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重生之九尾凶猫 > 第十四章 断尾逃生
    站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萧奈神色显得漠然无比,十分淡定的把一只向它扑来的老鼠拍飞。

    这动作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不知道被它重复了多少遍。暗能所剩不多了,好在那只白鼠鼠后看到它在树上也十分灵敏,已经懒得用光箭招呼它了,这是个好消息。

    但是也有不好的消息,鼠王似是想用鼠海战术耗死它,它们就在树下冷冷的看着它被鼠群攻击,只待群鼠把它耗死在树上或把它赶下树来。

    周围的所有树枝上都爬满了老鼠,萧奈已经到了随便跳到那里都能踩到老鼠的地步。

    风啸啸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喵!

    呗呗!好凄凉的感觉。

    不过它被众鼠围攻,处境还真是有些凄惨。这句古语还真是本喵此时的真实写照,真想有一位英雄从天而降来救本猫,可惜只是奢望。不过萧奈其实还有一条退路的,只是不到最后他不想用。

    但是看着现在的处境,萧奈明白它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树下已经是灰压压一片,它掉下去绝对有死无生。想到这里,萧奈眸子不由露出一股狠厉。

    喵!

    对着周围的老鼠凶狠的叫喊一声,随后它的尾巴化成蛇尾,把不远处一根树枝上的老鼠扫落,随后它轻轻一跃就跳了过去。此时树枝上到处是老鼠,它不把树枝上的老鼠扫落的话,根本站不住脚,会踩在老鼠身上。

    此时此刻踩在它们身上,那不是做死吗?绝对会掉树下的。

    这根树枝离路边的公寓很近,它边走边清理树枝的老鼠,至于后面的它交给蛇尾解决。这些普通老鼠要不是数量多,它根本不惧,在树上因为地方狭窄,老鼠们根本发挥不了数量的优势,才让它坚持了这么久。不过这也是它是魔兽的原因,要是普通猫,早就累倒了。

    不过这次它可不断的暗示蛇尾不要吞老鼠了,对这些普通的老鼠,它真的无爱,它可不想再经历断尾之痛。可是萧奈不知道,它的这个不想很快就变成现实了。

    爬到一个离房子很近的分叉之处,它朝树下的鼠王撕牙一笑后,一个跳跃就到了二楼公寓的一个窗台上。

    可惜窗户已经关死,不然它可以躲进去。不过也是,就外面这情况,谁也不敢打开门窗。

    所以它是明明听到屋内有人,却没做叫屋里人开窗这种无意义之事,做过人的它对人性还是有些了解。

    喵!

    当然它也可以把玻璃砸碎闯进去,但是里面的人恐怕就会被它连累。说到底,面对人类,它无法做到心狠手辣。

    没办法!只得往上爬,这栋公寓不高,只要它爬到楼顶,它的危机立解。普通老鼠可爬不了墙,沒有鼠群,它想逃就容易多了。

    可惜在萧奈从树上跳到公寓窗缘处,鼠王它们就看出了它的打算,必竟它们虽然是动物,但是和一个披着鼠皮的人类没啥区别。

    吱!吱!

    鼠王鼠后立时向前奔去,停在墙角对着上方正在墙壁上往上爬的萧奈发出愤怒的吼叫声。

    它们的声音仿佛在说,你怎么能逃跑呢?怎样能做出这种落荒而逃这么丢份的事呢?

    可惜对于正在专心做着爬墙这项伟大运动的萧奈来说,它们这番抗议也好,嘲笑也好,愤怒也好,鼠王这些叫声肯定是白叫了,因为它根本沒心思理会。

    爬墙是一件需要专注的事,因为一个不注意你就会成为肉饼中的一员。

    喵了个咪!

    这墙壁竟然贴瓷砖了,有这么坑猫的嘛!看到被滑开的爪子,萧奈表示内心很受伤。

    在从窗缘住墙壁上爬时,它就感到不对劲。

    贴瓷砖的地方不但比水泥墙要光滑,也要硬得多。都怪它开始沒看清楚,不然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喵!

    难怪说猫有色盲,亲身体验后,才知原来是真的。

    光滑的瓷砖让它不好下爪,就算用爪子用力抓进去也受不了力。只得顺着瓷砖之间的裂缝之处,慢慢往上爬。可这样一来,它的速度就慢了。

    可惜!

    萧奈知道自已要悲剧了,原本以为是水泥墙的话,它可以很快爬到楼顶,让鼠后的异能索定不了它。

    可现在它这龟速,简直就是个活耙子。如果这都射不种它,要么是鼠后智商有问题,要么它是幸运女神的亲戚!

