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八章一手遮天托四岳
    ,。

    太白金星在云上看的分明,叹道:“好神通,好法力,好凶横!那猴子从蒿里鬼国杀出来,一棍打倒了蒿里山,棒杀了无数神仙圣佛,直往泰山神庭去也!”他转头朝雷公道:“你能从十万大山元神遁逃出来,可见是那猴子放了水!”

    说罢,太白金星收起圣旨,放回袖子里面,感慨道:“看来玉皇大天尊这道封那猴头为混元一气上方太乙金仙美猴王的旨意,且拿不出也!还得禀报大天尊,给他换一个更大的官做。若是那猴子能落了东岳帝君的皮面,给个帝号又如何?”

    雷公唯唯诺诺,只是小心发作,提了一道:“玉帝为何如此维护那妖猴?此辈不服王化,终究是日后的天庭隐患。”

    太白金星只是高深莫测道:“大天尊之意,岂是你能妄自揣测的?”他看了妒火中烧的雷公一眼,笑道:“你虽然损了法体,但能逃出一条性命,乃是造化。这孙悟空的凶狠,你也看过了!若是再撞到他面前,怕是没那么容易再逃出一条小命了。”

    雷公下意识的看了那蒿里鬼国一眼,打了一个冷战,连忙摇头道:“不敢,不敢,我哪里还敢去招惹那个煞星,打死我也不敢坏了大天尊的谋划。”

    太白金星还要在嘱咐,却隐隐感觉到什么,抬头望去,只见泰山神庭之上四座巍峨山岳落下,脸色一变,道:“那四岳帝君出了!老道给去看着点,免得真让东岳帝君把那孙悟空给镇压了!大天尊还要封他一个官做呢!可不能误了这事。”

    泰山神庭之上,诸神震怒。

    护国西齐大王不住咳血,跌落神座,刚刚一道擎天混铁棍捣过来,打碎神庭之阶,直入神庭,将两个守门神将打的法体破碎,乃是他骇然起身,杠了那直捣神庭之中的一棍,虽然抗住那一棍之威,却也被混铁棍上无穷大力,打下祥云,跌落在地,狼狈不堪。

    那西岳大帝悚而抬头望去,目光中神光暴涨,道:“皇兄!”

    “碧霞元君挡不住那泼猴,神体破碎,已经元神转世去了!那一众蒿里鬼帅神将,也都被打杀,不得不投往六道轮回中去,一众神仙天将,竟然连重修法体的会都没有,那妖猴如此猖狂,皇兄,你还不出么?”

    东岳大帝阖目垂帘道:“碧霞元君转世,五百年后,将于汉明帝时,西牛国孙宁府奉符县降世,我当引她重修仙道,明昧前生,脱劫重归,尔等勿虑。如今太白星君徘徊于神庭之外,我不可擅自离席,还是等那泼猴进来吧!那时,我自会出镇压。”

    他微微睁开眼睛,只见神庭阶上,一只三尺猢狲昂首挺胸,踏入神庭,他脚下便是神庭玉阶,如今已经寸寸碎裂,如同行走在废墟之中,左右殿上金甲神将,怒吼扑上来,却被他一棍子扫平,打的金甲碎裂,死伤大半,那神庭之上,无数地祗悍然起身,二十四位人间城隍,齐齐出,神光绽放,鞭、锏、枪、棒、斧,轮番上阵。

    “一帮土鸡瓦狗,安敢阻我?”悟空大笑一声,只是一抓,中便如同一个黑洞一般,神庭上的空间陡然缩小,投入他的中,在他掌心笼罩的空间中,一众城隍只感觉一只大铺天盖地而来,他们提起兵器上去厮打,但那只大只是一捏,就把他们统统捏死。

    “俺老孙捏死他们,都不用第二招!”

    妖猴凶威震慑四方,殿上东岳群臣无不失色,望着那个至始至终都不及那些身材高大,高过九尺的神将身子一半高的猢狲,看似可笑的矮小猴子,背后的阴影仿佛如同山岳一般高大,许多神将仙家心中都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盖世凶妖啊!”崇宁真君忍不住颤声道:“诸位道友,这是一只盖世妖魔啊!若不联阻它,难道你们真的想让它走到大帝面前不成?”

