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八章上路义渠遇虎妖
    ,。

    那朱姓少年却不知,数千人的商队行动的好大动静,不仅惊动了这义渠国的犬戎胡人,还惊动了一些不是人的东西——数十里外,一个浑身裹在黑风里的黑汉,忽然抽动了两下鼻子,疑惑道:“怎么有那么多生人的味道?”

    “可是那老东西骗我?暗中叫了义渠国的兵马来埋伏我?”

    那黑风滚滚而来,只见风沙之中,数十个鬼一样的影子扭曲着,呼啸着上下飞舞,还有十几个妖邪,有的是禽兽脸面,十分狰狞,有的甚至还是野兽的摸样,都是些豺狼虎豹,穷凶极恶的精怪,以那黑汉为首,把一个犬戎部落围了起来。

    那犬戎部落也有数百人,部落中的精壮男子却不过刚过百,其他都是一些衣衫褴女的老弱,女人小孩儿都有,老人就少的多,因为那犬戎蛮胡不似中土,有许多供养老人的孝道规矩,不能干活的老人,都为了节省口粮,绝食死了。

    然后其亲戚聚柴而焚之,熏上谓登遐。

    有些人看到一群妖魔鬼怪,将部落围了起来,心头绝望,哭哭啼啼,或者紧握中的简陋‘兵器’,那些所谓的‘兵器’,不过是一些打猎的石矛,桑皮箭之流,射穿草原上狼群的皮毛都难,更何况这些兵甲俱全,比他们凶恶,精锐十倍的妖怪。

    部落的酋长是个中年男子,他不断高呼着含糊的胡语,却看见一阵黑风扑面而来,听得酋长在里面一阵惨叫,然后就没了声息,只传来一阵撕裂肌肉的嚼骨声。

    又闻得里面哮吼高呼,叫道:“小的们,给我杀!且不要杀光,留一些放着,带回洞里慢慢吃。杀其二,留其一便可。”

    “一半新鲜着吃,一半腌了吃,最后一半养着留着以后吃!”

    青铜车上的悟空忽而抬头看向远方,低声对陈昂道:“师父,前方有妖气!可要他们暂且停下么?”前方探路的前队也察觉了不对,派人传来消息道:“东主,前面发现了烟迹,探子查闻有烧杀的惨叫声,还请东主派人过去处置!”

    那朱大豪商脸色一变,骇然道:“不好,怕是遇上三害了!”

    悟空好奇问道:“这三害是什么东西,竟让主人家如此色变?”

    朱大豪商交代好一干武艺娴熟的门客,带着商队中兵甲整齐的护卫,伙计整队,上马,才跟悟空解释道:“客人有所不知,这义渠国民生颇为艰难,那些犬戎小部落动辄有族灭之危,便是因为有三害作乱。此三害者,一是国中贵族,二是巫师萨满,三是食人妖魔。”

    “寻常部落,遇上一个,就有全族夷灭之危!”

    “那义渠国中贵族,暴虐凶残,以杀人为乐,对那些小部落更是段极为酷烈,完全不把他们当做自家族人看,除了那几个以义渠为名的大部落,其他犬戎人都只是那些义渠贵族的奴隶和牲口,每年冬季,常有义渠都的贵族,带着自家的部曲,在国中围猎,那冬季百兽绝迹,他们能猎什么?除了掏熊窝之外,就是寻找那些小部落,掳掠其人口牲口,猎杀其勇士,即削弱了那些小部落的反抗能力,又能获取奴隶,故而义渠王屡禁不绝。”

    “但遇上义渠国贵族,还只是损失些壮丁人口,遇上那些巫师才更加麻烦,那些巫师为了制造法器,最爱杀人血祭,取婴儿,女子的人皮心肠,炮制法器,那些巫师势力广大,掌握许多义渠部落的兵马,每当一个大巫师需要一场大规模的血祭,或炮制一件厉害的法器,就是那些小部落的噩梦之时。”

    “巫师最爱杀祭孩童,若是叫他们的爪牙找到一个小部落,常常就要将那个部落十四岁以下的儿童为之一空,若是看到哪个部落没有儿童,定是遭过巫害的!”

