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章天人相犯杀机现
    ,。

    那位从天而降的天使,自然还是玉帝面前极有脸面的太白金星,此老乃是天庭第一跑腿,极是活泼,悟空大闹泰山神庭,祸乱天河,乃至威压南天门,最后敕封天庭大帝,都有此老前前后后的瞎忙乎,此番携了玉帝的圣旨前来,处置秦王庭案,有心买个好给悟空。

    他自然不敢在陈昂和老君所居的楼观前面,卖弄天庭那一套威仪,何况还有悟空这个天庭超品的齐天妖皇大帝,在这端茶倒水,做童子杂役的活计。

    当即小心收起仙家气象,那天庭法度森严,天条天规,并非只是一纸条文,而是铭刻在天道之中,天地自发相应的法则,那天花,天女,仙音,法螺,一应仪轨,不需仙人鼓噪场面,便有元气自发幻化,故而太白金星主动收敛,显出几分情谊来。

    悟空如今乃是帝尊之位,三界之中地位极尊,若不是他在自家师尊面前极为恭谨,主动收起这套法仪,只要将气息放出,天地元气便会自发幻化一套仪轨出来,比太白金星还要气派百倍。

    那天庭大帝,地位何其尊贵,按照仪轨,齐天妖皇大帝下界,当有仙光、祥云、天花、妙音、飞天、一道青光直上三万里,五色天花乱降,地涌金莲,还有种种祥瑞之兆,诸如灵芝瑶草等等从楼观各个角落悄然长出。人间修士若是能撅得一颗,便有成仙之望。

    那人间帝王,为证自家江山乃是上古未有的太平盛世,便要捏造种种‘祥瑞’,诸如白鹿玄鹤,五色灵芝,就是在仿照天庭帝君的威仪排场。

    而陈昂、老君这等圣人之尊,所驻留之处,却是天道自然,并未有许多气派来,但却有一股玄妙气运,如老君造道德经,陈昂开杨朱派,孔子编四书修五经,皆是流传道德教化之意,中土神州人杰地灵,自有一股气运在,便是这般先贤遗德。

    这般道德传世的境界,与天庭相比,又是另一般高妙。

    太白星君跟着尹喜进去,却见到陈昂、悟空师徒两个,排卦问卜,演化未来,陈昂见到太白星君,微微颌首而笑,道:“星君奉大天尊圣旨而来,陈某不能远迎,还请星君见谅!”

    太白金星忙道:“天尊多礼了!大天尊亦知天尊乃是清净道德之士,我等俗流之仙滋扰,已是得罪,岂敢失礼?”

    “不知星君此来,带来了大天尊何等旨意,小徒顽劣,若是有得罪大天尊之处,我必将重重惩戒,可是他闯下了什么祸端么?”陈昂笑问道。

    听得陈昂这般发问,太白金星无法回答,只好稍稍转头,去看悟空的脸色,旁边随侍的悟空微微抬头,露出一个极有杀气的笑容,太白星君浑身一颤,忙道:“哪里哪里!天尊说笑了!齐天大帝,真乃天庭股肱,南天门外荡群魔,众仙贺,大天尊亲自相请,登天庭齐天妖皇大帝之尊。仙神敬仰,妖魔来朝,何等气魄,小神也是极为仰慕的啊!”

    “哈哈哈哈!”陈昂笑道:“小徒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岂得大天尊这般重酬?”

    笑罢,便转头对悟空说:“悟空,有了这般成绩,得大天尊看中,且不可骄傲,日后要再接再励!”

    太白星君心里叫苦道:“这魔王只此一遭,就叫我天庭差点折了一个帝君,损失了五万天河水军,泰山神庭处,众神都被折腾的不轻,下凡和他打斗的天兵天将,法体具损,还有八万灵山,十万山神也是惨不忍睹……再来一遭,这是要抢大天尊屁股下的位置么?”

    急忙把话拉回正题道:“前次秦王上告齐天大帝,言说他打砸秦庭,威逼王太后之罪,后来玉帝遣旨雷部调查,那雷公受秦庭方士缇索欺骗,和齐天大帝有几番冲突,损伤了许多灵山胜境,叫齐天大帝吞了八万灵山,一日之间,中土少了许多名山大川,地气不稳,龙脉有损,此为一事。”

    “第二件事么,便是天庭处理此事的决议。不必多说,自然是那秦王自当遭劫,不识天意人心,人间术士缇索,违逆天意,阻拦两位圣人西行化胡,罪无可恕。故而有个处置意见下来,那缇索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刑千年,转世为无知草木,九世不能超生。”

    “而秦王,则有天罚之,叫秦国大旱三年,死后打入九层地狱,受刑八十一年,转世畜生道,三世不得超生。”这般旨意之中,天庭威压人道,统御三界的气魄尽显,那秦王也是人王之尊,占天人之一,天庭定罪,生前无事,死后便有清算,便是王侯之尊,亦要受地狱之苦。

    日后唐太宗人皇之尊,下了地府,还不是被恐吓,摆弄。

    那神道凌压人道之势,可见一斑,三界善恶超拔,轮回命数,尽在天庭掌控之中,众生不得超脱,人道沉沦不知多少劫,难怪能引来异界陈教主注意,叫自家另一个身份落入此界。

    太白星君宣完天庭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后,好言问道:“怎么样,这般结果圣人和齐天大帝可满意?”

