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三十二章河洛大阵镇行者
    ,。

    悟空已在天河上等的不耐,正要发怒下凡去找泰山一干地祗麻烦的时候,东岳帝君才姗姗来迟,他脚踏玄龟之相,沉浮于天河之上,悟空问道:“你这厮怎么去了那么久,可是畏惧了俺,有退缩之意。嘿嘿!若是如此,俺老孙也不为难你,你自己退位让贤,将那五方五老之位,让与我师尊,俺便饶你一回!”

    东岳也不怒,只是淡淡道:“孽障,还敢口出狂言!你知我泰山神庭有多少人间事?待到镇压了你,在去找无量天尊问罪,我倒要问问他,如何教出你这等无法无天的妖魔!”

    悟空见他表情平淡,暗道:“不好!这老儿耽搁许久,必有算计,怕是请来了帮!还好我分出一根毫毛分身,仙引出他的埋伏,等到本尊借来造化金船,要叫他好看!”

    到底是悟空计高一筹,他这分身在天河等候,也不是闲着的,刚刚已经打捞起几颗沉在天河中的九天星辰,那落入天河的星辰,自然不必周天三百六十主星,只是一些散碎星数,不过直径数百里,重量倒是堪比人间昆仑,太行等山脉,悟空吞食星辰,运转元气炼化,身量也有数山之重,提棒打来,震开天河,裹挟弱水泱泱而去,直有开天辟地之威。

    东岳大帝也不可小觑,他周身霞气喷涌,举身迎上,天河之上,两尊身形快速移动,交,偌大天河激起波涛阵阵,弱水翻涌,天宫震动,一朵朵囊括山岳的巨大浪花掀起,呼啸向两案拍击,那天河之水囊括宇宙,时空变化,天河弱水水珠飞溅而起,化为宙光,形成无数宙光世界,悬浮于天河之上。

    记录下两尊神仙妖魔的交。

    东岳大帝暗中遁出元神,藏在一旁,暗算悟空。

    东岳元神从袖中取出悬于泰山天贶殿遥参亭上的照妖镜,他耽搁许久,不但是为了请天蓬出,更要收拾法宝,那照妖镜专克天下妖类原身,只见那边铜镜放出一道毫光,定住悟空泥丸宫,锁住它一干变化,东岳大帝又从袖中取出重台南上小露台安放之石。

    此石,称之为扶桑石,又名介石,俗称迷糊石,东岳遥遥发石,朝悟空头上打来。

    扶桑石放出黄光直照悟空印堂,但凡天下修真之士,受那黄光所照,无不元神被迷,一石打下来,招架不能,脑花并溅,天灵碎裂而死。

    悟空量子元神存于非空非有,出入有间无间,被那黄光一照,初时还有一瞬间迷糊,但他本尊元神一云,刹那便清醒过来,棍子一抬,把那扶桑石打的粉碎。“无胆鼠辈!可敢跟你爷爷正面一战!”悟空一棍震开东岳,龇牙怒道。

    “妖魔外道,也敢逞凶!”

    东岳元神一拍脑后,一枚玉钟悬于头上,又念动咒语,将身一合,只见一股黄云腾起,钟声连响,悠扬悦耳,那一口玉色大钟,垂落阴阳二气,将悟空定住。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那口玉钟,正是岱宗神器,东岳泰山祭天之礼器——造化阴阳钟,乃是东岳至宝,有无穷的妙用,辅佐东岳大帝分割阴阳,调理生死,为阴司阳间共尊之宝,先天生死灵宝。东岳大帝审阴判阳,断善恶,决生死,乃东岳理阴阳,顺四时神职的伴生法宝。

    阴阳二气垂落,悟空这尊化身沾一沾那先天阴阳之气,便要被化去。

    悟空武艺通神,斗战起来几乎无敌,便是东岳大帝近身也绝难敌过他,但东岳又何须近身而战,显化法体先抵住它,然后元神放出法宝偷袭,他阳间天子,天下山川河流幽冥之主,上不知有多少厉害法宝,悟空一根混铁棒如何能敌?

    悟空身陷阴阳二气,只得把元神遁出,化为一朵量子灵光无定两界概率云,此庆云存在有无之间,把身一裹,悟空存在灵光无定,处于量子状态,能察觉速度,便无法知道1位置,能知道位置,便无法得知速度,本质如波函数,便使得那阴阳二气纷纷脱落下来,挣脱纠缠。

    东岳大帝一震玉钟,只听钟声连响三下,那无形空间波动定住时空,只见天河之上,被两人激荡而起的风地水火,凝滞于虚空之中,两人身处的空间,如同一块巨大的琥珀,凝滞了时间,便是悟空,也只如封入琥珀中的蚊虫,直似被冻结起来。

    东岳大喝一声:“动!”

