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二章巫祸起犬戎内乱
    ,。

    悟空传授下法术,也不管那少年如何修炼,自去寻个清净的帐篷打坐,修炼陈昂赐予的无量智能改简并态金刚不坏法身上诸般法器去了,如今悟空修为精进,却是要对这天地孕化的三千种先天元气,十二万九千六百种后天元气,一一了然于心。

    才能做到这天地万物之内,千般变化,无有不能造。

    原本悟空打算采集元气,一一研究其本质,演算元气函数方程,如今他点破那重见知障,明了自家修炼的无量智能改简并态金刚不坏法身的道业精进之源,就算出那一干改造设计图中,有一宗名为核元气聚裂变祝融烘炉心的法宝,最擅长炼化元气,研究先天元气裂变为后天元气的演化过程。

    当即以自家的法身,从体内炼了一块性质特意的合金出来,按照陈昂所赐的设计图,删删改改,先制造了一个简单的删减出来,然后吞吐元气,以熔炉内高温高压的环境,将元气裂变聚变,制造三界内已经不存,或者只有在极端的特殊环境中存在的各种元气。

    那祝融烘炉设计图极为精妙,乃是陈昂根据几种常见的科学仪器,依照三界宇宙的特殊法则改造过的,是一件几乎能模拟天地开辟时期所有极端条件的熔炉法宝。

    因为三界元气,多在开天辟地的过程中衍化而来,故而这门法宝的本质,就是重现开天辟地时的极端环境和过程,彼时天地开辟,三界如烘炉,阴阳为碳,造化为工,故又名天地烘炉,祝融烘炉。

    悟空操纵这件法宝,就是以烘炉之力,模拟开天辟地时的种种造化,明悟三界中基本物质和能量——元气一物的造化法则。

    虽然只是简化法宝,但悟空已经能炼制出数十种此时三界之中几乎不存在的先天后天元气,以这些元气做物质函数转化,能制造数百种,上千种极端珍惜的物质,包括许多三界中有数的天材地宝,可以说已经掌握造物的法则。

    时近年关,义渠城内各种暗流涌动,就是这驻扎在城外的商队,都感受到义渠六部之间的诡异气氛,负责采购粮草的伙计莫名失踪了两个之后,肯出营的人越来越少,朱大豪商也渐渐焦急起来,他本以为见义渠王,并不用多费什么功夫,岂料通报上去后,居然了无生息,他这几天多方找人探问消息,却没能探听出什么有用的情况。

    不过朱大豪商到底不是俗流,竟然给他看出了那义渠城中暗流的几分脉络。

    而后找到悟空道:“孙君子托我之事,我最近百般打听,终于有了一些消息,这才来见孙君子,若是孙君子首肯,明日我们便能见着那义渠王!”

    孙悟空如是肯算,以他量子元神的计算力,将那义渠城中一草一木就算计清楚,每个人都了如指掌并不难,他之所以不下功夫,只是因为此事并不值得他算计罢!那义渠城中如何暗流涌动,都是末节,悟空若是愿意,一夜之间送这些人去地府投胎都不难,就是他踢翻了义渠王的位置,自己统领这义渠部落也易如反掌,不过他隐隐算计到,这一路真正值得操心的,乃是灵山和陈昂的暗中争斗。

    这义渠国,不过是两方准备的一个擂台罢了!

