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三章天魔极乐为净土
    ,。

    “那朐衍氏的大巫师学过鬼方国那边传至西王母国的秘术,将这门巫术修改的异常残酷血腥,用九个有法力的巫师的头骨,引来巫师的魂魄,禁劾在骷髅上,用婴儿的血喂养,残酷的折磨活人,使得巫师的魂魄变得残暴,在代替原本的巫师,统御那些犬戎勇士的战魂,使得原本只是临时加持的巫术,变成炼制巫兵的法术,能训练出一支极为残忍,喜好杀戮,悍不畏死的军队。”

    “原本这个法术虽然被那位巫师所创,却无从修炼起,那些巫师虽然修炼巫术时,血腥残忍,作恶多端,但他们又岂肯自家魂魄被巫术折磨?故而当时那位大巫师虽然极受看重,却也被防备,根本无从修炼,让他终日苦恼。”

    “后来却有一缘,让这位巫师遇上了两只妖怪死拼,却是六盘山上两只蛇妖争夺一份缘,两败俱伤之下,被那巫师暗算,其中一只白蛇伤势稍轻,遁逃而去,那巫师忙着追赶,便对另一只重伤的青蛇下了巫咒,那位巫师只道青蛇中了他的巫咒便离死不远,自家能杀了那条白蛇,便来收尸。”

    “岂料那只青蛇的修为出乎巫师的预料,竟然忍着伤势逃走了!”

    “巫师回来之后,便百般查探,那是我还是跟着另一位大商家的商队出来行走的行商,偶尔见商队里的孩童在打砸一条小青蛇,一念善起,便救下了它,后来巫师回来寻找,也曾想闯入商队搜查,但那是义渠先王还压得住他,喝令他不可打扰,就让我救下了那只蛇妖。”

    “我建立商队,多有得那蛇妖相助,但往来此间,那巫师岂有不知之理,他早就闻得我背后有一只蛇妖鼎力相助,心中怀疑,只是青蛇妖得了那一份缘,修为大进,却不弱于他,巫师还要防备义渠王的打压,奈何我不得。”

    “反而叫我得此与那义渠先王拉进了关系,维持到现在。故而那义渠王却不怕我去投靠朐衍氏的。”

    “如今朐衍氏的那位大巫师,将他自家部落的巫师暗中害死,或是害死那些小部落的巫师,东拼西凑之下,已经炼成了九个血骷髅,能统御游神,实力大增,转能压制义渠王室,他与我实有阻道之仇,我若去投靠他,怕是自家都要被炼成鬼物,永世不得超生了!”

    悟空理解道:“原来有这般内情,难怪朱东主如此苦恼,不过如今东主应该已经打通了关节,能叫我们去见那位国主了?”

    朱大豪商转而笑道:“还要多亏孙君子传授我儿法术,我暗中去见那国主,详述四位仙长法力之高深,并以昔日除妖之事为证,那国主昨日已经派人查明此事,得知几位如此大能,便不敢怠慢,派人来请,只要孙君子答应,便能被那义渠国主引为奥援,孙君子若有所求,义渠王定然无有不肯。”

    “就是孙君子看不上那义渠王,我也能叫他自己退去,不敢为难。”

    孙悟空点头道:“朱东主好本事。”朱大豪商笑道:“哪里是我有本事,这左右逢源之事,全看自家本钱如何,若是我一个人的本钱,能在这番争斗中保全自家都已经是得天之幸,还需排除万难,但有了孙君子借我的本钱,我叫他们两家争相讨好,也是易如反掌。”

    “只是其中全仰仗孙君子,我不敢擅专,还请孙君子示下,我们是隔岸观火,还是左右逢源?是帮那义渠王平定内乱,还是两家通吃,扶持自家的傀儡?”

    悟空笑道:“这些都不急,我们先去见见那义渠王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那便有人来传义渠王的旨意,请陈昂等四位中土‘大夫’前去‘觐见’,坐在青铜车上,悟空嬉皮笑脸道:“那义渠王好大的脸面,秦王千乘之国,也只敢请师父去赴宴,他一蛮夷小国之主,却有好大口气,宣我们去‘觐见’。师父,我们是叫他囫囵个身子来‘觐见’,还是一缕魂魄去地府反省?”

    “悟空,我们是出来教化胡人,岂能这么一见面就要打杀?胡人不知礼节,我们要宽容已对。先去看看那义渠王如何说,若是太不恭谨,就让你新收的那个小徒弟出罢!”陈昂正经道。

    那义渠王宫倒是颇有微言,学了许多中土的式样,有掺杂了犬戎自己的文化,虽然未有秦王宫庄重大气,却也别有一番趣味。

    陈昂见到义渠王,是个矮胖的胡人,小眼睛,面部扁平鼻根较矮,胡服带着许多青铜,骨质,牙质的装饰,稍微近一些,就要一股胡骚传来,眼神中有许多阴鸠之气,看上去,实在和什么英明神武,雄才大略无观,不但丑,而且有股蛮横之气。

    陈昂看来,就和二十一世纪,气度稍微大一些的流氓混混差不多,都是想极力显露自己的凶狠。

    陈昂面见这位义渠大王,只是微微一礼,并不十分尊重的样子,但也不见义渠王和其他部族首领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实在是秦国在百里奚的带领之下,杀出了许多威风,而且中土自古以华夏为正朔,对戎狄有百般的看不起,这样的态度,在他们看来或许才是正常。

    那义渠王却是懂得秦地语言的,只是说的不好,便有朱大豪商在一旁翻译道:“义渠王问坐下君子,可有治国之良言以教吾?”

