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三章西行化胡第一国
    ,。

    悟空驱牛,驾车,出了终南山行走数日,渐渐已经出了秦国地界,关中胜地,郁郁葱葱的森林平原慢慢有了山势起伏,胡风滋长,大片的农田变成了草原,不过虽然有西戎的大量遗留,却依旧是秦地,却是一百年前,五羊皮大夫百里奚之功。

    百里奚佐穆公,灭西戎十二国,扩地千里,便是于此处。

    想那秦国先君,乃商人后裔,玄鸟血裔,与晋国赵卿同宗。百年之后战国时,三家分晋,赵卿自立一国,为赵国。秦赵两国,皆为飞镰之后,赢氏为飞廉之长子恶来之后,赵氏为次子季胜之后,因赵氏先祖造父有功,封于赵地,而赢氏依负于赵姓,故而负赵姓。

    秦始皇赢氏赵姓名政,所以赢政实名赵政。

    如今两家还有些情分,到了战国之时,同为赵姓两国,秦赵之间,却已经是死敌。

    秦国先君,秦非子,又名赵非子,为周孝王牧马于犬丘,邑秦地,后经五代,伐犬戎,扩蛮夷,斩荆棘已扩尺寸之地,终于襄公而登诸侯,穆公而西扩千里之地,为华夏西屏,关中大国。

    那牛车幽幽走在秦道上,忽而前边有牧牛的商人看到那青铜车架,上来搭话道:“车上夫子,不可再往前走了!再往前,便是那义渠部落。他们犬戎野人,血腥蛮横,最警惕我们华夏之邦的来人了。除了与他们部落熟络交易的商人,但凡有去他们境内的国人,都要被他们所害!”

    悟空看见那上来劝告的,乃是一个略带稚气的青年,便回道:“这位小哥,我们连一寸兵甲都未带,车上只是俺家两位夫子,带我们游学诸国。那义渠人见我们两空空,总不会把我们当做歹人!动辄加害吧!”

    那少年看见悟空真容,倒是吓了一跳,指着悟空道:“你怎么脸上长毛?像只猴子?”

    悟空嬉笑道:“我乃南方毛人国人,仰慕中原文化,故而拜在老师门下!”

    “原来如此!”少年不好意思道:“我从未出过秦国,最远也是和我家大人去关中贩牛。倒是少见多怪了!听闻南方楚国人,身上生羽,批发刺面,如鬼神,想来南人多怪,不如我们北人纯正。不过你们连兵甲都不带,只怕更要遭那戎狄杀害!”

    “戎狄畏威而不怀德,你们带上兵甲,他们小部落看你们有些反抗之力,畏惧族内青壮折损太多,反而不会动,只有那些数千人的大部落,才会动加害,而你们这么赤空拳的西去,恐怕走不到两日,就要被那些犬戎人杀了!”

    少年信誓旦旦道:“我们去西戎贩马的时候,卖给他们盐、帛,将他们的牛马卖出来,互通有无,乃是犬戎人最需要的人物,就是这般,每次去义渠的商人,十次都有一两次要被那些贪我们财货的犬戎人所害!我们商队人人带兵带甲,还有劲弓强弩在,商队中都是精壮的汉子,武艺娴熟,只有这般才能不被他们所害,你们若是真想去西戎那儿验证学问,还是找一家来往的商队借身最好。”

    悟空看他骑马垮弓,有些身,眼睛一转,忽而笑道:“这般武装的商队,若是遇见小一些的戎人部落,怕是就要摇身一变,做起无本生意了罢?”

    少年羞涩的笑了,有些不好意思,却无半点羞愧之意的笑道:“若是遇到牛马丰厚的小部落,那当然要抢他一把,那些蛮夷戎狄,犹如我们秦人放养在野外的畜生一样,畜生头角不利,养的肥大了,自然要宰杀,等到我们秦人男儿又长大一代,还要去杀掠驱逐他们,扩大我们的土地。”

    少年抬头看向车上的淡然听闻的陈昂、老子,问道:“两位夫子看上去是有大学问的人,可是看不起我们这般么?”

    陈昂笑道:“尊王攘夷,华夏大义也,岂有看不起之礼?况且人之道也,自强不息,天之道也,适者生存。扩土生杀,岂不合天意人心乎?”

