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四章常叫寿星见煞星
    ,。

    那少年拱答道:“这天寒地冻的,何人敢去西戎?诸位还是等到开春雪化之后罢!”悟空早有预料,只道:“不瞒小哥,我们师徒四人,此去西方游历,路程极远,直到那极西蛮夷处,若是这般不敢闯荡,怕是走个七八十年都走不完。”

    少年不忍看着他们送死,只是推拒不说。

    最后悟空笑道:“那小哥可有认识的熟,对着秦国到义渠一路,往来熟络的,给我们做个向导。如此西去义渠,左右有个门路。”

    “这倒是个办法,若是有人说和,那义渠王仰慕中原文化,未必会为难两位大贤。”少年道:“不过你们去义渠还有几分生路,毕竟义渠同我诸夏曾经友善,但万万不可再往西去了。那边的鬼方人,与妖鬼混居,十分恶类,吃人心肝,几如鬼怪。”

    “而且老义渠王当年偏爱中土来人,后来晋国人由余得义渠王信任,出使我国,先王见由余通晓义渠地理风俗,便重金诱之,使计离间他与义渠王,叫由余改投了我们老秦。后来使由余为将,连战连胜,益国十二,开地千里。当今的义渠王乃是老王之子,他因为此事对中原士人十分防备。你们想要取得他的信任,派兵保护你们西行,不被那些小部落所害,便有许多的难碍。”

    悟空点头道:“由得,由得,俺们师徒不怕多少难碍,只怕蹉跎在路,不能成行,只要走在路上,管它多少艰难险阻,俺老孙一力平之!”

    “若是你们执意如此,那边跟我来罢!我们常往义渠通商,认识许多熟悉义渠门路的人物,我们秦人自然不肯跟你们去送死,但这儿有许多杂戎,都是当年义渠割地的时候,留下的犬戎人,他们贪好财物,不惜生死,你们若以重金贿之,他们必然是肯的。”少年道。

    “只是那些杂戎没什么信义,贪婪的很,我怕他们贪图财货勾结义渠的犬戎人,把你们害了。若是他们带着财货单独回来,我就把那人杀了!算是为你们报仇了罢!”

    悟空当然不会被一个小小的犬戎杂胡所害,但也承他的请,抱拳道了一声谢。

    那少年家业极大,只是牧的一群牛马就有上千,开口就是杀胡为他们报仇,家里定然是秦国豪商,他将鞭子交给牧人,径直带了陈昂等人去他家,少年家里做的是畜牧的买卖,兼着经营一些各国货物,此时的商人不比后世,真正的是四海为家,只因各国兵戈战乱极多,各地货物流通不畅,贵贱差价极大,利益丰厚,又因为各国对立,往来贸易的风险极大。

    故而真正的大商人,每次行商,就如同一只小型的军队一般,一边防备各地动辄啸聚数千人的盗贼,一边防备各国的军队,少年的父亲更甚,他做的牛马买卖,有着几个大的牛群和马群,这些畜生岂能安置一地?每日里追逐水草,将牛群分置在各个草场上,待到固定的时节,才赶到各地去贩卖,故而全幅的身家都是随时带着的。

    少年的家,便是商队扎营的一个墟市,轻便的棚子散乱的搭建了一个市场,最中心便是那少年之父,布置严密的一个商队,周围散步者跟着混饭吃的零散商人,多是以杂胡居多,想来秦人大多有产有业,不屑这等流浪的生活,唯有这些昔年义渠留下的杂胡,才适应这等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

    陈昂此时乘着青铜牛车,那头健壮的板角青牛不算什么,但车身用的青铜,就十分稀罕了。

    此时各国已经能冶铁,但华夏之地,铁矿的品味颇差,冶炼技术未发展到那个水平,故而生铁的质量极差,被称为恶金,而青铜便是善金,价值不菲,陈昂乘着一架青铜打铸的车架,排场堪比后世乘着一辆黄金马车,非大国诸侯不能如此豪奢。

    想那春秋霸主,也不过号称千乘之国,一架战车才用不到陈昂所乘青铜车三分之一的铜。

    陈昂如此排场的乘车进营地,那少年之父便有所耳闻,出来相迎,只见一个富态员外,有着此世极令人羡慕的脂肪储量,陈昂看那些杂胡女子看那员外的眼神,竟是极其仰慕欣赏的,想来在此时人的眼中,那富态员外的双下巴,大腹便便,不下于后世说的马甲肌,人鱼线。

    这位胖大员外,在如今的审美中,说不得也是一位潘安宋玉,集美貌与财富于一身的霸道总裁典范。

    富态中年男子满面笑容,相迎道:“两位大夫远道而来,却是朱某失礼,未能派人远迎,我已命人摆下宴席,为两位大夫接风洗尘!”陈昂推拒笑道:“朱君子莫急,陈某想来是命理有缺,总是宴无好宴,几次赴宴,都妨了主人。要么血溅当场,要么后来魂魄冥冥。我受你盛情相请,如何能妨你?还是简单招待一番,我们西行之事,尚需君子相助。”

    听他这般推拒,便有人不满,跟在朱大豪商后面一个看着精明的管事便笑道:“不知是如何个妨碍?叫客人辞了我家主人的颜面?”

    这可错怪了陈昂,他可是一片好心耶!

    陈昂默默数来,他赴宴的次数还真不多,无非是蜀山的时候有几次,或是做寿,或是聚饮。

    只是后来的结果不甚美妙,做寿的折了自家性命,聚众的和他当场血拼,无论是主人、客人还是小厮,厨师,最后基本死了个干净,细细数来,那几场宴饮的主人客人,基本都被他杀光了!像朱大豪商这般款待的也有,那鲛人海国的国王,似乎是被王子害死了!至于座上的客人,叫他当场杀了个干净。

    而此世请他去赴宴的也有一个,那发帖的一个,请客的一个,如今正同在那地府十八层地狱里苦熬,做了一对难兄难弟也。

    陈昂只好叹息道:“上次秦王宴请,叫我这泼徒弟一顿闹腾,从王庭之中径自打了出去,只是吓着我那王太后,不知她心神稍稍安好了没有?”

    朱大豪商面皮一阵乱跳,心里惊骇莫名,暗道:“苦也!怎么招惹了这群煞星不请自来?”

    正是:命里妨着无好宴,常叫寿星见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