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重生之九尾凶猫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们只是路过。”

    九尾的凭空出现吓得那两人一跳,要不是他们不是普通人,恐怕会直接被吓死。看到这一幕那怕再傻的人也知道九尾不是普通人,所以说话之时不由有些紧张。

    原来刚刚只是九尾动用了光系隐身,使得这两人看不到九尾。不过九尾在一旁看到跟踪自已的人只是两个普通人后,内心却不由有些惊异,才突然现身审问。

    “唉!总有人爱自做聪明,最后还得本王亲自出手。”

    看到这两个人类这么明显的装傻充愣,九尾只是轻轻冷笑,带着催眠异能的声音自它口中传出,立时把眼前的这两个人催眠住。

    一会儿后,九尾才了然,原来这两人是属于城防军的人。这些人都是城防军密布在城市中的探子,他们并不是知道了九尾真实的身份,而是城中所有可疑的人都是这些探子的跟踪目标。

    九尾为了掩视自己的金属之躯,全身包的像粽子一样,自然成为了这些人的跟踪目标。毕竟如今禄洲城暗流汹涌,局势紧张,为了追查地狱之门的人,城中布满了城防军与异能局的眼线。

    这两个人就是城防军的眼线,九尾他们虽然畅通无助的进了城,但是九尾的装扮却引起了这些探子的注意,自然会有人专门跟踪他。只要他们确定了九尾身份的虚假,恐怕马上就会迎来军队的抓捕。

    “九尾哥哥,让我把这两个坏人吃了。”

    看到有人竟然敢跟踪它们,趴在九尾肩膀上抱着个栗子在啃的小火不由眼露凶光。对于它来说,只要对它们抱有恶意的都是它们的敌人,对待敌人,这小家伙可从没心软过。

    “不用了,我们还得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暂时还是不要惊动他们为好。”

    想到这里,九尾立时动用催眠异能,让这两个人遗忘刚才的事。只要不是静念那种级别的精神系的强者,就没人会注意到他们的异常。再说静念是异能局的,它可不相信那女人会注意到城防军的两个小喽啰,再说城防军与异能局向来是面和心不和。

    迷雾森林一战,恐怕要不是九尾杀了军方的强者巨灵神,军方都不会为此闹出这么大的风波。

    清除了他们的记忆后,九尾再次动用异能隐住了身形,随后就看到那两个催眠的人开始苏醒。这两个人醒来后先是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接着对视一眼满是疑惑,似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奇怪,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一样。”

    “你先回去继续监视那伙人,我先回去跟队长报告此事。”

    这两个人很警惕,似是有过这方面的训练,很快查觉到自身的异常。

    隐在暗处的九尾看到这一幕,差点忍不住想杀人灭口。但是想了想,杀人也许比现在这种情况还不可取,毕竟就算发现这两人精神上有异常,也查不出什么东西。以如今九尾的实力,一般人可没能耐帮这两人找回记忆。

    但是如果杀人灭口,军方那些人就算再傻也会感觉到它们一伙人的不对劲。暂时不想引起太大麻烦的九尾想了想后,还是放任这两人离去。

    至于之后会不会查到什么,到时它把进城的目的达到,就算发现了也无所谓。

    政府大院坐落于城市北区,里面居住的都是政府部门的人员。原本此处的守卫虽然森严,但也就是相对普通人而言。

    但是如今随着地狱之门的连番动作,使得此处的警卫力量不知道提高了多少个级别。军方与异能局都有很多高手在此,守卫里面之人的安全,尤其那些身居要职的人,更是高手随行在身边保护。

    连续失踪了这么多身居要职的人,已然令异能局与城防军的人大失脸面,真要继续下去,恐怕真会闹得整个政府机构都瘫痪起来。

    一座环境优美的别墅之内,一位身着职装的美丽妇人坐在花园之中,她眼带疲惫,面带忧愁。御下平日威严面具的程书记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母亲而已。

    想起至今不知所踪的爱女,要不是她心理素质很强,恐怕早就被这事折磨得精神崩溃。

    脚步声响起,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龙行虎步的向此处走来,他走到坐在椅子上静思的程晓雪面上,脸上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禀告:“二小姐,刚刚在门口我们发现了一封信。”

    这人是程家派来保护她的高手,十几年过去了,可以说是程家的老人。这些程家的高手自然与凌家派来的其他人不同,他一直都称程晓雪为二小姐。

    那位大汉在事前已经检查过整封书信,虽然没看这里面的内容,但是在检查到这书信没有问题后,才过来拿给他们小姐。所以说话的从时,也把书信递了上去。

    “哦?”

    程晓雪自深思中惊醒,强拾精神抬头自面前这位汉子手中接过书信,信封上写着让她亲启的字样。看到这些,程晓雪内心一动,眼中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

    那怕她没有查看里面的内容,也瞬间想到肯定与她女儿有关。她脸色一动,不动声色的撕开信封,把里面的内容展开。瞬时她好似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是她随即脸色就阴沉起来。

    “二小姐,是不是和小姐有关?”

    面前的大汉看到程晓雪的神色,不由有些紧张的问题。凌萱失踪了这么多天,可算是把他们这些看着她长大的人弄得担心不已。

    其实一直以来他们都有人在暗中保护凌萱,只是那些人在面对地狱之门这样的组织时,力量却显得很无力。这使得他们这些保镖很是自责,认为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原因。

    “嗯!”对于眼前这人,程晓雪十分信任,自然不会隐瞒,但是她并没有多说。只是想了一下,就对面前这位大汉说道:“小何,我回房休息一下,你让其他人不要打扰我。”

    “是,二小姐。”

    这位汉子虽然心里很想知道信中的内容,但看到程晓雪不多说,他也不敢多问。

    程晓雪回房之后,把信随手放在客厅的玻璃桌上,随后冷着一张脸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就这样合衣躺下。似是她就想这样睡下,只是闭眼一会儿后她又睁开了眼。

    起身从柜子中拿出安眠药用水服下,很快就再次躺到沙发之上。也许因为药物的作用,这次她很快就睡下。

    在离此处不远处的一套房子中,此时正有一个脸色消瘦的青年男子面带兴奋的拿着红酒悠然的品尝。他抬手看了一下表,含笑的自语:“现在那女人因该收到书信了吧!听说这程书记虽然年过四十,但是依然风韵犹存,等一下在梦境之中到是要好好玩玩。”

    说到这里,这名男子放下酒杯,眼露邪意,似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只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可是这时一个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机械之声在他耳边响起。立时吓得这名男子惊跳起来,往后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后面竟然站着一个黑影,那黑影肩膀上还有一个小东西正对着他发出“吱,吱!”的嘲笑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