    老子道:“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那少年眼睛一亮,言笑道:“两位大夫果然是有学问的高士,不像一些昏人,囔囔一些背信弃义,抢掠凶恶的迂腐之言。前年来了一位齐人,脑子就这般不清醒呢!”

    这倒有些稀奇,这先秦士大夫风,可不是后世那般酸腐之儒,囔囔什么仁义慈善,宽已待蛮。

    先秦之时乃是华夏扩土,武风最盛之时,就是孔丘在这里,看见秦人大启群戎,说不定都要赞一声:“微百里奚,吾其被发左衽矣!”故而秦汉上承先秦诸侯之风,武功赫赫,追戎逐狄,辟地征蛮,从来只有盛赞征服蛮夷的武功,没有劝人虚伪道德的。

    在这般尊王攘夷的道德之下,那齐人反倒是一朵奇葩。

    少年好感大生之下,更不忍见他们去送死,提议道:“那些犬戎人杀戮成性,极为凶狠,你们还是暂且不要西去,如今已经近冬,你们西去犬戎,要不了多久,就是数九寒冬,到时候大草原上连柴薪都没有,还有白灾风雪,迷失道路的危险,实在是九死一生。”

    “就是得天之幸,遇到义渠犬戎人的过冬营地,那些犬戎人冬天里缺吃少穿的,定然不会放过你们,说不定,一身皮肉都要便宜那些戎狄。”

    “还是等到来年开春,犬戎人急需盐铜的时候,跟着那些大商队一起去游历吧!”

    虽然这少年也是好心,说的有几分道理,但陈昂、悟空等又岂是寻常之辈,而且他们此去化胡,要走到那西天身毒,这般今天停半年,明天休两月的,几年才能走完,如今这西行之路,与一千年后,大唐盛世之时不同,那时西域诸国已经与大唐有所往来,往来商旅甚多,一条丝绸之路,却是不难往天竺去。

    但如今华夏都武风未褪,西域更是蛮荒一片,匈奴,犬戎,突厥,月氏等等知名,无名的游牧部落散步这一路之上,稍微晚一点,说不定还能遇上东征的希腊马其顿人,都是蛮夷之辈,茹毛饮血,相互杀戮,陈昂一行如此西去,非杀出一条血路来不可。

    悟空思量不得法,只好回来问陈昂道:“师父,这西去一路,都是蛮人野人,说不定连话会讲的都不多,这等人俺昔日东渡的时候也见过,那东海荒岛之上,野人部落,根本没办法讲道理,犹如禽兽一般,算不得人。这小儿说的没错,西去确实艰难,非得俺老孙棒下,杀上成百上千人不可,俺不耐杀那些野人,师父你又不肯显露神通,这该如何是好?”

    陈昂笑道:“正是蛮荒野人,才需为师和老子教化,我们一路而去,不仅是为了去那身毒与如来论道,也是为了一路播撒文明的种子,教化浮屠。故而这般西行之路,不是访问,教学,教那酋王学问道理,而是战争,征服,杀戮和传教。”

    “有妖魔处,便有你这齐天妖皇大帝,荡魔平妖,我知那西行一路,人妖混杂,这些蛮夷戎狄,野人和妖魔混居一处,故而由你来一路杀过去。此去西天,乃是叫那信我大教的部落昌盛,征服那些更野蛮的戎狄,乃是叫它们起刀兵,相互之间,杀个血流漂杵。”

    陈昂说罢,沉吟片刻道:“不过那义渠部落,到有些不同,它久近中国,穆天子时便是属国,后来复叛,但也向中国学了些道理,有了法度,不是那全然蛮荒的部落,萌发了文明种子,虽然也有巫师萨满血祭妖魔的蛮俗,但和那些妖魔混居,乃至半妖半人的戎狄又有不同,悟空你到不好出。”

    “此地百年之后,当属秦国。不能与妖戎混同!”

    那车外骑马的少年见悟空去问车上的两位“士大夫”,便有些好奇,伸长脖子在那张望,陈昂看见那少年,忽而有了主意,道:“你且去问那少年,这冬季,可有去义渠的商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