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九章人不如猴数学难
    ,。

    少年只抱着一线希望,叫道:“他是南蛮毛人,不是什么猴子!”可能之指望这只妖怪听到这话,觉悟自家的食谱有错,停下来思考一下,毛人有什么特殊吃法。

    那寅山君只是嘿嘿笑道:“是毛人还是猴子又有什么打紧?看你年纪轻轻,筋骨强壮,想来是个肉嫩又有嚼头的,看的我口中生津,一并拿来嚼吃罢!”

    显然,寅山君并不觉得一只穿着衣冠,没有分毫妖气的猴子,有什么棘之处。

    就是连旁边那个小子一起拿下,也不费什么功夫。

    少年感觉一阵腥风扑面而来,心中一阵绝望,闭目等死之际,却听见陈昂道:“悟空,我上次布置的用切比雪夫不等式,求元气的概率云收敛定值,推导元气的七种特殊激发态的作业,你做出来了没有?”

    悟空回答道:“师父,俺已经做出来了!你且看……”

    寅山君一只大裹在黑风里,正要将悟空卷起,却看见那只矮小猢狲,在黑风之中浑然不动,甚至能睁开眼睛,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寅山君心里一惊,一双利爪反抓向悟空天灵,他乃是山中猛虎成精,故而能驾驱黑风,风中那些怪叫的鬼影,便是他食人留下的伥鬼,一并缠向悟空,要将之定住。

    却见悟空伸出一只猴爪,轻轻一捞。

    这一妙至毫巅,悟空元神之中无数数学符号交互运算,生生锁定此时元气运转时,数学意义的概率云上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收敛定值,寅山君顿时感觉眼前一黑,似乎从整个天地中被单独抽离,他的肉体,元神,妖气,一切物质,精神都被碾碎,化为滚滚的元气。

    其中最精粹的一点黑风煞气,被激发到一个特殊的活跃状态,将寅山君压碎转化的所有元气同化为那最精粹的一点黑风煞气,被悟空收在掌中。

    悟空照着掌心一吹,无数元气滚滚而来,灌入那黑风煞气之中,吹拂开来,刹那间天地间一股宛如黑龙的巨大风柱,朝着那犬戎村庄吹去,天地一片混沌,那些妖邪伥鬼,被黑风一吹,四肢百骸都被吹化在黑风里面,伥鬼更是不堪,沾上一点,就融入黑风之中,化为一股煞气。

    等到悟空将那股黑风煞气再次收回掌心,只见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一切血腥污秽都尽数消融。只留下那些妖口幸存,惊魂未定的犬戎胡人和眨巴眨巴眼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商队护卫和伙计。

    “师父,用切比雪夫不等式,求元气的概率云收敛定值,能推导出元气的特殊激发态,使得元气表现出消融、精粹、腐化、侵蚀等等特殊的物理特性,推导公式如下……我算出那虎妖所练的一口妖气中,性质最为特殊,精纯的一点黑风煞气的元气性质,激活它的特殊激发态,将那只虎妖消融成元气,表现其特征,您看我这作业完成的如何?”

    陈昂满意的点头道:“很好,很好!只是有一点缺憾,你最后应该对那一道黑风煞气,做一次傅里叶变换,将函数的元气表达形式,变化为物质表达形式,这样你就不必一直收束这这股煞气。”

    陈昂说着朝悟空中购得那股黑风煞气一点,一点灵光化为种子,将煞气吸纳干净,长出一根葫芦藤,转瞬之间,便开出一朵葫芦花,结成一个小小的黑色葫芦,黑葫芦一长成,那根葫芦藤便应声枯萎,只留下巴掌大的一个小葫芦,托在悟空掌中。

    正是黑风煞气的元气函数坍塌,变换为表现物质的函数的结果。

    这时候,有些茫然的众人终于恢复了理智,但还是感觉有几分梦幻般的虚幻感,刚刚凶神恶煞,凶残可怕的妖怪,如何就消失在一股黑风之中?

