打在梼杌头顶,只感觉下那只凶兽虽然是鬼气所凝,但是坚硬如金刚,吃它铁拳也只是身体微微涣散,被那百万鬼兵的阵法一转,就恢复过来了。

    悟空一只反握住梼杌之角,将它按的俯下身来,它三尺猢狲,一只按在那小山一般的梼杌身上,仿若微尘一般,偏偏是仿佛挂在梼杌身上的渺小一点金色,让梼杌怒吼连连,却被按下头去。那百万鬼军在几位地祗元帅的带领下,齐齐大喝,不要命的催动元气,梼杌得此根基大力,奋起昂首,这才搬回去一点,至此悟空终于动容。

    “那猴子撑不住了!大家加把劲!”一位鬼帅看见悟空抓住梼杌之角的,不可避免的一点一点上移,大喜道。

    “我来助你!”碧霞元君率领的地祗院九大元帅,并东岳鬼帅之首——地祇太保显德上将翊灵昭武温元帅,亦是天庭四大元帅,关、赵、马、温中最后一位的天庭大将,大喝一声,也纵身跃入阵中,他统率蒿里鬼军,接管此阵,神通大显,主持阵法将百万鬼军元气如臂指使,统率如一,使那阵法幻化的梼杌更灵动了三分。

    悟空只是毫毛之身,已然压制不住,只见三尺高的一只猢狲怒吼一声,法天像地,那只抓在梼杌左角上不起眼的拳头,眨眼间筋肉虬结,膨胀做小山大小,金毛巨猿法相化为梼杌一般大小,巍峨如泰山玉皇顶一般,抵住梼杌角抵。

    悟空另一只掰住梼杌右角,远在终南山下的本尊脑中量子元神便是一变,脱胎出来,化为一朵庆云。

    此云唤作:量子灵光无定两界概率云,乃是取佛门心光遁法精要,融汇陈昂所授量子力学大道,量子元神微观态下,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故名两界概率云,量子元神之中,悟空最近所学的宏观物理学和微观物理学——广义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开始发生碰撞和统一。

    悟空仿佛看到陈昂就坐在他面前,对他说道:“悟空,在广义相对论中,你终于观察到时空本为一体,引力源于空间的弯曲,这是一个宏观上统一,稳定的体系。但在微观世界,量子力学告诉我们,一切物质的起源,质量的本质,是无常的,是概率的,是变化的。”

    “但无论时空的亘古不变,还是量子的概率变化,它们在这个客观世界,都是统一的。”

    “常与无常,在与不在,本为一体空性……这意味着,你要更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必须去发现量子的时空,变化的时空,无常的时空,超越我们对空间和时间的感觉,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的感觉是错的,只是感觉只是近似,而真实比感觉更为丰富。”

    “去发现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统一,去接近……真实!”发现时空的变化,去领悟物质的2本质,将这个世界存在的两个元素——空间维度和物质本质,统一起来。去发现——弦!”

    “弦之又弦,众妙之门。”

    “师父!”悟空拜道:“那只是弟子的毫毛分身,质量太小,根本没办法操纵引力,弯曲时空……区区一尊毫毛分身,是战胜不了那些神仙的……我此番只是谈探一探他们的底,等我真身前去,在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那你就要问一问自己,为什么质量能弯曲空间,产生引力?物质的本质属性是什么?”陈昂叹息道:“纵使是一尊毫毛分身,你也当……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悟空冥冥之中,似有所悟,他抬起头发现自己面前空无一人,那里有什么陈昂,倒是终南山上陈昂又落一子,整个棋面,便是一变……悟空提取量子元神中的记忆,那份图纸又再次浮现在他面前,抚图纸中踩在足下的曲率引擎筋斗云,悟空看着那无穷繁复的公式,黎曼几何,罗巴切夫斯基几何,种种数学工具浮现于心,悟空恍然道:“师父,原来你的都告诉我了!”

    “质量为何能弯曲时空?”因为物质的本质就是一段不断跳跃的一维空间之弦。物质和时空,本来就是统一的,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粒子、元气、念头,所有的物质表象,其实都是低维空间向高维空间发展的运动变化而已。”

    一念而起,量子元神内无数数学公式运转,以数学工具描述出了一维之弦,向高维发展的过程,这一刻,在没有引力、电磁力、核力的区别,所有‘力’的本质,都只是空间的一段弦的弹动而已。

    顿悟之时,悟空头上量子灵光无定两界概率云陡然坍塌,变化为一颗明珠,忽而又大方光明,照彻三界,从此消失不见,这一刻量子元神从此囊括此界,不再有空间和时间上的距离,这一刻,悟空才觉悟到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的量子状态。

    这番变故,无法用时间描述,在青牛看来,不过是悟空一道元神出窍,化为庆云,庆云中忽然又显出一颗明珠,继而庆云消失,最后明珠消失,他根本无法理解,悟空这一刻发生了什么。

