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三章 决断
    ,。

    秦云行走在山林中,呼吸着前所未有的新鲜空气,周围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偶尔有清风刮过,还能听到树叶晃动的声音。

    可是秦云却没有这份闲情雅致去观赏,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马上就要擦黑了。要是在不离开山林,秦云恐怕就只有葬身兽腹的命运,连生病都省了。

    正是因为如此,秦云现在加速的往山下跑,连身上的服饰也被刮的七零八落,几乎成了布条装。可是此时忙于奔命的秦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再说,这样虽然狼狈一些,可是总比奇装异服好。等到了晚上,也只有前去附近的村庄镇子里先行‘借用’一番才行。

    抱着这个思想,秦云心中虽然有些羞赧,但是脚下的步伐确是再度加快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见天色已经擦黑,有些看不到路了,秦云终于看到了曙光。前面不远处,就是山林的出口了。秦云大喜过望,连忙的向出口处奔去。

    突然,他身后的树林里传来“咔”的一声轻。秦云心中一紧,深怕出现了什么猛兽,迅速的迈着大步伐向着前方跑去,连头都不敢回一下。

    可是还没有等秦云跑出多远,他就感觉到后领一紧,整个人如腾云驾雾般向着后方飞去。“嘭”的一声重响,秦云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整个人浑身的骨头都感觉要裂开了,五脏六腑几乎痛成一团。

    也幸亏是在山林中,也是在古代。要不然的话,在现代社会水泥地上这么一摔,秦云就算不死,起码也会内脏大出血,住上几个月的医院不可。

    “你是谁?鬼鬼祟祟的意图何为?”秦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肃杀的声音,让秦云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

    秦云好不容易集中精神,将目光转向身边这个高大的身影。只见此人面色孤冷,神情内敛,一身黑衣装扮,背着一个包袱,提着一把长剑。无论其打扮,还是样貌,都与秦云从电影上看到过的无名酷似。

    这里居然是秦国境内的狼孟县,无名不正是秦国狼孟县里的亭长吗?

    看着那张和现实世界里的武打明星李莲杰一模一样的面孔,秦云心里一阵激动,都禁不住微微颤动起来,心道:“果然和电影里看到的人物一模一样。”

    不过很快的秦云就想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似乎不是激动的时候。要是今天自己没有一个好点的借口,看来自己就可以将提前享受到‘君主级’的待遇了!

    秦云望着无名那张孤冷肃杀的脸庞,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说道:“在下久居山里,是山里的猎户。”

    一般来说,这是影视中通用的借口。秦云无法冒充附近的人家,也没有多想,只好拿过来就用。

    “撒谎!”无名‘噌’的一声拔出宝剑,指在秦云的胸口上,冷漠地说道:“猎户人家岂会没有兵器,再说,猎户久在山林中活动,哪里会像你这般狼狈。”

    “最重要的是,猎户人家饱受苦难,身上多有伤痕。而你,皮肤白皙,体质孱弱,周身上下没有半点的伤痕,一看就是贵族人家的子弟。快说,你到底是谁,到狼孟县有什么企图?”无名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明显动了杀。

    这里是他练功的地方,也是他最为秘密的地方,绝对不能够让人知道。秦云的突然出现,让他的心中十分的不安,不由得升起了强烈的杀意。

    秦云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影视剧中万金油的借口居然有着这么多的破绽。他在心中暗骂影视剧害人不浅的同时,脑子在寄宿的运转着,想着如何才能够逃生。

    眼看无名眼中的杀越来越盛,秦云身上的冷汗也在不停的淌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秦云没有什么办法的话,他真的会死在无名的剑下。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死上一两个人在正常不过。别说不一定有人知道,就算是有人知道,也没有会大惊小怪的。

    在这生死关头,秦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面色一变,仰天悲愤地大叫道:“秦狗,今天落在你的上,是我的命,你杀了我吧!唉,只恨我秦云无能,身为堂堂赵国贵族,不能报得国仇家恨,待得身死之时,落入黄泉中当真是无面目面对我那惨死的双亲和家族亲人!来吧,杀了我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

    “你是赵国人?还是赵国贵族?”无名冷冷的看着秦云,半晌之后才道。

    “我身为赵人,一日是赵人,一生是赵人,你休要羞辱我。”秦云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你是赵国哪里人?”无名冷声问道。

    “小爷我是邯郸秦云,邯郸秦云就是我。”秦云傲然地说道。

    如果按照现代的地址来说,秦云也确实是赵国人。因为他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也就是现在的邯郸。秦云如此说,倒也没有撒谎。

    有一段时间,秦云特别沉迷战国时代的历史,甚至学了一些赵国的语音和文化。相比于地球上完全毁灭的战国其他六国文化和字体,这个世界倒是还保留了一些,只是不多而已。

    秦云现在说的话,就有一些赵国的口音夹杂在其中,只是五音不全罢了。

    无名没有在说话,继续面无表情的冷冷盯着秦云。秦云也咬着牙,愤怒的瞪回去。可是在他心里面,却是一直七上八下的,被无名盯得内心直发毛,生怕露出了什么破绽。

    许久之后,就在秦云感觉到自己即将装不下去的时候,无名终于开口说道:“你跟我来。”

    话音一落,他转身就走。

    秦云一愣,心道:“终于成了!差点没有吓死,太他/妈/的刺激了,险些没有心脏病发作而亡!”可是在表面上,秦云还是做出了一副羞恼的样子,大声地叫道:“你在耍什么花样?要杀就杀,难道你还想羞辱我!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我堂堂的赵国贵族,岂能受你羞辱。我宁愿一死,也不会妥协的,我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说罢,秦云还作出一副要寻短见的样子。