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七章道灵猴不堪造就
    ,。

    朱大豪商有意讨好陈昂等人,把商队的行程催的极为仓促,不过两日,就过了秦国设在与义渠国交界处的那处重关,出关而去后,天地骤然一片开阔苍茫,白草伏地,霜雪扑在地上,覆盖其上,那一条商旅走出来的道路,早已被大雪覆盖,甚至让人难以分辨,是不是还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没有方向,天边的山脉起起伏伏,蜿蜒如龙,商队艰难的跋涉在雪原中,覆盖到脚腕的积雪,让辨认道路变得更加的困难。

    走在后面的人,只好踏着前面探路的人的脚印前进,数千人的庞大队伍,将积雪踏的融化,让道路变得泥泞起来,一脚踩在融化的积雪上,纵然有上好的毡靴,也要湿透,这一路走来,已经有数十人被冻伤了。

    还得幸亏朱大豪商极有才干,将数千人的商队分成数队,有几个精干的伙计作为前锋探路,寻找正确的道路,又有前队,提前半日走,寻找平坦合适接近水源的地方,寻觅草场,建立营地,中队驱赶牛群马群便可以行走半日,便停下修习驻扎一个时辰,还有后队收容那些掉队的老弱和冻伤者。

    而陈昂等人和朱大豪商,便在中队最后的那个队伍中。

    悟空虽然从东海傲来国走来中土,见识广博,但多见的是海外奇景,游离诸多海国岛国,却未来到过这南瞻部洲的西北高原,这千里荒野,了无人烟的壮阔风景,也有些新奇稀罕的,商队路过许多犬戎人的营地,都被废弃了。

    那姓朱的少年,便笑着介绍道:“这西戎胡人的风俗与我中土大为不同,他们游牧而居,追逐水草,这样的营地,每年只有春夏两个月用得到,到了入秋便要准备迁徙,如今应该已经迁徙到了南方。不过犬戎人也向我中土学习了稼穑耕作,他们的国都义渠,也有农田,故而能供养城中贵族定居,而不必游牧,我们在走半个月,便能看到了!”

    悟空闻言笑道:“俺在路上,也曾见过几处土壤肥沃,水源充沛之地,那义渠人宁可荒废长草,也不肯耕作,想必也有原因。”

    朱姓少年得意道:“那是自然,他们耕熟了土地,不是招惹我们老秦人来抢么?昔日百里奚大夫攻克义渠十二城,便是由农耕供养的。那义渠犬戎人,自那以后,也懂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呢!”

    “不过就是那些胡人弃耕而牧又如何?这大好的土地,早晚要归了我们秦人!”

    少年是极为此自豪的,他对陈昂老子甚是恭敬,经常请教学问,甚至对尹喜也时时刻刻礼仪周到,却在悟空面前,没有什么尊敬之意,不甚恭谨的,却也因此跟悟空更说得上话来,显得更加随意一些,其中原因,悟空早就看出来了!

    多半此人心里华夏蛮夷之别的观念极重,对陈昂、老子、尹喜这样,博带雅冠,炎黄贵胄,自然是尊敬异常的,至于悟空这样的南蛮“毛人国”蛮夷,就不免有些瞧不起,随意了许多。

    而且陈昂老子,是万般道理学问都造诣极深之辈,言谈之中,随意指点都是至理真言,而尹喜学的是《道德》真言,又是周室重臣,士大夫出身,其言也文质彬彬,与悟空这样野生的放肆气质不同。

    在那朱姓少年看来,悟空这种每日钻研的都是空间维度构造,能量物质转换的‘奇技淫巧’‘心械变’的匠师之流,估计也就是陈昂老子的书童,仆从之流,养个稀罕的,没得到真传。

    这少年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如此走了近十天,路上牛马冻死了近半,尸骨散落了一路,才渐渐能看到人烟,商队扎营的时候,好几次都发现有人窥视,那少年拿起弓箭,骑上马便率领自家的门客前去驱赶,不一会,就见他冷着一张脸施施然的回来。

    少年挎着弓箭傲然道:“又是那些犬戎部落的胡人在窥探,被我射死了几个,四散逃走了!”

    “那些蛮胡贱种,若不是父亲不肯生事,我就让门客中擅长追踪的那几个,摸到他们部落去,然后率领部曲把他们都杀干净!还能捡一个现成的营地休息,说不定还能抢到一些牛马羊群,补充我们路上的损失。”

    悟空暗道:“这小子也算有趣,就是不大看得起俺。就因为俺自称毛人么?若是叫他知道,俺连毛人都不是,只是一只猢狲猴子,不知这小子又会换一副什么面孔?”

    那少年看到悟空又在书写那些看不懂的符号,便笑道:“你又在学那些数算物理么?两位老师是何等天人之才,一言一行,都是上承三皇五帝,下达各国文法的至理,你有幸拜在老师座下,不去学那些治国军略的正道,反而每天埋首于这些古怪的符号中,真是舍本逐末,如此愚行?”

    “就是你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不敢去求问老师,文始先生与你乃是同辈,他得老子老师一卷《道德经》相授,我略微听他说过一些皮毛,奥妙无穷,你却不去求问,真是荒废了莫大的缘!”

    尹喜听到那少年这样说,便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解释道:“悟空师兄求问天地至理,穷格万物,博通两位老师传下的种种大道,学问只比我高,学究可称天人。你这般小看,已经落入了下层,万万不可再说这种不经的言论!”

    那少年却还以为尹喜只是怕悟空脸上不好看,说的是面子上的话,笑嘻嘻的自是没当一回事。

    心中暗忖道:“这孙悟空到底只是毛人,看他日夜沉迷那等数算小道的样子,两位老师的文韬武略,他又能学到几分?怕是连我都不如。我这几天日日来请教,听两位老师论道,除了那些晦涩真言,实在是听不懂,什么如何用联合概率密度表示二维随变量,求空间离散概率云分布。如何用切比雪夫不等式,求元气的概率云收敛定值,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之外。”

    “其他《道德》《政治》《经济》等等学问,都叫我如醍醐灌顶,感觉大有进益。”

    少年心里微微叹息,只感觉悟空是个不堪造就的货色,不愧是南蛮毛人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