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五章囊括三界大黑手
    ,。

    朱大豪商心里忐忑,安顿好陈昂他们四个,问明来意之后,就借口为他们寻找去往义渠国的向导,偷偷摸入商队营地中一顶不起眼的小帐篷中,这顶小帐,看着不起眼,但仔细打量却是在营地中守卫极其严密的位置,乃是朱大豪商的立命依仗。

    朱大豪商胖大的身躯,鬼鬼祟祟,摸进帐篷里,里面设有一尊小小的法坛,一应血食乳膏供奉在坛下,上面一尊青面獠牙的狰狞神像,却带有一些犬戎蛮胡的风格。朱大豪商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噗通跪下,捻起一只香火,默默钦祝。

    未几时,便有一丝黑烟自坛上神像飘起,里面一个古怪的声音问道:“朱乞术,我正在闭关,嘱咐过你没有要事,不可打扰!你每年夏秋之时,请我坐镇,保护你行商四方,已经拖累我修行,念你时时供奉,未有倦怠,又有昔年搭救我的情分在,这才不曾毁诺。如今连冬季我闭关潜修,都要来打扰,你不知我原身习性未退,冬季破关,大损精神么?你点燃信香究竟唤我何事?”

    朱乞术不愧是秦国有名的大商人,当立断道:“打扰长仙人修行,实在罪无可恕,愿以十头犍牛奉上,充为请罪之资,以为仙人血食!”

    “十头犍牛!”那边的长仙果然没了怨气,语气颇为满意道:“你倒是心诚,便恕你不敬罢!不过若是要请我出,还要再加上一个血气充足男子,不是我贪得无厌,而是冬季出关,违背我原身习性,必然惹得阴火暗中滋生,需要阳刚血气调和。”

    那朱豪商心道:“还好有那些跟着我那商队的杂胡,这些人就如同杂草一般,除之不尽,那些牧奴每日极其辛苦,早就气血亏空,未必能满足这蛇妖的胃口,反倒是那些杂胡,一个个自然滋长,放养的肥大,随便挑一个,暗中掠来,便能满足这妖怪的胃口。”

    “跟随我这商队的杂胡,何止数百,他们生性懒惰贪婪,厌恶劳作辛苦,贪恋钱财,又不肯在土地上下功夫,跟着我这商队,东游西走,做些有本无本的买卖,或是坑蒙拐骗,反倒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他们的活法,数年起来,便聚集了许多。”

    “这些人多则生事,若是叫他们势力庞大起来,说不定反而要打我的主意,横生凶心。”

    “这几年我暗中弄死了许多,没想到时不时有人依附,已经要成气候了!休说是一个健男,就是百八十个,我都愿意拿出,只是不能让这妖怪长了胃口,日后又多要供奉。唉!年轻的时候,就不懂得调教妖怪,从犬戎巫师中救了这蛇精,得它之助,方能挣下这偌大家业,那时动辄十头八头的犍牛供奉,养大了这妖怪的胃口,如今一次供奉,就要我五十头牛马。亏了我许多本钱!”

    朱大豪商心中颇感念年轻时商经未熟,未能做到压低成本,口中却没有停,把陈昂一行人的消息告知分明,他知道这蛇妖是自家的靠山,对付那些有神通法力之士,还要依仗,故而说的极其清楚明白,就连那秦庭上发生的事,乃是缇方士后来的下场,都有隐约消息。

    蛇妖思量片刻,道:“这一行人不定有大法力之士,我这几日闭关,不仅是顺从本性,也有一些极其紧要的消息之故。数月之前,那秦地关中,倏日间起了十万大山,此事殊为可怖,可能干系上界天庭的仙神大事,我等人间小妖,如何敢涉身其中,哪怕擦着了一点干系,都有不测之危。”

    “后来数日之后,天降血雨,无数神兵残片,仙人尸体从天上坠落,有些贪便宜的妖怪前往搜寻,那些仙人血肉吃一口,都有莫大的助益,那些法宝神兵的残片更是价值不可计量,那会我便有些不看好,那些上界大人物争锋,岂是我们这些蝼蚁能旁观的?果然,遽然之间,那十万大山便消失了!前面那等猪油蒙心的家伙,也都随之失踪。”

    “再有数月,天下妖魔又有传信,说妖皇出世,召集群妖攻打南天门。我不知道这几件怪事,其中有什么联系,但这背后的阴影,怕是遮天蔽日,一定有一个惊天动地,涉及整个三界的大阴谋,那次南天门之会,我们妖魔之中也颇有几个凶威滔天的妖王魔头前往,后来同样没了消息!”

