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重生之九尾凶猫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疑云
    萧以轩看着面前这只黑猫,内心有些发憷。从它背后那堆尾巴,他就明白这不是一只简单的魔兽。想到这黑猫可以无视这里的层层守卫无声无息的来到他面前,他立时明白这最起码是一只高阶兽王。

    他虽然也是三阶异能者,但是他的异能并不是用来战斗的,不过就算他的异能是攻击异能在这样一只强大的兽王面前他也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但是一想到他妻子的项链竟然在这只兽王身上,他就只能忍住心中的惊慌问出心中的疑惑。

    萧奈听到自己父亲的话,神色莫明,神情似是有些恍惚。他看着自己的父亲,他身穿着一套白衣,全身上下都似养尊处优,气质带着一股高级知识分子的儒雅,这无疑是一位十分优秀的人,难怪它母亲爱得这么死心踏地。

    听到他的话,萧奈不答反问:“你还记得你的妻子与儿子吗?”

    它此时的心情不知该怎么表达,说实在的它对自己这个亲身父亲并没有什么感情,有关他的记忆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冲淡在岁月的长河之中。要不是它母亲到死的一刻都不忘寻找它的父亲,恐怕它根本不会来见他。

    “我自然记得自己的妻儿,阁下为什么会这样问?”

    萧以轩拿着文稿状似在看资料,其实却在与萧奈进行精神交流。他不知道面前这只黑猫的灵魂就是他的儿子,对于这只诡秘的黑猫,他大脑不停的转动,以此来猜测这只兽王来找他的目的。

    那条项链他根本不会认错,因为这是他给他妻子的订情信物,这条项链是他当初求一位符文大师帮他制作的,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出现另一条一模一样的。

    “即然记得,那为什么近十年不曾回过家?也不曾给家里梢一封家书?这就是你说的记得?”

    听到它父亲的话,萧奈不知为什么一股莫明的火气凭空生起。心含怒火,目光似剑般冷冷的盯着它的父亲,似是要把它父亲的内心看透。

    “不可能,我每个月都会寄信回去。还有我妻子的项链怎么会在你身上?”

    萧博士抬头看向那只黑猫,眼中尽是疑惑,这只猫王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它有什么目的,这项链是抢的还是···,萧博士此时心中疑云重重。

    看到自己父亲那不像作伪的神情,萧奈不由一愣,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秘?或着阴影教会的人耍了什么把戏,不然说不过去。看他父亲的样子,不像是说慌,因为通过恐惧之种它可以感受到它父亲此时心中所想,如果说慌的话不可能瞒得过它。

    可是为什么它母亲没收过它父亲一封家书。如果收到也不会有它母亲找了它父亲这么多年这回事,这其中肯定有异常。莫非是阴影教会的人不想让他父亲与家中联系,所以动了什么手脚。它内心一动,语气幽幽的开口说道:

    “如我告诉你,你的妻子与儿子都已经死了呢?”

    “不可能!”

    听到这话,原本就被萧奈的话引得内心不安的萧博士,猛然从椅子上站起,眼睛死死的盯着它。随后他似是想到什么,眼中散发着刺骨的寒意:“是不是你······”

    “哼!如果是我杀了他们,我有必要这样问你?”

    萧奈冷哼一声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的父亲,瞬间猜出他想说什么。母亲曾说父亲是一位智商超高的人,现在看来也不咋地。随后神色看向那墙角,心中一叹,看来不能呆下去了。心念一动,它就这样凭空的消失在萧博士的眼前。

    这时墙角阴影之处,几道黑影从里面窜出,对萧以轩喊道:“萧博士,怎么了?”

    “没什么,你们下去吧!”

    看到这几个阴影生物的出现,萧以轩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并不想让他们发现那黑猫的存在。脸上强行恢复平静后,对他们摆摆手,让他们下去。萧以轩虽然不是高阶强者,但是做为实验室的主导者,他的地位十分特殊,对待这些阴影生物并没多么客气。而且这只黑猫的话,让他不由自主的对这些人生出戒心。

    那黑猫的话,萧以轩并没有相信。这些年他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寄信回去,也有收到家人的回信,他可不愿相信自己的妻儿已经死去。不过虽是这么想,但是他的内心却十分不安,他有一种感觉那黑猫说的也许是真的。

    那几个阴影生物对视一眼,狐疑的向整个办公室看去。那为首的高阶阴影生物更是缓缓向萧以轩走来,他眼神十分锐利,目光扫向各处,萧博士的安全事关教主的大计,不容有失。他刚刚就感觉不对劲,现在看到萧以轩猛然从椅子上惊起,立时明白不对。不查看一下,他可不放心。

    “黑枭,你想干什么?”

    萧以轩眼中有些恁怒,看到他们竟然无视他的命令,让他不由自主的生气起来。尤其是看到那黑枭离桌子越来越近时,生怕他们发现那只黑猫,他的心都提了起来。

    “萧博士,你的笔掉了,我帮你捡起来。”

    只见那黑枭弯腰捡起一只笔,含笑的放在萧以轩的桌子上。眼中却满是疑惑,奇怪难道是他猜错了?但是看着萧博士的神情,他总感觉那里有些不对。

    “谢谢,你可以下去了。”

    萧以轩看到那黑枭的手经过刚才那黑猫所呆的地方后,一点什么异状都没有,不由心道难道那只黑猫走了?想起这黑猫的手段,真是让人惊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却感觉到那黑猫对他根本没有恶意。

    如果真有恶意,以那黑猫诡秘的手段,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我自是没有走,凭这些见不得光的废物怎么可能发现我。不过现在却真的要走了,你的妻儿的事,我口说无凭自是让你很难相信。你不信可以暗中去查,不过他们即然隐瞒了你这么久,你想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至于这条项链为什么在我手上,下次相见我自会告诉你。”

    在萧以轩以为萧奈走了后,萧奈的声音又自他脑海中想起,这让萧以轩十分震惊。以黑枭的实力,竟然发现不发那只黑猫的存在,这只黑猫到底是什么实力。对于高阶的实力划分,萧以轩并不是很清楚。

    可是随着萧奈这声音的落下,随后不管萧以轩在脑海中怎么呼喊,萧奈都没有再回应他。

    而那黑枭在萧以轩办公室转了一圈后,却没发现一丝异常,不过最后无意间看到萧以轩那光滑的桌面似是一层很淡的印痕,有点像动物的脚印。难到这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在?他内心一动,不动声色的留意起来。

    不过黑枭虽然有些发现,但是他的身份只是萧以轩的保镖,自然不可能去质问萧以轩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只能暗中留意。再说那点印痕也不能说明什么,他需要找到更直接的证据。

    只是可惜萧奈此时通过土遁真的离开了它父亲的办公室,那黑枭自是找不到什么异常。黑枭虽然是高阶生物,但是本身的实力只相当于刚刚进阶的四阶强者,以他得实力自是很难发现对潜行能力越来越高深的萧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