    陈昂只是不言,而悟空脸色却变,问道:“那秦王无礼,乃是秦王一人之过,与秦国百姓何干?大旱三年,秦王自可饮酒作乐,载歌载舞,死的还不是穷苦百姓?这天庭降罪,为何惩罚的是无辜百姓,却便宜了罪魁祸首?”

    太白金星笑道:“大帝且不知,这秦王气数,乃有秦国庇佑,二者气数如一,天庭岂能降罪于人王之上,只有轮回转世时,人间善恶,才得清算。”

    “这秦王之过,得罪于天,自然有天人感应,而生灾异。”

    “这等灾异,便是上天遣人王之过也!这凡间自然有忠诚孝子劝诫,叫秦王宣罪己诏书。这便是天人感应,人王获罪于天之兆!想其必惴惴不安,日夜惊恐。大帝亦可出一口气也。”

    悟空闻得此言,沉默许久,才道:“那秦国百姓何辜?此事与他们无干,你把这一条去掉罢!其他……便如你说。”言语中,竟然有些寥落。

    太白金星不知悟空为何情绪忽而低落,这等皆是小事,他自然不会不应,这边太白金星携悟空意见离去,那边悟空便拜在陈昂面前道:“师父,俺知道你说那天庭失德,天人相犯是如何了!这天地气象,风雨雷电,四时变化,乃至水旱天灾,皆是天道运转,乃是物竞天择,天心无情无欲,只依冥冥之中,循道而运。”

    “而有情众生,种种爱恨情仇,因果纠葛,善恶之报,则是人道运转。道德伦理,情理法度,只当由众生之心,而运转。”

    “如今神道混人道天道为一,天人不分,依人道善恶,运转天道,一边以人犯天,因人道善恶干涉天道运转,一边以天犯人,以天道段,干涉人道,这般混淆天意人心,这天庭……果然失德了!”

    “师尊乃是人道教主,却又尊天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便是天人两分,一边是人道文明自强不息,一边是天道自然循道而行,这般才是正道,故而要遵循天道,发扬人道,都应该破灭天庭。此乃天人共发之杀,当移星易宿,天地反覆,而后才有天人合德,万变定基!”

    陈昂叹息道:“痴儿!”

    悟空说罢,便提棒而起,仰天大笑出门去……下一瞬,秦王在宫中忽感心神不安,转头便看见一只龇牙怒目的猴子,倒提一根铁棒,当头便打来,秦王头上,红的白的贱了一地,天灵迸裂,一只魂儿直往地府而去。

    那秦王乍醒,才察觉是梦一场,心神恍恍,极为不安,急忙叫道:“来人!来人!去请缇方士来!”

    便有近侍去唤,未久,那名内侍便惶惶跑来禀报道:“王上,王上不好了!那缇方士不知被哪里来的凶徒,打死在宫室里面,脑袋迸裂,红的白的洒了一地。”

    秦王大惊失色,悚然站起来,大叫一声,就昏了过去。

    那秦庭旁边,一个看不见的鬼差苦苦哀求道:“大帝,真的不行啊!这秦王寿数未尽,不能拘他的魂走啊!这缇方士大帝你怎么炮制都可以,可这秦王还有二十来年的阳寿,气数未尽也!”

    悟空笑道:“你要秦王,我还你个秦王便是。休得啰嗦,快把这厮压下去,不然让你看我的段。”说着随拉来王宫内一个断了气的王室旁支子弟的生魂,对他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秦王了!”说罢,便塞回秦王的身体里,那边鬼差连连叫苦,但木已成舟,便压着前秦王的魂魄回地府复命去了。

    秦庭之中,秦王大叫一声:“啊!”便醒了过来,左右惶恐道:“大王,大王你怎么了?”

    秦王淡定的看了一眼左右喝道:“镇定!寡人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休息一下便好了!”说着,掩饰不住的露出一丝喜色,左右有些不解,做了噩梦,如何还能如此的高兴?但他们是什么身份,秦王又何须跟他们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