    但以他从人变猫这待遇,幸运女神肯定和它没关系。至于鼠后的智商,虽然有点不懂变通,但是因该没问题。

    突然,一股惊悚自心中升起,野兽的直觉频频向它报警。

    萧奈明白有危险了,可是这种情况它根本不好躲,上不能快上,下又不好下,就是它心中的写照。

    它突然有些后悔,不该因为心中的那点善良而做出爬墙的举动,因该从窗户处闯入那户人家而摆脱危机。

    所谓古语有云:宁可负天下人,不可天下来负我。

    可是如果再给它一次机会,它真会闯进去吗?萧奈此时却无法回答。

    身体反射似的向下望去,只见一道刺目的白光从下面亮起,接着那白光越来越大,很快它的视线立时陷入白芒芒的一片。

    痛!

    好痛,好似被一柄灼热的利剑刺入身体之中。皮毛被烧焦,血液被蒸发,身体被撕裂。

    又要死了吗?

    这是萧奈被痛楚吞噬理智前的最后想法,无所谓后悔与绝望,有的只是淡淡的无奈。

    任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死两次,也会和它一样感到无奈。

    它只感到四肢一松,身体就自墙壁处跌落。

    这时它那沉寂于它身体中的暗能在它没有驱动的情况下开始沸腾,一股神秘的波动扩散自全身。

    随后,身体所有的痛楚在这股波动下,自它身体各处剥离,流水一样向后面的尾巴涌去。

    因痛楚消失恢复理智的萧奈正暗自奇怪,刚刚睁开眼时,就感到一股巨痛从尾部传来,接着视线一阵模糊。等视线恢复时,它发现自已已经落地。

    等它看清楚周围的一切时,它不由一愣。

    喵了个咪!

    这是什么情况?它好似突然就离开了鼠王的包围圈,而且身体除了尾部很痛外,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公寓外的树下。

    鼠王它们却看着地上那条灼烧严重的破损尾巴疑惑不解,不明白为什么那只黑猫在半空中突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条烧焦的破尾巴掉下来。

    ps:主角蛇尾异能的其中一个能力断尾逃生:把所有伤害转移到一只尾巴上代替自己,真身瞬移到自身暗能所能辐射到的范围内任意一个位置。

    吱!吱!

    突然,在鼠群外围有几只老鼠看到不远处萧奈,不由疯狂的叫了起来。被这几只老鼠的声音吸引,其它老鼠立时看到离鼠群不远处躺在地上的黑猫。

    被发现了!

    萧奈虽然没完全弄明白到底是什情况,但是它知道一定和它的尾巴有关。因为它此时尾部巨痛难忍,原本有三条尾巴,现在又变两条了。

    喵咪的!

    真是痛死猫了,本想用异能治疗一下伤势,却发现自已能暗能差不多要干枯了,根本用不了暗能。如果强行使用,等剩下的暗能消失,失去精神力的他会立即晕过去。

    看着不远处的鼠群,此时晕过去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强忍着精神上的疲惫,强提起精神从地上爬了起来。

    吱!吱!

    鼠群已经向它涌来,不能在待在原地了,它要逃走,它不能死这些臭老鼠身上。不然太丢人了。

    哦!是太丢猫了。

    喵!

    它转身就跑,可惜太困了。身体中明明还有力气,可是精神上的疲惫却挡也挡不住,到最后它的身体只是靠着最后一股意志,机械的向前跑着。

    身后那老鼠刺耳的“吱!吱!”声仿佛越来越近,身体感觉也越来越沉,视线开慢慢模糊!

    喵咪的!

    本喵真的要喂老鼠了,萧奈不由无奈的想道。

    突然,眼前似是出现一个模糊的黑影,接着像是撞到了什么。它身体为之一顿,往地下倒去。

    这一倒像是弄断了最后一根稻草,萧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在晕倒的那一刻,它仿佛听见马蹄之声响起。

    “嘶!嘶!”

    尘埃飘扬,一阵马叫声响起,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停了下来。为首之人是一位英姿飒爽的美丽女子,那名女子停下后,看着前面狼人脚下的那只黑猫面露异色。

    “灰狼,这就是那只为了救人独自引开鼠群的黑猫?果然有意思。”

    为首的女子身后那个胖子看着黑狼脚下那只长着两条尾巴的黑猫不由很是好奇。这明显是一只魔兽,而会救人类的魔兽还真是少见。

    不过胖子想到这是一只生活在人类周围的猫,而猫和狗都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不由有些了然,看向黑猫的目光也带带着一种善意。随后看着黑猫不动的样子,不由皱眉道:

    “灰狼,你不会把它给弄死了吧!这可是一只好猫,救了不少人。”

    其他人听了,也不由看向灰狼,他们虽然以狩猎魔兽为职责,但是对人类抱有善意的魔兽可不在他们狩猎范围内。

    “滚犊子!是它自已撞到我后,晕倒的,我到时正好看到它在逃命。”

    取消兽化恢复人身,反驳的说道。随后他弯腰把黑猫小心抱起,似是怕自已一用力真的把它弄死。看到黑猫后面的伤口,灰狼不由惊道:

    “它受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