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章智慧天成化石猴
    ,。

    之后几日,商队越过荒原,来到义渠国心腹之地,地势渐渐起伏,气候也慢慢温和起来,远方的祁连山脉和贺兰山脉两条祖脉,如同一双张开的巨大臂膀,在义渠国度六盘山、陇山交会,挡住了北方的寒风暴雪,造就了这一处气候温暖的过冬营地。

    商队越来越靠近义渠国都,商道两旁渐渐出现了大片的农田,许多犬戎奴隶持木耒石耜在田中劳作。

    这般刀耕火种时期才能见到的古老耕作场景,倒是引起了陈昂的一些兴趣,从所见的义渠犬戎部落的生产力发展水平来看,还大致处于中土商周时期,奴隶使用非常广泛,问过熟悉义渠国的朱姓少年,才知道虽然中土一直将犬戎、鬼方人统称一族。

    但他们内部其实分化的厉害,那些犬戎人只会自称自己是某部族的人,而不会认为自己是犬戎人,相互之间,厮杀奴役压榨的极其普遍。

    义渠国以义渠部族为统治者,义渠部族本身由六个部落组成,分别是彭卢、郁郅、泉皋、杨拒、圭冀、朐衍,各部奉泉皋氏为王族,六大部落共有控弦之士两万,丁口数十万,乃是鬼方犬戎哥部族中土强盛一方的大族。

    而义渠国中除了这六部之外,还有许多小部落,有的是当年侵犯周室的猃狁部落的后代,有的是其他鬼方部落的残余,有的是六部分裂出去的部落,有的是杂乱生长起来的犬戎部落,义渠部落其实也并未有什么固定的领地,除了学着中土筑就的几座大城,供六部驻扎在水草最为丰美之地外,其他领土,便是义渠控弦之士所及之处,四方部落纳贡,便是义渠领地。

    故而义渠人也不把那些犬戎部落当做子民,而是时时防备,打压,掳掠其人口为奴隶,抢掠其财货畜牧,义渠三害,与其说是灾害,不如说是义渠六部故意放纵。

    抵达义渠城的路上,商队就遇到过几次六部的贵族,带着自家部落的勇士出来抢掠奴隶,还有六部的巫师,故意勒令那些小部落献出儿童,以备巫师血祭巫术,削弱他们的人口潜力的情况,但这般人道生存竞争,陈昂自然不会领会。

    若是有人依着东胜神州那般道德伦理,自然会认为这般残害人口,血腥杀戮,乃是十恶不赦之事,这便是以己心代天心,遇上犬戎鬼方这般的文明环境,便有许多冲突之处,甚至要闹笑话,而陈昂以文明生存发展为视野,自然不会落入如此的窠臼之中。

    偌大的商队,也曾遇到过两次六部贵族袭击,一次朱大豪商出面,舍了些财货将那贵族退去,另一次双方动起来,这老秦商队当真硬扎,人人带着兵甲刀箭,敢冲敢杀,陈昂便看见商队中的老弱妇孺被护在车阵中,也敢开强弓射杀犬戎。

    陈昂亦有感于如此华夏武风,上阵亲发三矢,射死了领头的犬戎人。

    那些跟在商队周围的杂胡,居然也没什么兔死狐悲之感,反而冲杀最得意,看他们经常趁着商队休息,去抢掠偷盗周围小部落的行为,便知道这只商队平日行商的时候,也未必信奉什么公平交易的道德君子,若不是朱大豪商有‘大生意’要做,不欲横生波折,说不定也要化身马匪,顺抢掠几个小部落。

    临近数九寒冬之时,商队终于到了义渠城,朱大豪商在这里颇有门路,也不知道他如何应付的,竟然让那义渠城驻扎的泉皋氏部落没甚么怀疑,将他们带到城外临近瓮城处驻扎,陈昂倒也理解,看那商队的作风便知道,此时的各国行商,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若是义渠人敢没有防备的带他们入城,说不定哪一天朱大豪商便寻觅了会,做上一票,将义渠城烧杀殆尽,抢掠钱财而回返,这倒不是义渠人杞人忧天,而是这般事迹,古来真不少,中土华夏自将自家做出的不体面之事,从历史上抹去,但西方有国名特洛伊者,为希腊之邦,就曾在自家的史诗中记载,特洛伊的使节商队,去另一邦斯巴达贸易之时,见斯巴达城中防备空虚,横生凶心,趁抢掠了一番,还将斯巴达的王后海伦抢走。