    朱大豪商感慨道:“不过这二害虽然可怕,却远远比不上第三害,遇到贵族巫师,部族还有残存的可能,就是最坏也不过一死罢了!但是遇到妖魔下山食人,那便是万劫不复,连全尸都没有……义渠国北有雄山峻岭,每当冬季山上缺血食,便有妖魔下山食人。故而义渠国不甚在乎自家的尸首,死人以火焚化,就是怕尸体引来妖魔。”

    陈昂驱车来到朱大豪商跟前道:“不知主人家可否带上我们一起过去!这义渠国中种种,与中土迥异,我正欲采其风。”

    朱大豪商只怕这后台不肯理会,如何会拒绝陈昂这般请求?这义渠国入冬以后着实危险,若是陈昂不去理会,他就只能哀求自家的供奉——却不知那只蛇妖,肯不肯把这只商队整个保下来。若是遇上厉害的妖魔,蛇妖通常就带上他和几个家眷退下,不会为了他的家业去拼命的。

    陈昂自不理会他这些盘算,命悟空驾着车,跟着那些护卫门客,往前面烟尘起处而去。

    那少年携着弓箭,也驱马跑在旁边,大声道:“两位大夫,且让我在旁护卫,免得战场无言,遭那刀兵之祸。”

    又看到悟空在那抓耳挠腮,苦思陈昂布置的作业难题,少年便有些气不过,他拔马跑开,寻着自家的门客要来一件兵器,扔到青铜牛车上,对悟空道:“你这毛人好不晓事,两位大夫万金之躯,如今临涉险地,你不护卫一旁,反而又做那痴相,真是愚钝不堪。”

    悟空轻巧的将那兵器抄在上,也不跟他一般见识,驾牛跟在朱大豪商马车后面,这边人人骑马疾驰之下,数十里路转瞬即至。

    前面已经隐隐能看到犬戎部落过冬营地,见到那人间惨剧,饶是那少年乃是十足的种族主义分子,也被骇的脸色煞白,那不大一处村落,积尸一地,数十个妖魔忙着把人剖腹剜心,剁碎其尸,将首级与心肝奉献自家首领,将剩余四肢,其余骨肉,各妖自食。只听得渝麻之声,真似虎啖羊羔,各个张开血盆大口,一条人腿霎时食尽。

    少年死死拽着中弓箭,不知如何是好。

    这边妖魔食人的惨像,把这商队里的门客伙计,几乎唬死,纵然老秦人有许多勇士,但那中土受天庭仙神守护,哪里见过这般狰狞血腥的场面,那些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直叫人腿软,于是这数十人的队伍,便发出一些动静来,引起了那妖王的注意。

    妖王乘着黑风而起,须弥就闯到朱大豪商的跟前,亏他还能收紧面皮,有几分冷静。

    急忙叫道:“大王且慢!我们是中土来的商人,无意打扰大王享用血食,愿奉上百头牛马,献予大王享用,我们都是长仙大王的部署,为他收罗人间稀罕事物。望大王赏个面子。日后自有情分在!”

    那黑汉停住风尖,离地一尺浮在黑雾上喝道:“我乃左近山场的寅山君,你是什么东西,仗着背后有只赖皮蛇撑腰,就敢跟我谈条件么?便是它亲自来,也要看我肯不肯给面子!”

    那寅山君目光扫了一圈,看到悟空,眼睛放亮道:“那些牛马人口,我都吃腻味了!”

    “像这般学人穿着衣冠,人养大的猴子,却没吃过,不知滋味比起野生的如何?”寅山君驾着狂风滚滚,伸朝悟空拿来,口中道:“我就给那位没见过的同道一个面子,你这里的人,我二抽一,只吃一半,先嚼一只猴子来尝尝!”

    那朱大豪商脸色大变,却来不及阻止,也阻止不了,而那朱姓少年只护着陈昂老子道:“两位大夫快跑!”心中犹自叹息道:“可怜那毛人,只因长的像猴子,就要遭此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