    旁边天蓬叫苦道:“苦也!这东岳大帝还有这般本事,看来真是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只得呼唤水军,结成天河宙光大阵,五万水军调动天河,九曲回环,天河弱水乃是宙光所凝,之所以至轻至灵,只因为它本质乃是光,天河宙光大阵形成一条浩瀚银河,一滴滴弱水化作一颗颗无比硕大的星球,组成一条条星系,壮阔非凡,虽然是宙光所化,天河幻象,但也可怕至极。

    悟空身处其中,光速凝滞,天下之速,莫有能超光者,如何能逃?

    这便是天河宙光大阵,光速不动,光阴不过,有宇无宙,有空无时,天下莫有能逃出此阵者。

    但东岳帝君还嫌不够,用一指,无数光影变幻不定,一张蕴涵的无数奥妙玄的河图朝那天河大阵而去,正是东岳帝君中天下河流神权之宝——河图!

    东岳为天下山川河流幽冥之主,有三尊重宝,显其身份,一件是幽冥人间,分化生死善恶之宝——造化阴阳钟,一件是天下河川之主,分理河川之宝——河图。最后一件便是天下山岳之主,镇压天下地祗城隍之物。

    那河图乃是人间河流图影重宝,为地河之宝,而天蓬调集水军,运转天河,布下天河宙光大阵,河图与阵法相合,乃是地河汇入天河,阵法陡然生出无法想象的变化,东岳在震造化阴阳钟,由幽冥之中,召唤出一条冥河虚影,汇入大阵之中。

    一条贯穿三界,无始无终的河流虚影骇然出现,由九天之外而落,穿过三十三天,落入人间,蔓延四大部洲,然后流入幽冥,一条黄泉冥河缓缓穿过十八层地狱,只见天河弱水,血海黄泉种种真水流转其中,这条长河虚影所化的阵法,便是天地水三元汇聚所化——先天河洛大阵。

    出去河图洛书之外,只有天地幽冥三河汇聚,才能显化,莫说悟空一尊毫毛分身,便是悟空本尊在此,也难逃镇压。这也是陈昂为何说,天下能胜悟空者不多,但东岳大帝算其一的缘故。

    终南山下,悟空睁开眼睛,骇然道:“好险,好险!若不是暗灵,这回怕是难逃镇压!”

    东岳大帝元神归位,大笑道:“妖猴伏法!三界又安定也!”

    那太白星君这才携镇元子赶到,看见先天河洛大阵镇压住的悟空,心里发苦道:“苦也!东岳遣镇元子拖住我,如今已经镇压住孙悟空,大天尊算计被破,要是怪罪下来,这可如何是好?”

    那边东岳也看到太白星君,笑问道:“星君此来,有何事与朕说?”

    太白星君告罪道:“小臣无事,乃是地仙之祖镇元子,拖我来见陛下!”东岳大笑道:“来的正好,朕镇压了这妖猴,要与泰山神庭一众仙家地祗,开一个平妖大会,星君既然来了,不若一齐赴宴?”

    “待朕把这妖猴,压入天河水眼之中镇压之后,与星君把臂而还!”东岳笑道。

    “毛神尔敢!”一声大喝落地,天河云上转出两个身影,一个是三尺猢狲,持金箍棒,脚踏量子云光,另一个昂然大汉,臂把金刚琢,身呈青牛势。正是:山中顽石化成猴,圣人赐名为悟空。老君坐下一青牛,板角花背浑天汉。

    “孙悟空!”东岳大帝骇然道。

    “正是你家爷爷!”悟空应道:“你这毛神,要拿我家弟弟如何?”

    “你弟弟?”东岳回头看那镇压在河洛大阵中的猴子,反问道:“你天产石猴一个!哪里来的弟弟?”天蓬元帅偷偷看了一眼,低声道:“长的还真像!”

    “嘿!你这老儿无知……”悟空道:“你不知我跟脚,只道俺老孙孤身一个,那麒麟崖上仙石本是成对,昔年女娲补天的时候,行至东海,把我们兄弟拎了一个去,本要炼化成五彩石,奈何老孙命大,炼到我的时候,五彩石已经够了!”

    “后来老君把我收起,放在丹炉里当一个镇物,后来我兄弟出世,俺也孕化,这才有老师收我兄弟俩为徒的事情,我那弟弟牵牛,俺只在丹炉里养丹,两人每日一轮换,所以你才不知道,石猴其实有两个!我是孙悟空,他是美猴王——孙行者!”

    “闲话和你少说!”悟空大叫道:“快放了我弟弟,不然俺送你去见鬼!”

    东岳大帝颌首道:“原来如此,就算你有两个又如何,我能镇压孙行者,在镇压一个孙悟空也不难!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