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五章自寻死路不自知
    ,。

    义渠王请陈昂一行宴饮之时,得义渠王暗中授意的侍者,悄悄的将消息泄露了出去,但他并未注意到,陈昂传教之时,一名在场侍奉贵族的奴隶,也悄悄的和一名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调换了身份,恢复贵族的装扮,往王宫外而去。

    不过几刻的功夫,在城外的居延大巫师就得到了消息。

    “好大胆子!”居延大巫师暴怒道,他听着前面那名乔装成奴隶的探子绘声绘色的模仿着陈昂的言行,忽然冷笑了起来。

    “义渠王那个蠢货!我原本还没办法那么早就发动,本来还想慢慢削弱他的羽翼,最后一举发难,他却给了我一个最好的理由……义渠六部中支持我们巫师就不少,但犹豫中立的更多,剩下的那些巫师,都是因为对我炼成的巫法有顾虑,才不肯支持我们朐衍氏为王。”

    “如今义渠王竟然附和这等异端邪说,实则是在挖掘我等巫师的根基,若是公布天下,还有谁肯支持他?”

    居延大巫师缓缓合上双目,将事情仔细的思量和打磨,直到确定自己的计划不说万无一失,却也有极大的把握之后,才睁开眼睛,命令道:“去把其他几位大巫师请来。”探子闻言告退,去通知那杨拒、圭冀、彭卢氏三大部落的大巫师。

    三大部落的大巫师到来之后,居延大巫师将义渠王的所作所为,尽数告知,引得这三位大巫师一齐暴怒了起来,将原本对义渠王那点可怜的敬意抛之在脑后,居延大巫师更是火上浇油道:“诸位尊敬的大巫师,义渠王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自从前几代义渠王得到了周王室的册封,就导致他们的野心膨胀,反过来压制了我们巫师的威望,自古以来,我们白犬之民就是听从巫师的教导,选拔勇士为首领,才能保护部族的繁荣生息,如今部族的首领得到了周王室的册封,自命为王,妄自尊大,上得罪了祖先的神灵,下冒犯了巫师的威望。”

    “部族的贵族们忘记了谁是他们的指路人,忘记了祖先的神灵在上,听信中土的异端邪说,废黜了巫师的许多权力,冒犯先祖,导致神明们震怒,降临灾害在族人们身上,他们使得族人们畏惧和憎恨我们,指责我们放纵神灵们享用血食。”

    “如今,他们还要背弃祖先的神灵,去尊崇异端的邪神。”

    “我居延之所以要将泉皋氏赶下王座,就是要推翻这些违逆先祖的暴行,重新恢复我们巫师的荣光,使得族人们的灵魂可以重新在白犬的引领下,回到我们身边,得以安息。使得部族重新回归正确的道路。诸位尊敬出的大巫师,你们还愿意支持我么?”

    三位大巫师商量了片刻,都点头道:“居延大巫师说的对,我们都愿意支持你!”

    圭冀氏的大巫师却有些迟疑道:“居延大巫师,支持义渠王的贵族很多,就是我们的部落中,也有许多支持他的贵族,虽然以我们的威望可以使部落偏向你,但是若是你要对义渠王动,我们很难弹压那些反对者,杀了义渠王,并不会折损泉皋氏的根本,而只会使得原本中立的贵族们排斥我们。”

    “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对他下!”居延大巫师微笑道。

    “真正的目标是那些传播异端邪说的中土人,我将在义渠王面前,将那几个中土人的言论宣扬出去,逼迫那些支持义渠王的巫师起来反对他,将那些中立的巫师争取到我们这一边,然后再名正言顺的,用最残忍的段,在义渠王面前将那几个中土人折磨而死,损伤他的权威,最后在一举杀死他!”

    “他们毕竟是周朝的中土人,小心他们也有段!”一位大巫师提醒道

    居延大巫师大笑起来:“杨拒大巫师,你是担心那些中土人是修士么?”居延大巫师停住笑声,平淡道:“就是修士又能如何?我已经练成了那门巫术,中土之间,又有多少人能与我为敌?那些人有些本事更好,正好能替换我那几个以死去的巫师炼成的血骷髅,他们死去了太久,魂魄变得非常弱小,炼成的血骷髅品质远远低于活人炼成的。”

    “得到他们的头颅和生魂血祭,再加上泉皋氏那几个跟我们作对的巫师,我的游神血骷髅便能变得无比强大,等我当了义渠之王,便率领你们去征服中土,寻找血食,财富和土地。征服那里的国家!杀戮他们的修士,以他们的子民为奴。”

    说道兴奋处,居延大巫师语气阴深深,引得一干瘦小,丑陋而老态的巫师们纷纷大笑了起来,声音如同夜枭一样,飘扬在夜空。

    一位干瘦的如同骷髅一样,散发着腐臭味道的大巫师桀桀怪笑道:“中土人聪明多智,他们的灵魂一定更加能取悦先祖的神灵。”

    四位大巫师达成共识之后,便有居延大巫师带领四个部落的巫师前往义渠王宫,对那些陈昂等人法发难,居延大巫师闯入王宫鹿台之后,一眼就认出了陈昂这些中土来客,他的眼神在陈昂身上转了几圈,特别注意了陈昂的天灵和头骨。

    听到义渠王邀请,居延大巫师只是冷笑道:“好俊俏的头骨,好端正的天灵盖,中土来客果然不凡,那灵光从天灵窜上去,可不有三尺高么?”

    居延大巫师伸出瘦如鸡爪的右,从身后拖出一只头骨镶嵌黄金做的酒器,长长的指甲乌黑而弯曲,拿着头骨酒器的时候,拇指的指甲扣入碗中,居延大巫师也不理会,伸出酒器,就让旁边的奴隶倒酒。

    奴隶战战兢兢的将羔羊酒倾倒,酒液没过居延大巫师的拇指,乌黑的指甲渗透出黑色的污垢,丝丝黑色的秽物,在美酒中扩散开来,不一会就将黄色的羔羊酒染成杂黑,迎面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

    那奴隶闻着了一丝,当即栽倒,浑身抽搐,最后化为脓血。

    “好头骨,好灵光!”大巫师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褐色烂牙,怪笑道:“若是能以中土贵客为材料,制作我这酒器,一定比那些奴隶好上千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