    仔细回想刚才,那股黑风似乎发自他们中间,一个脸上长毛,尖嘴猴腮的毛人掌心,那虎妖寅山君,驾驱黑风,叫嚣着要吃猴吃人,只是一转眼,就被那只猴生生捏死,收摄为一口黑风,然后照着一吹,满地的妖怪就尽数死绝,连收尸都不必了!

    那离得最近,将陈昂和悟空对话听得最清楚的少年,更是目瞪口呆,直有如坠梦中之感。

    犹想当初,听得两位大夫论道,提起过如何用联合概率密度表示二维随变量,求空间离散概率云分布。如何用切比雪夫不等式,求元气的概率云收敛定值。原来竟是仙家妙法,法术神通!难怪自己摸不着头脑。

    而那个有些痴态,‘不堪造就’的毛人,居然一口气,便杀了自己觉得凶威滔天的妖怪。

    朱姓少年有些后怕,若是毛仙人有半点不耐,朝自己也吹上那么一口气,自家怕是连骨头渣都找不见了!他又惊又怕,还有三分惊喜,回过神来,便匆匆朝陈昂跪道:“师父,师父!求师父收下我罢!我心慕仙家法术,求师父垂怜收我入门中。”

    陈昂笑道:“你先起来,要入我门下,还需考验你一番,若是真有资质,再提不说。”

    又对悟空道:“悟空,给他一份三角函数和立体几何的卷子,若是及格了,再给他一本初中数学,高中数学,最后将为师那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给他,七天之内,做完整套,若是正确率超过百分之七十,你就教他入道,学习基本法术,增添智慧。再叫他学习高能物理和量子力学,祭炼出量子智脑,便可入我门下,做个记名弟子,日后再有考试,收入真传。”

    这一席话说得那少年懵懵懂懂,只看见悟空面露不忍之色,递给自己一张卷子。

    少年摊开一看,满眼天书一边的数学符号,少年看见那些符号心中自然浮起它的含义,但是……就算它的含义中每一个字我都明白,连起来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朱姓少年心里咆哮道!

    朱大豪商满头大汗的跑来,却看到自家小儿子一脸灰暗的跪在地上,面如石灰,如同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不安的请罪道:“两位仙人,小儿年幼无知,得罪莫怪!”

    悟空嬉笑道:“哪有得罪,就是一时说了傻话,俺又岂会跟他计较,你这老儿不用担心,他要拜我师父为师,便有考验下来。如今这般,只是觉得自家愚钝,万念俱灰了罢!”

    朱大豪商这才放下心来,其实他未必有多担心这个儿子,更多只是害怕他言语无状,得罪了仙人,坏了他心中算计的那份大生意罢了!走近就听到小儿子小声喃喃道:“为什么是算学?算学为什么那么难?为什么毛人都能学得会,我却连看都看不懂?”

    青牛幽幽的用舌头卷起雪下的嫩草,反刍咀嚼,暗道:“又一个被算学逼疯了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学我老牛,放下心得自在,虔向老君学道德?放下,放下……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放下心,便得纯白载道。”牛尾巴轻轻的甩了甩,打在雪堆上,积雪四溅。

    商队护卫们略微安定了心神,便准备重新上路了。只是这一次起程,对陈昂一行都有十分的尊重,言语之间,敬畏万分。

    商队走过三日后,这一处废弃的营地忽然出现一个面上涂满了颜料,满脸刺青,穿插骨饰的巫师,他蹲下捻了捻脚下血迹干涸后的泥土,疑惑道:“那寅山君跑到哪里去了?他与我约定,要烧杀听从那义渠王命令的那几个部落,却只灭了这一处,就无影无踪了?”

    他口中念诵种种鬼方巫咒,从远方唤来一只巨大的妖狼,吩咐道:“你去附近抓几个人过来,若是有身上带着这里味道的人,不可吃他,带到我面前来!”

    不过一会,那巫师就松开一个瘫软的犬戎人的尸体,他舔舐着那人的脑浆,忽而闭目,浑身颤抖,打了一个哆嗦,才睁开眼睛。

    “寅山君这个蠢货,居然被人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