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四章无量寿佛庄严乘
    ,。

    陈昂摆弄口舌,说的是天花乱坠,将一众没什么见识的犬戎胡人骗的团团转,这些净土宗教义,即便在中土人杰辈出之地,都能迷惑一大群愚夫愚妇,叫他们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妄行来,就是自家快要饿死,也要供奉财物,求得来世福报;

    便是在科学昌明的现代社会,犹自有一群‘善男信女’,对往生净土,修德积业深信不疑,一面大把施舍钱财,一面闹出些‘放生’‘修业’的笑话。

    更何况如今正是生产力落后,物质极不发达的先秦时代,而义渠国更是犬戎蛮胡,生活极为困苦,就是这些贵族也未有什么生趣来,倒是生死无常事,极其多见,这些部族首领见惯了生生死死,心中未必觉得活在这世间,有什么快乐。

    如此需要宗教麻痹的痛苦生活,正是广阔天地,须得大有作为。

    想那本地萨满巫教,还停留在以无名恐怖,妖鬼恶报吓人的原始宗教阶段,遇上陈昂这种开挂的神棍,对上这前所未有的救赎往生之说,自然是丢盔弃甲,不堪一击。

    一众蛮夷权贵,稀里糊涂就把自家的灵魂往生卖给了陈昂,日后都是注定要入《天魔极乐图》货色。

    陈昂此时所说的种种教义,与西行路上说各国权贵的种种,投诚皈依,仰仗神佛愿力,四十八愿开辟极乐净土之说,合称《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为陈昂报身无量寿佛所传,而老子所言道德善报,修净业三福,自性念佛,则整理为《佛说阿弥陀佛经》《称赞净土佛摄受经》,为老子报身——阿弥陀佛所传,而两人共参的自性念佛,持名念佛等等教义,则名为《观无量寿经》。

    此三经为大乘佛教,开辟净土宗。

    极乐净土世界,实为天魔世界,净土中念阿弥托佛成佛,乃是成魔,实为天魔色界,挖掘佛门根基。

    “陈教主化身天魔,阻碍佛门正途,其中种种恶报,殊为无量。”老子掐指一算叹息道:“只恐千百年后,沙门正法灭绝,而净土旁门反而大兴。善哉,善哉!罪过,罪过!”陈昂笑道:“此法虽为天魔迷信,但道德天尊化身阿弥陀佛,亦于迷信魔道之中,传下归导正信的道德真言,与天魔净土之中,亦可成佛,真是慈悲无量。只可惜,世间终究是愚夫愚妇更多,能入正觉者,如沧海遗珠,少之又少,佛门必定将迎来末法时代。”

    陈昂双合十,赞颂道:“非我成魔,实魔自在,真如入妄,便有天魔他化,可谓我?非也!为道也!”

    悟空闻言觉悟道:“真如不可说,大道不可见!”

    虽然再义渠国部族首领贵族的心中,埋下了一颗敌对的种子,但浅薄的信仰暂时还是敌不过客观世界的,等到义渠王回过神来,想到如今面临的处境,便是有极乐净土在眼前,也要先把权力紧紧抓住再说,相比权力之念,什么信仰都得先退下再说。

    冷静下来后,义渠王虽然还对陈昂所说那一套深信不疑,但冰冷的现实终究暂时战胜了神圣感,令他开始谋划算计起,如何利用陈昂一行人。如果说之前,朱大豪商所言这四位拥有法力之事,义渠王还有三分疑惑,此时就仅剩下一丝,全副身心都去算计起,如何利用陈昂等人,去打压那朐衍氏的大巫师。

    义渠王暗中令人将这里的消息透露给朐衍氏的大巫师,自己殷勤笑道:“两位中土大夫果真是大贤,一席话说的我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小王今日在宫中设宴,款待两位大夫,望两位大夫不吝赐教,多跟我说一些往生净土的奥秘。”

    陈昂还礼道:“固所愿也!”

    义渠王得意大笑道:“两位大夫,二位高徒,请跟我来!”

    陈昂一行人在义渠王的带领下,直往那王宫中最华贵的大厅而去,义渠王模仿中土宫殿,在自家王宫里修了很多大殿,他请陈昂赴宴的那一座,便是一处高台,唤作鹿台,想来这厮也不知道商纣王之前事,这个名字多不吉利之处。

    前有请陈昂赴宴,后有鹿台设宴,插了如此多的旗,想来这位义渠王的前景也是不妙的很。

    宴席开时,义渠王与诸多部落首领,贵族言笑晏晏,只拿出十二分的热情,将一干贵客款待,席间也有犬戎人的歌舞,颇具原始萨满的祭舞风情,一干带着妖鬼面具的巫师,在庭上怪叫起舞,演示上古之时先民驱除妖鬼的盛大祭祀场面。

    虽然不如中土礼乐歌舞庄重,也别有一番淳朴。

    正当巫舞到高潮,群妖群鬼夜行日行乱舞之时,忽然有人闯入在前边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义渠王心中暗喜,面上却假装大怒,喝问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闯进我款待贵客的宴席中?”

    却听下面一声大喝,回答道:“哦?我到不知道大王款待的是哪一位贵客?他又有什么本事,叫大王把我义渠国祭祀巫神的祭舞拿来欣赏?”陈昂抬头看过去,却见一位纹面刺青,以青铜,骨饰,矿石等等刺面,身材高大,走路间带着一股腥风的巫师从正门推开侍卫,闯入进来。

    他一进门,就转头看向陈昂等人坐的位置,露出一丝极为不善的冷笑。

    看他相貌,正是那次诛除虎妖后,出现过的那位神秘巫师。朱大豪商被他一眼扫过,竟然罕见的露出一丝僵硬的神色,一直在陈昂和义渠王之间游走自若的大商人,这时才流露出不安和心怵,那巫师双眼中带着深深的戾气,深深看了一眼陈昂等人,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座上的各部首领,贵族们纷纷色变,极为惊恐。

    一位郁郅部落的小贵族,被那巫师一瞪,竟然吓得屎尿齐流,两股战战而瘫倒在地,就是义渠王也不禁露出忌惮之色,强制按下发难的冲动,好言道:“竟然是居延大巫师,大巫师快请,这几位中土来的贵客,神通广大,法力不凡,正要请大巫师来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