    那蒿里鬼国之中,毫毛分身法天像地,抓住梼杌双角,忽而分身眼中灵光一闪,不远处在一旁静持已待的碧霞元君忽然元神示警,心里一惊,慌忙道:“诸位神尊,仙家,阴兵听令,全力出,切勿在旁观了!这孙悟空……”

    她话未落音,悟空就双一扯,那两只大之间空间扭曲,无穷大力骇然袭来,数百万阴气凝成梼杌的阴兵神将,只感觉一阵根本无法匹敌的无量大力汹涌而来,那数百万鬼兵,数十位神将合力,在那股沛然大力面前,也不过螳臂当车,只是一发力,便将那阵法所化的梼杌生生撕裂。

    那漫天神仙一片哗然,鬼兵元气撕裂,一个个灰灰而去,鬼帅神将一个个倒地不起,温元帅摔在地上,脸色一白,靛色的鬼脸都透着苍白,他一口老血喷出来。

    “那妖猴法力惊人,神通可怕……元君,你一个人不是它的对。快去请大帝亲来,除了大帝,谁都降服不了它!”说着又吐一口金血,温元帅面如薄纸,气息奄奄,犹自道:“快去请大帝亲来……快去啊!”

    “老夫拼死也要拦住它,这里是帝君坐下蒿里,定不可让此妖猖狂!”

    碧霞元君却不肯回头,她只站在泰山神庭之前,挡住蒿里鬼国往泰山神庭之路。

    碧霞元君沉声道:“蒿里之内,大帝尽知,自有决断,怎么需要我来去求救?况且大帝命我来平妖,岂能因为妖魔凶狂而逃?诸位神君,仙家,温元帅拼死阻拦那妖魔,元君岂能背逃?请诸位同元君一起出,阻止这妖魔再猖狂!护我神道,卫众生。”

    温元帅悲道:“元君娘娘!”

    碧霞元君还是微微摇头,提着长剑横空,挡在悟空面前道:“诸位阴兵神将,斩妖除魔卫众生,乾坤正气当永存!”

    那蒿里之内,漫天神仙,十五司判官,二十四案主者,三十六洞天仙官,七十二福地仙官,并无数大的小的,新来的,早到的,重伤的,完好的,无数阴兵神仙一起喝应道:“奉碧霞元君诏令!斩妖除魔,乾坤正气!”

    于是各色法宝浮空,神通齐出,漫天神仙法力连做一气,仙霞遮蔽了天,清光彩霞腾腾而起,地涌金雾如连帐,端是五光十色仙家,漫天盖地神将……

    悟空执棍笑道:“人多要是有用,俺老孙早就倒在十万大山了!”

    “妖猴!你可知罪否!”温元帅脸上浮现一丝坚定,看着碧霞元君与一众神仙,老泪纵横而下,转头朝悟空大喝道。

    “聒噪!”悟空一棍挥出,大笑道:“凭你百万阴兵都不能让俺说一个饶字,难道逞这一时口舌就能?”那温元帅横眉怒目而呼,下一刻,便被一混铁棍砸成肉酱。

    碧霞元君悲呼道:“元帅!”

    “诸位仙家听令!奋起法力,降妖除魔,为元帅报仇!杀!”

    漫天神仙纷纷降下法宝,朝悟空轰杀而去,又有火神腾火,雷神驾驱风雷,山神祭起大山,城隍运起香火念力,土地将悟空脚下化为流沙,无数段神通,携着这些神仙吃奶的法力,誓要让悟空魂飞魄散。

    有参加过十万大山之战,法体破碎,元神侥幸逃脱的山神,看着这满天神仙杀气肆意,对面一只猢狲放声大笑,不禁哀叹道:“那雷公,造了什么孽啊!”

    蒿里山上无数彩霞遮天蔽日,清光仙音漫天,只见其中彩光灿灿,晃得人睁不开眼睛,那齐国国君带着祭司远望道:“泰山有仙光彩霞腾腾而起,真乃国之祥瑞。”话未落音,便见一根黝黑埕亮混铁棍一击撕裂云霞,打散清光,灭尽仙音,上抵九天,下探幽冥。

    那高天之上玉皇大天尊屁股底下一震,低头看下去,却见一根混铁棍子擦着天庭底下而过,重重的捣进泰山,整个三界为之一震,满天神佛为之一肃。

    烟云散尽后,只有一位肢体残缺,还瞎了一只眼睛的神将站在蒿里鬼国之上,木然的看着周围的废墟,以及脚下的神仙尸骸,他大笑三声,复而大哭三声,如同鬼哭神嚎一样大喊道:“死了!都死了!”如同疯魔一般走了两步,踉跄一下,跪倒在尸山之上,低头恸哭。

    远处,一只三尺猢狲踏碎蒿里山而去,直入泰山之中,身影已经消失在那个方向,岱宗神山上一道峡谷穿山而过,直入泰山府君神庭,正是悟空一棍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