    “这等可怕之事,沾一沾边,都有莫大的危险。朱乞术,昔年我落难时,得你援,没有被那犬戎大巫师炼成魔宝,后来也百般回护你,助你平安行走四方。但这段时间,你最好小心一点,不然惹上什么可怕的麻烦,我也只好忍痛割舍你,毕竟再大的恩情,也没有我自家的性命要紧!”

    “你若只是做些杀戮犬戎人部落,掳掠他们人口的小事还好,我压住阴火,出关来助你。但你若是要对那几个不明人物,想要杀人越货什么的,休怪我不肯答应,实在是这世道危险,不是我这等浑浑噩噩的小妖能搅合的!”

    朱乞术朱大豪商听闻这些神仙密事,在心里默默牢记,对于他们这样的商人来说,每一个信息,日后都有可能起到大作用,更何况是涉及神仙之事,纵然此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日后也可能有缘。蛇妖这样怀有修行之心的妖怪,一心只想逃脱劫难,远离那只囊括整个三界的巨大黑,而朱乞术这样的商人则不同,他只想着怎么利用这些信息,乃至冒着极大风险,掺合进里面,争取无可估量的利益。

    “经营田土、操弄稼穑不过十倍利,贩奇寻珍,操纵轻重不过百倍利,就是奉迎国主、操持一国之政,也不过千倍万倍利,但……若是经营神仙呢?其中利益,不可计数!”朱乞术面上不显,心中却澎湃汹涌,恨不得仰天长啸。

    “若有掺合神仙废立的会,以我的本领,难道不能在其中兴风作浪么?”

    朱乞术一巴掌按在怀中那几张记载秦庭宴会一事详细情报的布帛上,上面写着许多来自各方的消息,已经模模糊糊,能让朱乞术拼出一张残缺的拼图……秦王宴饮,一只神猴大闹秦庭,提方士登台施法,操弄搬山之术,终南山外十万大山忽然出现,然后……便是从蛇妖口中得知的消息,仙神积尸,天降血雨!

    “天意啊!”朱乞术叹息道:“若不是天意,又如何让我遇上这些人。”

    “他们定然与那些古怪之事,有着紧密的联系……甚至是那妖怪口中阴谋的关键人物,若是错过这一回,又那里再有这种获利难以计数之倍的会?纵然其中有天大的风险,也绝对,绝对不能错过!”

    朱乞术心中主意已定,出了小帐,呼喝来左右道:“来人,传命下去,准备拔营!我与两位大贤一见如故,知他们去义渠国甚难,故而以倾家之力助之!这便组织商队,陪他们去一趟义渠。”

    那些下的总管纷纷色变,连忙阻止道:“不可啊!主人,如今马上就要封冬了!不去那几个草场修养,一路上牛羊要冻死饿死无数。而且若是路上遇着大雪大风,我们数千人,都要死在路上啊!就算到了义渠,那些犬戎人早就饿急了眼睛,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朱乞术只是冷喝道:“我意已决!休得在啰嗦!快去准备!”

    那几个总管没有办法,此时又不是后世,这些商队里的伙计,总管身家性命都依附在朱大豪商身上,根本没有辞职这一说法,他们只好奄奄而去,恨恨看着一旁休整的陈昂等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施了什么法术,迷惑了自家主人的心智,才发出这等荒诞的命令。

    消息传到正在和陈昂,老子请教学问的少年这里,也是叫他目瞪口呆,怀疑起人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