    后人以讹传讹,竟称海伦美貌惊人,引来特洛伊人抢夺,可见栽赃红颜祸水之名,各国皆有,乃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情节也。

    商队扎营收拾,忙了许久,天色便渐渐暗了,陈昂看商队安顿完毕,便唤来悟空道:“悟空,我们来此宣扬教化,却要见一见这义渠国主,好得他之助,再往西去。你去问问那朱大商人,可有门路,让我们拜见义渠国主,行化胡之事?”

    悟空领命而去,寻至朱大豪商,把来意说过一遍。

    那朱大豪商有些迟疑道:“欲见国主,却是不难,那义渠国上下贪好财物,我借献贡之名,定能得那国主的接见,但孙君子,我在义渠城结交的许多贵族,暗中告予我,如今义渠国波诡云谲,不是善地啊!泉皋氏虽为义渠王族,但这戎狄蛮夷,未有什么君臣之义,而是强者为之,今日我探得消息,说那朐衍氏有一位大巫师,炼成了一桩厉害的巫术,能让部族的勇士敢死善战,鬼神附体,如今朐衍氏威势大涨,已经得六部中三部的支持,要篡那泉皋氏的王位,不日就要发难。”

    “如今亲近泉皋氏的部落屡屡遭劫,常有无故全族上下忽然死净的,这个时候去见义渠王,恐有不测之危!”

    悟空那里在乎这些,它笑道:“朱东主,我也不瞒你,这一路过来,你或许也有所察觉,我们师徒四人不是凡人哩!这义渠国如何波诡云谲,又与我们何干?”

    朱大豪商叫苦道:“孙君子能收那虎妖,乃是大有法力之辈,自然不惧区区一个义渠王。但在下肉体凡胎,家大业大,经不起折腾啊!若是惹得义渠国中大乱,君子和两位大夫固然不怕,于我们却有性命之危,还请君子,给我们留一条生路。”

    “好你个老倌,好生狡猾,你敢豁出去偌大家业跟我们走这一程,又何尝是胆小之辈。”悟空笑道:“定是伸跟我们讨要好处呢!”

    “岂敢岂敢!”朱大豪商赔笑道:“君子有所不知,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自从那一日受了陈大夫的考验之后,每次将那天书翻来覆去,神思不属,还请小仙长点拨一番,叫他转醒过来。”

    悟空思量片刻,想明白了这朱大商人的打算,他这是知道自家跟陈昂等人合不来,在他们面前说不上什么话,便想要把能混进去的那个儿子派出来,结下几分交情,搭上关系,这唤作儿子外交,也是朱大商人明白结交关系,要看相性相投否,他自家在陈昂面前,左不过一个凡俗之流,不若换那个傻大胆的少年上场,能以晚辈之姿请教。

    悟空想明白后,便把那少年唤来,问道:“俺师傅给你布置的作业,你完成了几分?”

    那少年自然不敢再在悟空面前那么放肆,但提到那作业,他整个便垮了下去,惨白着脸道:“别说几分了,就是最前面那一页的题目都还未看懂!”

    悟空叹息道:“那你是真个没缘分!想当初,俺得祖师传授之时,只一日夜,不说弄明白了全部,但有大半是能答出来的。如今近两旬过去,你连题目都看不懂,资质太过愚钝,只恐无缘啊!”

    悟空倒是真没骗他,不过悟空乃是天产石猴出身,又有灵明石猴的美号,智慧天成,就是不拜入陈昂坐下,在菩提祖师那儿,也能修成上乘的法术,拜入陈昂门下后,修成量子元神,更有无量智慧,一念之间,便能尽知天下,开辟一个虚拟世界。

    这朱姓少年跟悟空比起来,资质与朽木无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