    无论是灵山还是陈昂,都有随时掀翻棋盘,再立一处棋局的能力,故而这些棋子之间如何,着实没多大干系,相反若是在这义渠国着过多,反而失了自家的气度,所以陈昂虽然吩咐悟空去操办面见义渠国王之事,悟空却也不见多操心。

    只因他已经算到,面见义渠王之时,就是灵山入局之刻,此事因该自然而然,不用多去干涉。

    悟空抱着听听也无妨的态度,问道:“不知这义渠国最近如何横生变故,居然连朱东主都觉得棘。”

    “这戎狄内乱,算什么棘之事,若是还在大秦,这点小波折,我反便能纳入掌控之中。”朱大豪商到不谦虚,笑道:“不过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纵然我有千般本事,也难使得上力罢了!原来我就和孙君子说过,那朐衍氏威势大涨,仗着族内一位大巫师,已经得六部中杨拒、圭冀和彭卢部落的支持,要夺取泉皋氏的王位。”

    “如今草原上面,各个忠于泉皋氏的小部落,莫名招了妖患,或是那朐衍氏四部的劫掠,我们路上遇到的那只下山吃人的虎妖,想起来,也颇有蹊跷的地方。那些妖怪居住在祁连山、六盘山上,如何熟悉这草原的地理,这般大队的妖怪下山吃人,最难的,反倒是如何找到那些犬戎的营地,通常妖怪下山来,找上个七八天,才能撞上几个零星的胡人来吃,那些小部落有个风吹草动,都举族藏起来,妖怪奔波几天,就被闻讯赶来的巫师驱逐出去。只有运起极好的妖怪,才能寻到一个部落来吃。”

    “我原本以为那虎妖也是这样,但到了义渠城才知,今年冬天的草原上,已经被妖怪血洗了十几个小部落了!许多数千人的中等部落,也让几个妖怪分着吃了!”

    悟空笑道:“那必是有人暗中通风报信,借妖杀人哩!”

    朱大豪商点头道:“当是如此,我这几天听人说,那杨拒、圭冀和彭卢部落以朐衍氏为首,对泉皋氏的义渠王发难,要他派出兵马巫师驱赶妖邪,保护草原上的小部落,义渠王日日为此事发愁。”

    悟空道:“他哪里肯,摆明了有人想借此调走他的兵力,削弱泉皋氏在义渠城中的力量,分兵而去,要么就有人借此会发难,要么就驱妖不成,反被妖怪杀了那一部兵马,就是他按兵不动,也要被人剪除羽翼,日后还有谁敢支持他?”

    悟空看那朱大豪商为难,脑筋一转,忽而明白道:“朱东主这几天如此迟疑,相比那义渠王狗急跳墙之下,打起了朱东主的主意吧!”

    朱大豪商闻言苦笑道:“却如孙君子所料,那义渠王也不是什么雄才大略之辈,此时急难之下,就想要卸磨杀驴,一边要夺了我的兵甲去,武装他自己的部族勇士,一边还想用商队的财务,结交那杨拒、圭冀和彭卢部落的贵族,还想逼着我,拿这里上千的门客,伙计,去填饱妖魔的肚子。”

    悟空道:“朱东主岂是毫无决断之辈,那义渠王穷**计,又何必在他一颗树上吊死,改去支持朐衍氏篡位便可,到时候趁着义渠内乱,说不定还能抢掠一番,趁着局势未定的时候逃走,又有谁能奈何的了朱东主?”

    朱大豪商这次真的苦笑了出来,哀叹道:“孙君子有所不知,若是真如此,我自然要暗中反了他,抢掠一把就走,日后还能借此和义渠新主搭上关系,小心经营之下,重新建立关系并不难。但那朐衍氏做主的那位大巫师,与我有旧仇也?”

    悟空只是笑道:“财货之下,什么仇能算数?想那朐衍氏也在四处求强援,朱东主商队近千人都是兵甲精锐,携带强弓劲弩,还有大秦国的关系在,朐衍氏又何尝不求朱东主这般强援,大家化敌为友,岂不两全?”

    朱大豪商摇头道:“君子不知,那朐衍氏的大巫师三十余年前,就是这义渠国中极为厉害的巫师了,那时候他从鬼方学来一门邪门法术,唤作游神血骷髅,原本是犬戎的巫术,能以白犬引来犬戎人勇士的魂魄,使它们附在以羔羊血涂画巫文,服下巫药的战士身上,借助死去勇士的力量,刀枪不入,悍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