    南岳大帝感慨道:“上次这般凶狂之辈,还是那二郎显圣真君。”

    西岳大帝脸色难看,打断他的话道:“这只妖猴不过一时凶狂,等到大哥出,弹指间就灰飞烟灭,如何能和那玉皇大帝的侄儿,清源道妙真君相比?你说的过了!”

    “如何过了?”南岳大帝冷笑道:“上次二郎神杀入你华山神庭,还不是请了我们五个兄弟过来?那四方的地祗神仙,天兵天将还没有这次来的奇,结果被那二郎神借来大禹遗留的开山神斧,劈开了你的神体,大大损了我们地祗一脉的皮面。”

    “大哥乃是天神贵胄,山川幽冥之主,若不是玉皇暗中算计,让大哥不能出,更借此联合西方佛老,扶持那阎罗王,夺了大哥幽冥权柄。二郎神岂能凶狂?如今玉皇在复此计,这孙悟空如何不是第二个二郎神?”

    “一退再退,能退到何处?昨日劈了你西岳的神体。今日是不是要劈大哥这岱宗东岳的神体,削泰山之高,以灭五岳?”

    南岳大帝说到怒极之处,骇然起身,招来南岳衡山,只见祝融峰上神火猎猎,无穷真火攒聚,烧透了衡山祝融峰的山头,那祝融峰乃是上古天神祝融法体所化,内蕴无量真火,南岳大帝喝道:“孙悟空!你冒犯天颜,罪该万死,这就镇压你千千万万年,叫你在我这祝融峰下,炼到筋骨成灰!”

    悟空笑道:“你这祝融峰有多重?敢说能压得住俺。俺老孙昨日一口气吃下八万大山,如今还么饱呢!你送它来,是想给俺暖暖肚子么?”

    南岳大帝怒吼一声,将祝融峰压下来,其上祝融神火熊熊,直能融金炼铁,不在老君八卦炉中六丁神火之下,但悟空修成量子灵光无定两界概率云,早已洞彻有无,存在之妙,能缩拿日月,把玩太阳,连大日之上的太阳真火都不怕,何况一座区区祝融峰。

    他一只抬起抬起神山,偌大的峰头,落在他五指之间,乃是引力变化,空间弯曲,虽有五指之宽,实则内里的空间,连日月都能装下,祝融峰落在其中,看上去不过砚台大小,被悟空拿在里掂量:”太轻,太轻。拿去砸人都嫌不够重。俺说你这南岳大帝啊!身体太虚了!偌大的一个山头,还没有俺老孙三尺高重。”

    “俺伸出一根小指头,都比你这祝融峰重太多。”

    悟空倒也没有说谎,他若修成中子星战体,密度有中子星核那般重,一立方厘米就重达上千万吨,若是衡山山脉过来,那还比得了,区区一个祝融峰,止能增笑尔!

    这般殿上猖狂,引得五岳大帝一齐震怒,那西岳大帝搬来太华山落雁峰,北岳大帝搬来恒山天峰岭,中岳大帝搬来连天峰,一齐压下去,悟空只是一缩,把那祝融峰缩成指头大小,拈在指尖,这四座险峻高峰压下来,也不过占了四个指头罢了。

    悟空叫道:“还差一个,还差一个,东岳泰山老儿,不如你把那玉皇顶也压下来,正好凑齐老孙一只!”

    “妖猴,休得猖狂!”四岳帝君已经是怒极,悟空张开右五指,朝着四岳大帝压下去,西岳帝君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就看见一只巨大的毛遮天蔽日,无边无际的压了下来,身上沉重至极,他怒吼一声,身躯暴涨,誓要涨破这一遮天。

    东岳大帝见四位帝君落难,终于不得不出了!

    那太白星君正要进去,听到后面一声呼唤:“太白老星君且留步。”太白回头一看,原来是地仙之祖,镇元子老仙,愕然道:“镇元子道兄为何唤我,我还有天尊旨意在身,留不得啊!”镇元子从后面赶上来笑道:“东岳道友请我来赴宴,我挨不过面子,所以来请道友与我同行。”

    太白星君叫苦道:“与世同君缘何拦我?这般赶不上颁旨,阻拦东岳帝君杀那孙悟空了!”

    东岳帝君普一出,就震碎了悟空的遮天大,只见他毛吃痛,向后一缩,中跃出四位帝君,均踉跄几乎倒地,与悟空直接对抗的西岳大帝,因为法体伤势未复,竟然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悟空指着他做个鬼脸,大笑道:“我还没用力,你怎么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