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三十四章造化金船镇天河
    ,。

    一旁的太白金星骤然看见又一个悟空,大惊失色,暗道:“那孙悟空出世之时,乃是我亲眼所见,由千里眼、顺风耳两位神将亲自禀告大天尊,怎么会还有一个兄弟呢?……不对!昔日老君化身女娲补天之时,我亦在旁旁观,那五彩石数的分明,那里来的遗落一颗?”

    “况且女娲炼石补天,虽然有在北海宰杀一只灵龟,去其四肢为天柱,却没听说她去过东海啊!其中……怕是有诈!”

    那太白金星见多识广,渐渐瞧出不妥,他不像东岳那般和悟空元神加持的毫毛分身正面放对过,未见识过那个分身惊天动地的神通,反倒少了一层见知障。

    悟空随口撒了个谎,其中法理未必那么严密,按说东岳的本事,理应有所察觉,但东岳却是和悟空千辛万苦大战一场过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如此棘的一个强敌,居然只是一尊化身。

    但东岳大帝此前也未必用尽全力,因此浑然不惧,反倒看了青牛一眼,冷哼道:“竟是老君坐下那只板角青牛……哼!太上老儿莫非已经打定主意,要跟朕作对了么?还有那无量天尊,他纵猴为患,还口口声声说要……”

    东岳大帝剩下一句:“顶替我五方五老的尊位!”还没出口,便有冥冥一种一点气韵落下,将这半句话生生从天地间抹去,其他人只见东岳厉喝一半,忽然断言,仿佛有人抹去了那段时间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东岳说了半句,就停了口,但知道的人,心中顿生戒惧。

    就是东岳帝君自己,也只是脸色死沉的一般难看,却不敢继续说下去。

    终南山上,陈昂收回干涉时空的指,抬头看到对面太清微笑,只得摇头笑道:“东岳帝君妄起无明,心乱了!什么没有根据的胡话都敢随便说……终究是得失心太重,德不配位啊!”

    东岳帝君面色阴沉,悟空若有所思,许久才听见东岳帝君一声怒吼道:“你们师徒如此屡屡折辱,真当我东岳是泥捏面塑的么?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神通。可比你那猖狂弟弟,强上几分!”

    东岳大帝一指那困住悟空分身的先天河洛大阵,便有一卷河图虚影囊括天河,其中无数大千生灭,诸般幻象,一念一起,天河弱水被河图祭起,炼成宙光如水,时光之力,成住坏空,那天河之中的九天星辰碎片,只是落入河图,被那宙光如水一卷,就炼化为精纯元气。

    世上有几般神通,经的起天河炼化,多少物质,经得起时光洗刷。

    若说东岳为何这般不惧悟空?他借天时地利,炼成这卷先天河洛大阵,莫说悟空一个毫毛分身,就是再来这般千万个,这先天河洛大阵展开,又有何惧?不过是多费一些时间炼化罢了!

    那先天阵图,最不怕围攻,未能超脱时光之上者,来上多少,东岳帝君都浑然不惧。

    东岳能借阵法之力,悟空却不能真的抖落千万个毫毛分身,此时这些都是无用之物而已,他只能只身破之,那一卷宙光天河将悟空卷入,与其说是东岳将悟空囊入阵法,不如说是悟空自行入阵。只惹得那青牛色变,太白惊心。

    “悟空!”青牛失声唤道。

    那天蓬元帅摇头叹道:“东岳大帝藏的太深了!昔年我还在给斗姆拉车的时候,犹然记得东岳帝君威震三界的样子,后来幽冥开辟,玉帝打压,才渐渐沉寂……唉!莫说是东岳帝君,便是紫微陛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紫微帝君统帅北极,玉皇大帝偏偏封个北极四圣。我还是靠着陛下请来老君回护,才添为其中一尊。”天蓬元帅说着说着,便有些低落道:“天意如此,如之奈何?不如去休……去休。”

    “天蓬当不负斗姆和陛下造化之恩……其他,由他去吧!”

    “太阴星君府上有个宫娥长得真好,只让俺心里痒痒的,昔年蟠桃会上,王母令宫娥奉酒的时候,她偷偷看了我一眼……可是对本将有意思?奎木狼就勾搭上了一位殿前玉女,不过这厮心性薄凉,不似俺天蓬那样体贴……”天蓬元帅转眼就神思冥冥。

    “哈!”

    那河洛阵法中,传来一声大吼,一根金箍棒儿陡然刺破天河而出,那卷河图所卷的天河,乃是宙光所化,但金箍棒上却有空间扭曲,宇宙互化,时空一体,天河宙光把握时间,偏偏陈昂所炼的金箍棒,以极大质量,扭曲空间。

    悟空顿悟质量本质,一维互化,物质一维空间逐渐升维,从微观世界走向宏观世界的至理。

    也只有他,量子元神全力运转之下,才能划开宙光天河,断开那河洛大阵,他掌心流转时空,收束一维,产生极大质量,引得虚空塌陷,一章拍击在天河之上,硬生生在那流淌宙光的长河中,制造出一个黑洞洞的漩涡。

    这般极度扭曲时空,吞噬光线的存在,自然对河图运转宙光天河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那张河图虚影甚至都微微一颤,上面浮现的天河光影,扭曲变形,几近崩溃。

    东岳大帝元神顿时落下,坐镇河图之上,稳住大阵,同时大喝一声:“天蓬元帅,率领水军助我镇压此獠!”

    天蓬暗叹道:“真是逃也逃不过啊!”只得招呼天河水师,五万水师天兵布下天河大阵,将元气都汇在一起,云霞滚滚,与下方天河弱水一合,登时便掀起一条小天河,化作一只大,探入东岳大帝阵法中,就要助他擒拿妖魔。

    悟空有心试探,沉棒便迎了上去,那只大乃阵法变化,妙用无穷,金箍棒重量实不下于中子星,加上悟空用力,便是这天生的宙光弱水天河都能截断,但这五万水师一齐用力,配合阵法变化,顿时生出一股力道,将金箍棒托住。

    悟空换了几种神通,都被那天河水师阵法应和变化,这天蓬操练的阵法,本不被悟空看在眼中,但配合东岳大帝主持的先天河洛大阵,在天河地利之上,便有不测之威,原本河洛大阵虽然厉害,但东岳毕竟缺了洛书配合,运转之间,便有些凝滞僵化。

    但天河水师阵法偏偏有着一股别样的灵动,将那河洛大阵凝滞之处一一弥补,更麻烦十倍。

    “好贼子,果然狡猾。”悟空恼道:“说好了咱们一对一的斗,如今竟然叫来那么多帮,若不是俺早有防备在前,还真让你缠住了!”

    “东岳小儿!”悟空喝道:“你好无耻!”

    “造化金船!给俺镇压这天河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