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二章金莲缘起西行劫
    ,。

    悟空放完那三个魔王,转回终南山楼观,便看见自家师尊和老子两位圣人拈着一朵金莲花,在坐榻相视而笑,见悟空从外面回来,便命它去请这楼观之中其他两个弟子来,悟空这便牵来青牛,带着尹喜叩拜过两位圣人。

    那青牛也化为人形,三人坐定,边听陈昂拈那金莲,出示给三人看,道:“刚刚西天灵山大势至菩萨,带来如来佛祖座下八宝功德池里的金莲一朵,却是那大世尊送予我与太清道友的一封书信。”

    “信上言道,我与太清道友去那西天传法,化胡为佛,乃是遍及三界的一件大功德,但法不可轻传,以免那西方蛮夷轻慢我大道,故而当有劫数相应,圣人教化,当一持经书,一持刀剑,叫它四处起刀兵,而那化胡一事本也有劫难。”

    陈昂停下话头,对老子一笑,解释道:“原本太清道友化身老君转世老聃,西行化佛,开净土大道,为那日后灵山大乘佛门一支法脉之一,日后成就正果,证阿弥陀佛,又名无量寿佛,历经四十九劫,而教化胡人。然此劫惊动了我在天外的本尊,心喜之下,亦降下一个身份,化为我此时肉胎,与老聃一同西行。”

    “太清道友通情达理,分我一尊果位,正合我教名,即无量寿佛,而老君为阿弥陀佛。”

    “但那灵山道统小气,世尊如来那里怕压不住我们两个外来的和尚,故而只做不肯,前次悟空大闹天宫,我在终南山下摆下一局,连陷了它三尊菩萨,败它八百罗汉,堵它三千佛陀不敢出灵山大门,才逼得世尊如来与我再议。”

    “于是便有金莲传书之约,两圣化佛入西土而教化众生,此道气数大涨必有魔障亦涨,劫数高涨之下,诸多灵山佛子,菩萨,比丘都要下凡化为魔劫,阻我西行,南瞻部洲,西牛贺州,乃至北俱芦洲,诸多妖王魔王,亦要借此逞凶。”

    “而根据金莲传书之约,我与老聃皆是肉体凡胎,难以降魔卫道,便需要你们几位护法,日后还有几位承我与老聃的有缘人,拜入我俩门下,护法西行。”

    悟空闻言灵一动,默运元神,量子元神算计无量,运转之下,渐渐参透了一点两位圣人遮掩的天,原来这西行化佛一事,本来劫数并未有多重,以两位圣人跟脚之深厚,法力之渊深,天底下没多少人能给他们应劫,所以多半只是走过一遭,应个人事罢了。

    但陈昂算计极深,将坐下的悟空推了出来,一番算计之下,大闹了天宫,却叫悟空坐了妖皇尊位,几乎掀起人妖大劫,若是悟空不经天庭册封,气数起于妖魔,那边有一场几乎无可消弭的人妖大劫,三界都要杀个血流漂杵,直到人族妖族,天庭妖魔分出一个胜负,其中九成九是妖魔应劫,天庭再统治个数百劫。若是悟空只凭着天庭册封,多半只能做个傀儡,日后难免还是要反出天庭。

    但陈昂一场算计,悟空毫毛分身,诳骗来了许多妖王妖军,有了根基,又承接了天庭的气数,故而此劫度多了许多未明的变化,如今诸多劫缘未曾落定,陈昂又将人妖大劫,化入西行化胡之劫中,披着西行的皮,实则却是悟空这尊妖皇鼎定的劫数。

    这般纠缠了三尊圣人的劫数,其中凶险无量,那世尊如来降世的大贤——释迦摩尼,还有陈昂和老聃,日后西行之时,三尊降世圣人于天竺坐而论道,共演大乘佛教,将小乘佛教化为大乘,一日证三正果,释迦摩尼佛、阿弥陀佛、无量寿佛三佛出世,魔劫几乎无穷无尽。

    这般劫数,已经超出了三圣之外,任何人的算计,即便是玉皇大天尊和悟空也看不明白。

    悟空摸到了脉络,都被这重重繁复的因果,惊着了一吓,拜道:“弟子有一事不明,还请师尊开释。这般西行劫数着实深重,不知要过多少劫,多少难,可有个数来?”

    陈昂沉吟片刻,忽而笑道:“这般纠缠之深的劫数,本来应当有大劫三千,小难十二万九千六百,正合一元之数的无穷劫难,但其中大部分是三佛出世之魔劫,或是天庭之劫,未来几个投入我和太清道友门下的弟子护法之劫,乃是三界的总劫数,有许多都要拖延到两千年后,这西行一路,只有九九八十一劫。”

    老聃也睁开眼睛,一双寿眉微颤,缓缓道:“此去出了楼观,便身入劫中,有许多磨难?文始……”

    尹喜上前一步道:“弟子在!”

    老子道:“你身上劫数浅薄,故而于这西行之路,没甚么缘分,到了流沙河,你便往回去吧!此回中原传我《道德》大道。”

    老子一言之下,尹喜便有感应,知道圣人所言无差,便拜而应诺。

    老子再道:“青牛!”

    青牛所化的大汉出列道:“老爷,青牛在此!”

    老子叹道:“你载我西行,劳苦慎重,那金刚镯便暂且赐予你防身,日后自有缘法!”

    青牛连忙拜道:“谢过老爷恩典!”

    “悟空!”老子最后叫道。

    悟空这便上前,依旧以师礼拜之,听老君道:“你虽然拜在陈教主门下,却也算我一个徒弟,你孽根甚重,那天生仙石,化为你本相,若为人、猴两相,则灵性最重,但猴相跳脱不定,最难降服其心,故而孽根深重,只因二心难顺,心猿难降。”

    “你本是个无法无天之辈,虽然智慧天成,悟性绝妙,却不合我无为而无不为的性子,故而陈教主甚是器重你,而我却未施教点化。”

    “你身在劫中,若是寻常修道人,自然惊恐万分,但你拜在陈教主坐下,你们这一脉,怕是从不把劫数放在眼里罢!不修道德,不尊伦理,不求长生,不留情感,不向内问心,不向外求神,无法无天,能应一切劫数,断一切因果,万法流空,唯有大道在眼前。陈教主求道之路……太过酷烈!非常人能行。”

    “悟空,你自知罢!”老子言中意尽,垂眉再不言。

    悟空深深一拜,再站起时,便不比老子矮上半分,它退回坐下,陈昂便道:“如此便收拾行李,准备上路。”青牛回到楼观前的空地上,化为本相,悟空托着金船,有些为难的想到:“师尊的座驾,被我拿来装了许多部署,这该如何是好?”

    它还未想出办法,那中金船就化为一辆青铜车架,陈昂和老子从楼观中出来,陈昂淡淡的撇了悟空一眼,上车未言,悟空顿时傻眼,不知该如何说起,难道要叫自家师尊抬抬屁股,把那座下的千万妖军放出来?

    尹喜收拾好了行李,关上了楼观的大门,抬头看着朝阳下的楼观,转头离开了这个驻留数月的地方,再回来的时候,天下道脉,将由此处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