    陈昂自然知道,那义渠王原本之言,必定不会如此讲礼,他微微一笑,便以胡语答之,道:“我见义渠国,教化未开,民多淳朴,虽有蛮俗,却也别具一格,只是崇敬妖鬼,必有祸患。族中信仰萨满,巫师,民皆信之,而巫师往往血祭妖鬼,如此并非正途,有君权不振,神权旁落之虞。”

    义渠王微微意动,却是挠到了他的痒处,便问道:“巫师萨满保护我的子民,不受妖鬼的侵害,如何不正?”

    陈昂笑道:“巫师本身崇敬妖鬼,纵然能护得一时,可他们也像妖鬼学习,血祭残害族人,这是用家养的妖鬼去对付野生的妖鬼,养鬼大了,便有祸端,反来害人,为智者所不取!而且部族的子民像巫师学会了妖鬼的残忍和嗜血,心中没有忠臣和顺服。故而中土的君王能以忠义驾驱臣子,而大王的子民,却要防备他们造反。”

    义渠王觉得极为有理,他倒没有什么胡人狼性,凶残更有战斗力的愚蠢意识,因为讲狼性兽性的胡人,如今正在被讲究忠义的老秦人吊打,如何敢说中土子民柔弱不能战之语?

    义渠王急忙问:“士大夫何以教吾?”

    陈昂大笑三声,便问起义渠王萨满巫师的教义观念,义渠王一一讲来,陈昂见识博通古今各个位面,就是宗教鼎盛时期,尚且能舌灿莲花,更何况这相当原始,蒙昧的萨满巫教,当即寻找疏漏之处,一一驳斥,将萨满教崇尚的神灵,斥为妖鬼,下三道中流。

    又以轮回转世,善恶六道之说惑人。

    言语中大谈福报、业报,因果、轮回,称今世受苦乃是前世业报作恶,故而受苦便是赎罪,犬戎的下层族人和奴隶,乃是前世作恶,方有此报,反抗是最愚蠢的,活该来世在做奴隶,只有逆来顺受,修德积善才是正途,来世便能享福。

    如此蛊惑邪说,却正和了义渠王和各个部落的首领的胃口,令他们极为信服,大赞中土大夫的见识智慧,宣称陈昂说的才是神佛教义。

    陈昂又鼓动那三寸不烂之舌,以此时游牧部落的种种生产力不发达的落后,造成贵族寿命不长的例子,说世事无常,活在世间,要受许多苦难。为他们一一解说,自家受的苦难,是前世如何的业报,又以轮回来世受苦来恐吓,短短世间内,就说的一众游牧部落的贵族深信不疑。

    再大谈六道轮回之上,有一极乐净土,里面是如何美好,极乐无边,只有信奉阿弥陀佛和无量寿佛的信徒,才能登入净土,即便不能登入净土,来世也有种种福报,比如转生成为贵族,比如来世成为中土的诸侯。

    那些土鳖胡人,那里见过这般逻辑严密,直指人心的蛊惑,一个个心神摇曳,只恨不得当场投入阿弥陀佛和无量寿佛门下。

    陈昂说道极乐净土十二万九千多种乐事,无边祥和宁静,如何美好超脱,引得义渠王反而怀疑,这世间哪有这般美好的地方,便出言质问,陈昂双合十笑道:“大王不见极乐,故而有此惑!我这里有登上极乐净土的善人,传下的极乐净土图卷一张,描绘极乐净土无边祥和,可以请大王一观。”

    当即送上蜀山时,冥河老魔的看家法宝《天魔极乐图》一卷。将图中无数极乐世界一一展开,看的义渠王目瞪口呆,为神佛所折服。

    老子在旁边却只是苦笑,陈昂看似化胡为佛,传下净土佛门,实则是以迷信代正信,行天魔之事。

    故而那义渠国问老子,如何才能往生极乐的时候,老子便与他们说道德,种种善,种种光明,妄图以迷信将其引导至正道之上,虽然犹自迷,却也能占一个善字。但那义渠国贵族听老子讲道德,慈悲,虽然有感于老子慈悲,说的也都是道理,却心中妄念固执,难以听入耳中,倒是那些一旁服侍的侍者,奴隶,深有感触,暗中牢记。

    那些义渠国贵族对老子的满口慈悲,善良不感兴趣,又问陈昂,陈昂只讲虔诚,执信,以大毅力感动神佛,求神拜佛,供奉神佛来得救,能信佛,借助神佛的能力和大愿进入极乐世界。

    当场讲解无量寿佛的四十八大愿,普度众生,无论贤愚不肖,皆能度化入净土。

    果然合那些犬戎贵族的胃口,他们也不知道自家向往的净土,是某人的私家法宝,只管把陈昂敬的如同神佛下凡,当场就有人愿意供奉,拜入教中,求得来世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