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重生之九尾凶猫 > 第八十七章 住宿
    最后,萧奈与灰狼还是听了胖子的话,跑到梅岭市猎人公会的旅馆住下。

    梅岭市猎人公会比起柳源市猎人公会只大不小,就在医院旁边几百米的地方。

    不过因为这阵子有很多职业猎人来到梅岭市,所以住房差不多满了。好一点的房间都没了,最后只得开了一间地下室般的客房。

    对此,二人都很无奈。决定将就住一晚,明天再找地方住。

    萧奈到是无所谓,在森林中时。那罡风阵阵的山顶,它都能够睡着,更不用说这里。

    “这就是你们的房间,如果有什么需求,可以到前台来找我。”

    领路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大爷,也许是午夜的原因,精神头并不是很好。帮他们打开房间,点好烛火后就离开了。

    房间略显昏暗,有些潮湿,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味。好在天气炎热,除了那股异味外,潮湿的环境住着还更舒适一些。

    不过灰狼看到里面的简陋的条件后差点有换地方的冲动,这又不是在野外,住旅馆当然得舒适才行,不然钱不是白花了嘛!

    反而胖子很淡定的说道:“还行,比医院的病房要好。”

    对此,灰狼只能无言以对。

    萧奈没有管他们,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趴了下来。

    那个黑鸦是三阶异能者,吞噬了他,它现在全身都暖洋洋的,新生的尾巴正不断流出冰凉的气息与暖流。

    所以今晚一番折腾,它占的便宜最多。

    不过此处因为地势,房内到是有自来水。所以冲凉问题不用担心,至于热水,你想多了,这大晚上的谁给你烧热水。

    “猫兄,这是你的水。”

    胖子用脸盆打了一盆水给它,让它洗澡。一场意外的战斗,弄得两人一猫身上都是臭汗。

    “要不要我帮你洗?”

    胖子把水放到它旁边,一脸贼笑的问道。

    喵!

    对此,萧奈瞥了一眼他后,就沒理这货。那边凉快闪那边,昨晚有美女帮本喵洗都不让,还会要你。

    胖子自然不知道它的想法,好在他也是随便问问,给它准备水后,自已也冲凉去了。

    萧奈从椅子上窜下,来到水盆边,抬起猫掌伸入水中,轻轻的碰触一下,发现水蛮冰凉的。

    喵!

    它眼睛一亮,跃入盆中,溅起一圈水花。

    这水不知道是不是井水,在这炎热的夏天中,带给它一种透骨的寒意。

    好舒服!让萧奈不由在水中滚来滚去,尤其是那一堆猫尾。每次甩动,都把水溅飞出去。

    灰狼在旁边整理东西,正好看到这有趣的一幕。也只有此时,萧奈才显得可爱。

    刚才战斗之时,萧奈散发的那股煞气,连他这个老猎手看得都暗自心惊。心道,与开始见到它相比,现在真的成为一只合格的魔兽了。

    萧奈自然不会知道灰狼此时的想法,它的实力每天都在变化,随着这些变化与经历,它的心性正不断的脱变与成长。如果还和原来一样,那才真是奇了怪。

    感到水少得可怜后,萧奈略带可惜的才从那脸盆之中跳出。随后身体狂抖,把身上的水都甩开后,就窜上了原来椅子上。

    只留下一地的水渍,让刚刚冲好凉的胖子无语的收拾。好在天气炎热,这点水渍没什么影响,水明天就会干。

    乌鸦在如今这个年代一直寓为不祥,称之为称灾难的象征,死亡的使者。传闻有死亡之地,就有它的身影。在民间传说中,更是把它说得异常邪忽。

    没想到它如今竟然得了这么个异能,可惜如今在这不好试验。这可是它第一个飞行异能,让它大感兴趣。至于乌鸦样子,它到不讨厌,反而很喜欢。

    不祥,黑猫在民间还不是有着不祥的寓意。说到底,这是只是普通人对黑暗的一种潜在恐惧罢了。乌鸦配黑猫,不祥配不祥,还真是蛮有意思的。

    喵!

    想到这里,萧奈不由撕牙笑了起来。那笑声听得胖子有些发毛,不由对正准备冲凉的灰狼说道:“它这是怎么了,怎么笑得这么瘆人。”

    “我看你是闲得慌,黑猫兄弟的笑声一直是这样的。再说,你以其去猜一只猫的想法,还是想想怎么搞定你那小护士吧!”

    灰狼撇了某位闲得蛋疼的胖子一眼,拿着衣服去冲凉去了,没理会胖子。

    “什么小护士,要叫嫂子,那是我未来老婆。”

    胖子瞪了某狼一眼,纠正他语句上的错误。

    灰狼大感无语,心道:叫弟妹还差不多,你这死胖子比我要小呢!不过他没说出来,不然没法洗澡了。等冲完凉在跟他理论理论,这谁大谁小的问题可不能弄错。

    随后,灰狼冲完凉后,两个人就开始讨论谁大谁小这个严肃的问题。可惜两人同年,至于月份,因为胖子是个孤儿,根本不知道是何时生日,所以在此他非得咬死自己比灰狼大,让灰狼大是不服。

    一时间争论不休,大有不得出个结果不睡觉的想法。

    喵!

    萧奈在旁边看了很是无语,刚才还一副困得要死的表情,没想到现在这两个人精神抖擞的在讨论那么无聊的问题。

    话说胖子,你那未来的老婆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可惜它不能说话,不然非得对着这死胖子,喷他一脸。

    萧奈理了理身上的毛发,瞥了那两个正争得激情四射的家伙一眼。扯了扯耳朵,闭眼睡了过去。

    次日,萧奈醒来发觉天色已亮。

    淡淡的光芒自窗户处照射进来,让这个幽暗的房间开始亮了起来。桌子上的烛火早已息灭,只留下一截残烛在那。

    床上的两位还没有睡醒,也许昨晚太晚睡。此时正以不雅的姿式睡着懒觉,尤其是那胖子,睡觉时还不忘打着呼噜。还好声音不是很大,不然的话昨晚他们别想睡安稳。

    扫视了一眼,萧奈打了个啊欠,用猫爪揉了下眼睛。

    从椅子上爬起,轻轻一跃跳下了椅子。听着外面传来那鸟语花香之声,它心中有些意动。扫了还在睡着的那两个家伙一眼,轻轻就运用土遁,往带有窗户的墙壁穿透出去。

    立时那带着花草清香的空气就从远处传来,迈过两条走廊,它就来到一个花园般的区域中,看着这鸟语花香的景色,萧奈不由感叹,这个地方的绿化还搞得不错,是个好住处。

    吼!

    旁边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吼叫,让萧奈不由寻声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