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重生之九尾凶猫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心生不妙
    朱雀不想打,萧奈其实也不想打,由其是它刚刚用恐惧之面与天使进行精神交流后,发现连天使暗能也所剩不多,这情况对它们很不利。

    因为朱雀的话,使得双方暂时罢战。因为心里有些担心天使,所以乘着这个时机它没有理会那目光有些阴晴不定的白虎等人,来到天使的身旁。

    看着天使脚下的雪女与朱雀手中的疾风,萧奈目光闪烁着一丝异色。疾风是一定要救的,因为从天使的话语之中,萧奈感受到它对疾风的重视。

    在萧奈与朱雀说话之际,远处一道细微的流光滑过天际向此处射来,最后没入白虎手中,只见等那流光消散一个骨质小球就已然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一种特殊传音符文装备,也是异能局特有的通迅手段。不然这通讯困难的时代,难到和古代一样靠鸽子通讯?以如今这魔兽横行的状况,恐怕那鸽子还没有飞行多远就被魔兽吃了。所以在人类社会中,凡是大型组织都会研制出符和这个时代的特殊通迅手段。

    “小麻雀,你在跟本王讨价还价?哼!你再敢啰嗦,那交易取消。”

    乘着朱雀急于换回雪女的心理,萧奈在从天使手中拿到谈判权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提出了它的条件。传闻这些人类强者手中的好东西不少,有此机会它自然不介意宰对方一顿。

    不过它也没要别的,只是提出朱雀把她的符文书拿来交易。要知道朱雀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不但实力惊人,更是一位符文大师,尤其是火系符文研究上在整个华夏无人能出其左右。

    以如今萧奈的实力,一般东西对它没用,但是如果是符文之书的话,那么等它有时间静下心来研究符文时将会有很大的用处。

    “九尾猫,你最好换个条件,如果是这个你想都不要想。”

    听到萧奈的话,朱雀目光变得冷冽起来。人类强者在身体上天生比魔兽弱势,但为什么人类的强者能与魔兽中的兽王抗衡,那就是因为人类能够制做符文装备。如果魔兽也能制做符文装备,那对人类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身为人类最强国度之一的掌权者朱雀,自然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所有强者的共识,对魔兽实行符文装备制做技术的封锁。没有了人类的符文技术,魔兽就算再聪明好很难研制出符文装备,那怕它们抢到了一两件符文装备去研究也很难破解其中的秘密。

    听到朱雀断然绝决的话语,让萧奈内心感到很是震惊。它从朱雀的眼中看出她对雪女很重视。但是如果要用能制做出符文装备的符文之书来换的话,朱雀竟然想也不想的回绝,从这可知人类对魔兽的防范。

    想起当初林凤瑶亲自教它制做符文装备,并把她的符文之书随意扔给它研究,这么一想立时让萧奈内心很是复杂。

    樱花岭之战,它杀死六道后林凤瑶看它的目光让萧奈现在想起来内心仍感到刺痛,她一定对它很是失望吧!

    说起来,萧奈对林凤瑶的感情说不清楚是什么感情,她是它除了它人类时的母亲外第一个这么亲密的女子,它的很多个第一次都被林凤瑶抢走了,想起它呆在她身边的那段时光,想起和胖子他们一起喝酒吃肉情形,那也许是它成为猫后过得最开心的日子。

    回想起那时的自己,现在越来越冷漠,人性已经被压制得不见踪迹的自己,它一时间有些惘然。

    其他人可没有注意到萧奈的神色,尤其是那朱雀看到那面无表情正在发呆显得异常冷漠的萧奈,还以为它对她的话感到不满正在生气,一时间那张俏脸也变得难看起来。

    雪女可是她为数不多的好友,也是她最得力的助手,要是因此出事她内心绝对会很不好受。

    因为萧奈没有说话,而天使又把谈判权交到萧奈手上,一时间气氛变冷肃起来,谈判陷入僵硬。除了那风浪之声,竟然陷入一种诡秘的凝固气氛之中。

    这时白虎自远处向朱雀所站之地飞去,打破了这股尴尬的气氛,也惊醒了正在沉思的萧奈。

    只见白虎落在朱雀旁边后,神色异然的看了一眼萧奈,随后小声的凑到朱雀耳朵边上细细的说了些什么,使得那朱雀的眸子中似乎都闪过一丝惊意,似是对白虎话里的内容大感意外。

    萧奈的耳朵很灵敏,但是白虎说话之时做了防御,使用了一个异能隔绝了萧奈它们听他们说话的声音。看到这个情况,不知道为什么萧奈感觉有些不妙。

    这时,朱雀与白虎停此了交谈,只见那原本对萧奈刚才的交易内容很是抵触的朱雀竟然开口说道:“九尾猫,你想要符文之书也可以,但是我只能出一部分,你因该知道符文之书的价值无可估量,仅凭雪女是不可能换取我手中的符文之书,除非你把自太阳国熊市实验室得到的药物拿出来交换。”

    难道她之所以松口是因为想得到它身上的基因融合剂与生物殖装,听到朱雀提到的条件萧奈不由胡疑起来。只是看到这女人说得认真,但是它心底深处却仍然带着一丝怀疑。

    “你不要告诉我阴影教会实验室的样品不在你身上!”

    这时白虎也开口说道,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以他五阶身体那可怕的恢复力,此时他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此时白虎看起来显得轻松随意,但从他眸子中不时显露出的精光来看,他全身都警戒随时可进入战斗状态。

    “哼,是本王的侍女告诉你们的吧!见到她你们给本王传句话,即然做了本王的侍女,她这辈子就别想逃掉。”

    想起那坑了一把自己的女人,萧奈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这还是第一个在体内凝聚了恐惧之种的人类超出了它的掌控,这让掌控欲有些严重的萧奈很是生气。

    尤其是感到那女人并没有离它太远,不过也超出来它勾通她体内恐惧之种的范围,不然萧奈早就让这女人在恐怖幻境中欲生欲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